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徐博客

徐博客不是“徐静蕾”,这个“徐博客”的主人叫徐磊。1990年的时候,我和他在x大的图书馆认识,到现在已近16年。

他是我的哥们。但和我不一样,从工科的x大毕业后,他混到了音乐行业。这么多年来,我们俩一起混在北京。

在donews的blog上,我全部写的是自己对互联网的思考和工作,因此虽然名为“麦田的读书生活”,其实难符。这里哪里有“读书”,哪里有“生活”啊?这个博客应该叫“麦田的朝九晚五”。

但生活显然不应该这么单调。比如今天看到徐磊最新的几篇blog,看到自己的哥们写那么爽的文字,实在忍不住想向大家推荐。随带说一句,徐磊的网名叫“共同提高”或“万一”。

徐博客的地址:土鳖,or not 土鳖(七零一代的鸡零狗碎:一代人的狂欢和忧伤)

今天的博客就不谈IT或者互联网了。:)下面的文字,是几年前,我为“徐博客”的唱片《拉链门事件》所写的乐评:《拉链门,或****伍迪?艾伦》

《拉链门,或****伍迪?艾伦》
作者:麦田

西四北三条胡同和北京千万条胡同一样,普普通通。羞涩的音乐人“万一”住在那里,住了四年。四年啊,对于即将在中国音乐界掀起又一轮高潮的“****”乐队主唱兼制作人“万一”来讲,总不能说自己四年的时间都呆在北京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胡同里吧?奈何胡同太短,唯一能和音乐挂上点钩的只有程砚秋——他的故居在万一住的那个小院的对面,大门紧锁,庭院深深。但是,以京剧大师作为一盘“电子音乐”的代言人,显然有点不伦不类,于是万一只好另辟溪径,从新找辙。

西四北三条胡同把口处有一公厕,和北京万千座公厕一样,外墙面帖着白色的瓷砖,普普通通。2001年的某天,歌手万一正坐在院子里的核桃树下,琢磨着自己那盘音乐专集到底应该取什么名字——按照万一的设想,这个专集的名字应该象给自己的孩子取名一样,响亮上口,以后自我介绍起来落落大方,比如“免贵姓万,万钱孙李的那个万”——他正这么想着,一颗核桃落了下来,砸在万一的头上。万一突然感觉肚子有点痛,于是抄起一张报纸,就往“白宫”一路小跑。(对了,我刚才忘记说了,那座白色瓷砖的厕所,万一叫它“白宫”——白色的公共之地)。

为什么核桃砸在万一的头上,他却肚子痛得要去上厕所呢?为什么苹果砸在牛顿头上,却发明了“万有引力定律”呢?难道干果和水果之间的差别就这么大吗?我靠,这些问题,我都回答不出来——虽然“今年上帝特别多”,但现在显然不是我扮演的时间——总之,一颗核桃砸落之后,万一在“白宫”的一个位置上蹲着,乱翻着报纸。报纸也很普通,如同万千张报纸,上面登的据说都是新闻。万一不做音乐的时候也上网,所以不光新闻早知道,连八卦都如数家珍。报纸上沸沸扬扬谈论的莱温斯基就使他无动于衷了——“那里也是白宫”,但这个念头在万一的脑袋里一闪而过。

在走出“白宫”厕所前的一瞬间,万一又摸了摸拉链——作为一个羞涩的人,万一关注所有细节。(听过那个没拉上拉链的“车库”段子吗?)——这时,灵光一闪,上帝突然出现,如同他老人家引导牛顿拣起苹果,原来这一回他引导音乐人万一来到“白宫”,是为了给一张杰出的唱片取一个响亮的名字——

《拉链门事件》

以前,Pink Floyd闻名全球的时候,出的迷幻摇滚音乐唱片是《墙》。现在,万一的唱片名字是“门”,一扇带着“拉链”的门——我这么说不是想表达万一比Pink Floyd更明白一个道理:“凡墙必有门,我们的明天比蜜甜”。作为万一的一个崇拜者,我只想表述一个事实:摇滚的崔健也老了,民谣的高枫也死了,“花儿”开了也会谢吧,连民工代言人胡吗个同学都“一掌拍死了7支曲子”——凭什么,凭什么我们兼具愤青和小资两种魅力的音乐人万一同学不能逾“墙”而出,露一小脸,领上点风骚呢?!

更何况,《拉链门事件》确实是一张充满才华的唱片,或者,让我用一个更煽情的字眼:诗意。是的,从一条胡同厕所中走出来的音乐制作人、“****”乐队主唱万一那个瞬间是诗意的。但你不要把这种“诗意”理解成“恶之花”那样的颓废——那样的颓废虽精致,缺略失力量;反而,我觉得“****”乐队万一真象伍迪?艾伦。真****象。

按照万一自己的说法,他想做的音乐是“有TOM WAITS式的纯正血统;LAURA FUGY式的小语种和小资唯美;LEONARD COHEN式的低调、性感和充满诗意;捎带上伍迪?艾伦式的幽默和以上所有大师的成熟稳健”——我的英语一直学得不好,所以万一人生目标中的三个英文人名我都不知道是谁。但就我知道的伍迪?艾伦来说,万一做到了!他的音乐确实如伍迪?艾伦的影片,唱着一些家长里短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糅合着一股子机灵劲,颠覆着宏大的传说——比如其中的一首《我们都爱586》。背景音乐是一片嘈杂声中的《红旗颂》,特****的感觉,然后是我们熟悉的湖南话念白“同志们,乡亲们,你们好”。听到这里,我立刻从舒服的沙发上跃起,跟了一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万一却在CD中继续唱道:“我就是县长。。。。。。派来的”——你看,如果你愿意,你完全可以把万一的音乐当作一次交互性实验艺术——很生活化的音乐,但屡有出人意料之处,让你不时有智力上的惊喜。

这不就是****伍迪?艾伦吗?!万一在《拉链门事件》中歌唱着我们莫名其妙的时代;我们鸡零狗碎的生活;我们沉重的的快乐;还有我们《南方周末》式的忧伤——是的,总有一种音乐让我们泪流满面,比如——“我不在巴黎,塑料花盛开”,万一用音乐述说着。

我也没去过巴黎,但我去过万一的“白宫”——几年前的冬天,我在西四北三条的那个小院子里住过几个月。暂住在北京的胡同里,除了必备身份证暂住证务工证以外,还需要一个好的****!因为在北方寒冬深夜,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出来,冒着凛冽的寒风,穿着单衣,跑到院子百米以外的“白宫”上厕所——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记得有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在尿与不尿之间,我辗转反侧举棋难顶。折腾了老半天,不禁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失望和沮丧——****,混了小半辈子了,连撒个尿都不能随心所欲,真是时运不佳造化弄人。这么自怨自艾自怜自叹了一阵,我突然想起伍迪?艾伦在电影《星尘往事》中的一句话——“我还算幸运的了,要是我出生在波兰,没准我现在就是屋里的那个灯罩”。

于是释然。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推开门,走到院子中的一个角落,拉开拉链。

。。。。。。

致谢:感谢我的校友和网友万一先生,(在网上,他的名字叫“共同提高”),因为在这篇文章中,我引用了他即将发行的唱片《拉链门事件》中的几首歌名。它们是:
《今年上帝特别多》
《我们都爱586》
《免贵姓万,万钱孙李的那个万》
《我不在巴黎,塑料花盛开》
此外,我特别想煽情地说一句:我认识万一先生已经十二年了,十二年啊,说起来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啊(比万一创作《拉链门事件》还多了两年)。这么多年来,万一对音乐的执着精神一直使我非常佩服。我以有这样的朋友为傲。所以我想对他说:

“好样的,万一!唱片卖个500万!”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03月 29th, 2006 未分类

5条评论 to 徐博客

  1. 广告时间:)

  2. 红色在尖叫? on 03月 29th, 2006
  3. 文字很不错呵

  4. iceberg on 03月 30th, 2006
  5. 华人乐坛第一人---台湾音乐大师李鹏远退隐25年后重出江湖坐镇万秦文化传媒再造巨星。其培养成名的学生有邓丽君 欧阳菲菲 凤飞飞 张帝 青山 谢雷 甄妮 包娜娜等。李教授将为民族音乐再创辉煌!欢迎指教!!!!!!!!!李教授最近为胡总书记的“八荣八耻”谱曲,送给所有华人,希望大家都来唱! 联系 13883544349

  6. anna? on 03月 30th, 2006
  7. KAO

  8. 通讯器材 on 03月 30th, 2006
  9. 麦田? on 05月 31st, 20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