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未分类

沉舟侧畔千帆过,一声叹息说mop

今天,mop的大动作终于出来了,不是裁员,而是伴随着若干频道上线,mop的新闻中心正式成立。新闻中心的负责人是从新浪过去的。我粗略看了一下这些新频道,一声叹息;感觉看了一出悲剧。


 


业界对陈一舟的印象,多是一个资本高手。但我仔细、长期地研究过他。说陈一舟是资本运作高手,只是比较浅的认识;他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的聪明――以及聪明所带给他的戏剧性故事。我说说其中的一个:


 


 


陈一舟是在02年底再度回国发展。当时他做了两件事,一是成立千橡,主要业务是SP;另外是搞了一个青少年社区dudu.com。这两件事情,都深深烙上了chinaren痕迹:SP,陈一舟在chinaren的前合伙人周云帆和杨宁当时正在搞“空中网”;dudu.comchinaren就是青少年社区。


 


如果在当时,陈一舟专心做这两个项目,应该能混个“小康”。因为以千橡来说,03年即开展SP业务,还是能搞点钱的;以dudu.com来说,那么早就搞青少年社区,坚持下来保不齐就是一个中国的myspace――这是陈一舟第一个机会。


 


但陈一舟很聪明,发现mopsite社区更好,04年初,就收购了它,改名为mop.com;同时,关掉了刚刚运营一年的dudu.com,把其业务转型为后来饱受“流氓软件”诟病的“dudu下载加速器”。但平心而论,关掉dudu.com虽然略有可惜,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mop确实非常好,仅从流量上看,当时就超过了myspace。陈一舟后续操盘mop如果正确,坚持下来保不齐就是一个中国的myspace――这是陈一舟第二个机会。


 


 


但陈一舟当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说到这里,我要回溯一下03年底到04年初的情况。在当时,mopsite.com这个老牌的社区网站,确实是互联网上的一个亮点。它已经运营了超过6年,形成了强有力的品牌、文化和――用户。特别是这些“用户”,忠诚度、影响力、活跃度,都是一顶一的;而且,这些“用户”和别的社区比较起来,熟悉互联网,年龄层偏小,对数码和时尚用品有很强的消费能力。总而言之,我现在不厌其烦地描绘当年mopsite的用户,是因为我非常羡慕――当年mopsite的用户确实是金子。


 


陈一舟喜欢说他很懂社区,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过chinarenCEO,就先天性地可以被“赋予”懂得社区。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陈一舟收购mopsite之后,三下五除二地采取了一些“懂”社区的行动,结果是大量金子般珍贵的mopsite用户,走了,不玩mop了;与之对应,来了一大拨一大拨“小孩”。


 


有趣的是,过了几年,当myspace火遍全球的时候。mop投入一笔不菲的资金,搞了个轰轰烈烈的“极客行动”,试图找一些金子般的用户使用猫扑。当这个活动开始推广时,我觉得特别黑色幽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现在回头看看,mopsite确实是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的myspace网站,因为当时他们都是锁定了青少年用户,建立了青少年亚文化圈子。陈一舟收购mopsite的直觉是对的,但是他做的事情,伤害了自己的直觉。


 


 


时光流转到今天。此时此刻,mop上面多了两排频道导航。刚才我点进去看了,然后给朋友发消息说: “快和新浪出来看mop!”但说实在的,看到mop发展到现在,我已经没有了旁观者的幸灾乐祸,只是充满同情。我的一个朋友“肉唐僧”说过很漂亮的比喻:做网站的和网站的关系,就有点象人和自然的关系;你越是想征服自然,越是被自然戏弄。同理;你越是想改版你的网站,推出新的服务,用户往往逃得更快――社区“翻”出来做“频道”,是最容易的事情,但也是最错误的事情。


 


原本一片茂盛充满生机的草地,几年来,搭建了高高低低不同的各种临时建筑;让人一声叹息,不忍多言。而更关键的是时间慢慢流走――


 


你在这里“沉舟”,旁人自然“千帆而过”。


 


 


 


重要提示:通过feedburne订阅此博客的用户,请尽快更换为feedsky订阅。新的订阅地址http://feed.feedsky.com/maitian99。此博客即将不再支持feedburner订阅。谢谢。)


 


星期六, 09月 30th, 2006 未分类 23条评论

启事:博客订阅地址变更

支持国货。:)


订阅地址换成吕欣欣的feedsky了。


新地址如右:http://feed.feedsky.com/maitian99


请订阅了feedburner的朋友们更改一下,谢谢。


 


 

星期日, 09月 24th, 2006 未分类 6条评论

flickr,myspace和无名小站成功的共性


俗话说,满则损。我最近就犯了这样一个错误:


 


我内心一直认为自己非常了解myspace。比如,我曾经用24小时统计myspace的注册人数,得到一个非常准确的数字;比如,我几乎把所有关于myspace的博客文章都看过,这些文章,要么说的不到位,要么说的是我知道的,并无出乎我的想象;又比如,百度空间、qqmyspace的潜在关系,我也认为自己非常清楚。如此种种,我自认为自己“读懂”了myspace。当我内心如此“自得”的时候,其实我错了。


 


今天看了一篇翻 译文章,myspace起步揭密》,让我非常惭愧。因为它解释了myspace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而这个关键因素恰恰是我应该想到,但却没有想到的――数码相机的流行


 


这里要说到另外一个网站,无名小站。在我的文章《从flickr到“途牛网”》中,我比较准确地提出:“flickr成功,在于抓住了数码相机流行的大势。(台湾的无名小站,其实亦是如此)”。我当时说出这个判断,除了因为我仔细研究过无名小站的产品和发展,更重要的是我坚信,一个网站如果真正做大,肯定是符合了某种普遍性的潮流和趋势。顺着大势,才能做成大事。倒果索因,我发现flickr和无名小站之所以成功做大,都顺着了“数码相机流行”的大势。


 


但当时,我就没顺着多想一步――myspace其实亦是如此。很可惜,当时我没有举一反三。


 


 


Flickrmyspace,无名小站,如此看来,几乎可以说是“一母所生”――得出这样的结论。我自己是感到很震撼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三个网站是多么成功,多么大,各自产品又是多么差异化。但,基因是相同的――数码相机的流行。


 


再说一遍,我从来不认为myspace是“音乐网站”;那真的是对它最浮浅的误解。因此,我也不认为做个音乐网站社区,就能复制myspace成功之路。我在《破解Myspace成功之谜》中提到,myspac是做“基本网络服务”而成功的;但是在那篇文章中,我没能准确指出到底是什么“基本网络服务”,而只是描绘出“hanging out”的服务状态(后果)。而现在,我可以有信心回答这个问题了:myspace成功的“基本网络服务”,最开始就是数码相片服务;而发展到现在,服务有一定扩展,包括真正的SNS服务。


 


 


这篇文章可能写的有点凌乱。但我自己确实有豁然开朗之感。Flickrmyspace,无名小站,三个网站是“一样”的--从一个非常小的“切口”,去顺应大势,就能做成大事。


 

星期四, 09月 21st, 2006 未分类 28条评论

社区(6):规模及“体用合一”

先请大家看下面的图,豆瓣在alexa上最近一年的走势。这张图揭示得很清楚:相对于05年陡直的曲线,06年豆瓣几乎可以说停滞不前。为什么会这样?尤其需要说明的是,在口碑、资金、人员都比05年优势情况下,06年豆瓣的alexa曲线为什么反而停滞了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豆瓣遇到了商业化社区发展的第一个问题:规模。


 


 


一提起中文网络“社区”,很多人就想到bbs,特别是现在有了动网和discuz之后,甚至很多人把社区认为就是主站附带的一个discuz的论坛程序。这样的想法肯定是局限了。“社区”,广义来说,所有有互动行为的网络服务,都可以算得上社区。而一个网站如果主要业务就是互动服务,那就算得上是“社区网站”。我这么说,是特别想说明对于QQ来说,我真的不认为它目前是一个通讯服务提供商(虽然它作为IM的功能依旧强大),我认为QQ目前是一个“社区”。


 


提出QQ是“社区”,是想建立关于社区规模的一个简单模型:


 


十万级用户社区,豆瓣;商业价值萌芽期


百万级用户社区,西祠、西陆,门户网站社区;商业价值尝试期


千万级用户社区,百度贴吧;真正可以谈商业价值了


亿级用户社区,QQmyspace;可上市的商业价值


 


所以对于社区网站来说,“规模”永远是商业化的第一个门槛,如果提供的不是暴利产品,那么社区只有规模到了千万级,才真正有商业前景


 


从上表可知,以豆瓣为例,它要做起来,还需要上百万、千万两个台阶,所以目前豆瓣口碑虽然不错,但确实是万里长征,才走出第一步。


 


更为关键的是,很多社区其实压根走不到千万用户这个规模。这也就是我这篇博客主要想谈的问题,社区的“规模”到底是如何决定的?为什么有的社区,如百度贴吧,其兴也勃;而为什么绝大多数的社区,其亡也忽。


 


需要说明的是,在这篇博客中,我将不会讨论“社区运营”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其实任何好的社区,都是“运营”出来的;但“社区运营”的问题是动态的、细节的,做出来的,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明白的,所以这篇文章只谈策略――策略不对,运营再好都是白搭;策略对了,运营也好了,再加上一点点运气,没准就能成功。


 


 


要解决社区的“规模”,需要两个方面都要做到位:1,产品(服务)结构;2,产品(服务)内容――两个方面必须同时做好。


 


先说产品(服务)结构。我有一篇文章《豆瓣的力量》专门谈到了这点。简单而言,在百度贴吧之前,国内的大中型社区从产品结构上来说,都是“集中式”的;这样的社区,一般站方开上千个版就顶天了;而一个版块,根据经验可知,有百来个人在上面玩,就很不错了;所以“集中式”的社区结构,先天性就限制了真实用户规模也就十万级。而百度贴吧的创新,以及后续豆瓣的跟进,都是“开放式”社区,这样每个版块(在百度是“吧”;在豆瓣是“书目”)的数量几乎无限扩展,以百度贴吧为例,现在“吧”应该是百万级了;所以每个版块虽然还是百人左右,但是两者相乘,用户数可以扩展到千万、上亿。


 


当我们把百度贴吧的一个“吧”和豆瓣的一个“书目”抽象对比,就可以部分回答本文最开始的问题――豆瓣为什么停滞。版块×版块上活跃用户数=总用户数,在这个等式中,百度贴吧和豆瓣在第一个乘数上不是同一数量级,因为百度贴吧的“吧”,理论上可以无限;而豆瓣的数目,百万应该就是头了――当然,相比传统的“集中式”社区,两者都足够大了;在第二个乘数上,百度贴吧依旧远大于豆瓣。为什么会这样?以百度贴吧的一个极端“玉米吧”和豆瓣的一个极端,比较流行的“《活着》书目”为例,豆瓣“《活着》数目”几年的评论量,估计不足百度贴吧“玉米吧”一个小时的发贴量。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活着》本身就远没有李宇春火,但豆瓣独特的产品结构缺陷也是问题之所在。豆瓣的这个产品缺陷,不详细说了。


 


 


再说产品(服务)内容。半年前,谢文在一个面向大学生的讲座时,研讨了myspace,然后结论之一是要做综合社区。(另外一个结论是做社区需要3年)。我当时对这点有异议,因为我认为垂直社区也能做起来。但现在我明白,谢文是对的。他当时考虑的格局更大。


 


对于中国网民来说,新闻、下载、mp3、网游等等,这些都是基本需求;网站做这些内容(服务),虽然竞争激烈,但至少有做大的规模。“阅读”不是一个基本需求,这种需求非常小众,所以豆瓣的垂直化倾向,使得它基本没有做大的可能性。


 


但是换句话说,规模做不大,并不完全不能做商业化。举例,现实生活中,有动物园批发的,一件衣服20元;也有会员制俱乐部的,一个手表几万块――如果你的社区产品(服务)内容是面向小众人群的,就一定设计要赚取暴利可能的产品(服务)。否则,你这个网站很难做成商业化的


 


所以有个结论:小众+高附加值产品(服务);大众+低附加值产品(服务),这两种模式,是正常的商业模式,网站如果在服务内容的设计上符合上述模式之一,服务本身会形成“内驱力”,驱动业务发展。但如果违背这两个模式,比如面向小众,又不能提供高附加值产品,服务和用户之间就不能形成张力,业务的发展会让你觉得很“别扭”。


 


而这,就是豆瓣06年发展比较停滞的另外一个原因:网站的内驱力不足。


 


 


有一句俗话,“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借用一下,对社区来说,其实“体”,就是产品(服务)的结构;“用”,就是产品(服务)内容;而社区的规模要做起来,需要“体用合一”,两个问题要统筹考虑。


 


 


最后我想说的是,虽然现在是互联网的冬天,但我认为“社区”还是大有前途,因为“社区”的规模问题,国内的QQ,国外的myspace都已经做出了成功范例――社区的“规模”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你能否做到。


 


 


·相关文章·


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


社区(2):弱链接


社区(3):主体性--主体间性--商业性


社区(4):图腾


社区(5):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星期一, 09月 11th, 2006 未分类 32条评论

豆瓣的曲线



星期一, 09月 11th, 2006 未分类 1条评论

辞职、博客四周年和冬天

辞职。周末,我从天涯社区辞职了。作为员工,在天涯工作了将近一年;作为网友,我在天涯的第一个帖子是01年发的。当时回贴的,还有北大在线的小马;现在,小马都死了两年了。21个狗年》说,在互联网行业做一年,相当于传统行业做了七年,我非常同意这句话。


 


很感谢一年来,天涯社区领导和同事对我的支持;我自己对天涯也是怀抱深厚的感情。这句话不是套话,我只举一个例子:04年的时候我面临一个选择,是继续做传统软件行业,还是转向方兴东的博客网。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天涯社区的网友“还是胡扯”封了我的ID。于是一怒之下,我投奔方兴东,正式“落网”。后来在三亚开会,见到“胡扯”,和他说起这些,他们以为是玩笑,但其实是真的――04年,“还是胡扯”老兄和天涯社区,促使我做出关键而正确的职业选择。对此,我心存感激。


 


因此现在虽然离开了天涯,我也衷心祝愿天涯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老大发财,员工发展,天涯社区越来越兴旺!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第一,我的博客都是个人观点,以前就没有代表天涯社区的立场;那现在更是如此了,所以请网友今后在看我的文章时,不用联想到天涯社区;第二,关于天涯的业务或合作,请大家直接联系天涯社区,不要再联系我。谢谢。


 


 


博客四周年。周末,参加了互联网实验室举办的一个座谈会:“博客的前世今生:博客四周年研讨会”。从028月,方兴东和王俊秀将blog命名为“博客”,到现在正好四年。在会上,方兴东说这几年主要是博客的“启蒙”了。我非常认可这个说法,并且我自己有一些判断:


 


博客的发展,有前世、今生,还有“将来”。


 


博客的“前世”,我认为确实如方兴东所言,主要就是做了“启蒙”。而博客启蒙工作,在四个人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他们是:方兴东、keso、木子美、徐静蕾。特别有趣的是,方兴东和keso,男性,在博客“概念”上启蒙;木子美和徐静蕾,女性,在博客“应用”上启蒙――由此推之,中国的互联网,从概念上来说,是男性的;从应用上来说,是女性的。:)


 


博客的“将来”,我相信会类似“黑客帝国”。博客将会成为一个“数字化的我”,一个现实中身份的网络代言人。


 


博客的“今生”,我相信需要克服阻碍其发展的“三座大山”。前段时间,我的《博客即媒体》、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以及《词语博客》等几篇文章,都是围绕这些问题的思考。这些文章是我自己实践过程中的一些思考,都不是定论,会跟随将来的实践而深入和完善。但总之,博客的“今生”,正好是整个业界都在探索、实践的过程,一个有趣的过程!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会议上,我见到了米晓彬。他原来好像是因为兴趣,业余写点业界评论,其中一些文章,很有见解。现在他到互联网实验室工作了,方兴东又添一员大将。


 


 


冬天。无庸置疑,互联网现在步入冬天。我认为这个冬天,“冷”在这几个方面:


1,打击“流氓软件”的民意所向,使得网站推广的一条重要渠道,可能被封锁;网站需要另辟途径,提高成本才能完成推广


2SP,使得网站收入少了一条主要来源


3VC趋冷,使得网站资金来源少了


4,政策面管理力度加大,使得网站经营难度大了――主要包括广电对视频网站的严管;反“恶搞”;实名制等等


5,相当多网站主营业务看不清前途。举例,比如猫扑吧,做社区,做空间,做视频,做软件联盟,做网游。。。现在还准备做新闻。所以我特别想写一篇文章,标题就是《还有什么是陈一舟不能做的》。


 


总之,这个互联网的冬天是在渠道减少、收入减少、投资减少、运营难度加大的压力之下――很多网站还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但其实正是在这样的时候,如谢文所言:“越是低谷的时候,就越是我们这种人的机会”。


 


 


所以,对于我们这种人――时间开始了。


 

星期六, 08月 26th, 2006 未分类 51条评论

网摘的“分享”

网摘(网络书签)是web2.0的典型应用,自从del.icio.us在美国成功后,近两年来,国内至少有几十家网站复制了的网摘应用。但如果仔细看看,国内网摘用户基本上是两类人:IT从业人员或者个人站长。从一种普适应用来说,网摘这样的发展水平,显然不能令人满意,特别是和他的“兄弟”应用blog相比――blog还存在“写作”的门槛,而网摘几乎不存在门槛,不过它有需要安装插件的障碍。这算是各有长短吧。


 


所以对一个普通用户来说,网摘和blog的操作上手程度应该差不多。但如上所述,blog目前比较广泛的用户和网摘的两类“专业”用户,两者相差很大。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得出过一个重要结论:西方社会是更强调合作的“团体格局”,而中国社会是非常自我主义的“差序格局”,形象的说法是如果咱俩沾亲带故,我多多少少会帮你;而如果非亲非故,那么你我一般都“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屋上霜”。先生是在49年之前完成上述观察,得出一些关于中国社会朴素,但迄今有效的结论。


 


回头再看网摘应用就很有趣了。网摘主要功能是两条,1,保存;2,分享――但是第一条“保存”功能,因为IE收藏夹的存在,对普通用户来说作用不大(对专业用户来说,网摘的“保存”功能是扩展化的IE收藏夹,能记录更多信息,所以有用――这也是网摘第一类主要用户使用原因)。而网摘的“分享”应用,放到“各人自扫门前雪”的“乡土中国”,谁愿意跟你“分享”啊。


 


因此对于普通用户来说,网摘的两条功能根本就没有需求,网摘因此没多少人使用――尤其反讽的是,对于那些做广告的“个人站长”,其行为恰恰是将“分享”完全地进行了反向诠释。


 


国内外文化背景不一样,互联网产品的应用就不一样,所以盲目照搬西方的应用不一定合适--网摘,再一次证明。


 


 


那么国内网站应该如何做“网摘”呢?最优的选择是压根不做。因为网摘这个服务,如上所述,在国内不说做不起来,即使做得七七八八了,也是类似周鸿袆所谈的“只是一个功能,太单薄,不足以支撑一个完整的商业平台,更适合于成为大公司的一个部件”――但如果实在要做,有没有次优的方法呢?


 


在一篇探讨如何让用户贡献内容的博客中,keso提到一段:“用户从来不是为任何商人贡献内容,他们只为自己贡献内容。我把照片上传到Flickr,根本不是为了Flickr贡献内容;我把网摘保存到365key,也根本不是为了给365key贡献内容”――这段话被隐在那篇长文之中,不很显眼,但我认为非常重要。


 


因为这是一种思路转换:不要再试图再让“自私”的用户“主动分享”,而是要让用户为了自己而“被动提交”――前者,是西方背景;后者,是中国特色。


 


 


最后我用自己的一个案例来说明:


 


我去年在博客网曾经负责网摘(博采)的运营。在我接手之初,博采的功能设计和目前大多数网摘一样:当用户右键或IE菜单条点击“收藏到博采”,首先出现一个登录框,然后登录后开始网摘,即用户流程是:右键收藏――登录――收藏。


 


我考察了一下这个流程,发现它虽然是网摘应用的“标配”,但却有可以优化的地方。因为上述流程是假设用户是一个网摘的熟练操作者,它知道第2步“登录”之后的页面情况,才会去登录;但如果我们调整为:右键收藏――收藏――登录;则对于一个比较初级的用户来说,他右键就看见了一个明确的“结果”――网摘收藏页面,然后他极可能顺手就“收藏”(但其实并没有真正网络收藏,因为还没提交到服务器);当他完成这个操作,他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所以极可能顺手干脆“登录”,使得收藏被真正提交到服务器。


 


这个流程的修改,似乎有点“朝三暮四”,但实际上有道理,因为:


第一,   我的逻辑是让用户“被动”地,一步步被“套牢”着完成操作――比如,既然已经费力“收藏”了,用户就极可能继续“登录”,真正完成网络收藏


 


第二,   我的逻辑是用户压根没想到“分享”,他就是自己收藏用的――比如,甚至他可能是“误”操作而使得网摘收藏页面出现,出于“试用”目的而使用


 


第三,   我的逻辑是让用户尽可能多――所以第2步就出现收藏页面,用户可以看着此页面,自我学习,而了解网摘的功能

星期四, 08月 3rd, 2006 未分类 22条评论

敏思、生意、大生意

(一)敏思


敏思博客可能面临关门的事情,我和很多网友的看法不太一样。几年前,我自己和几个朋友搞过一个叫“读书生活”的论坛,在那里我起的作用,类似敏思网站的“老探戈”。经过很多变故,“读书生活”论坛虽然现在还在,但我已经不去了。而正是因为那些变故,使得我对敏思关门有点不同看法:


 


我认为每一个做网站的人,在开站之前就应该想清楚,要承担对用户的责任――为用户提供永续、稳定的服务。不是想做网站就凭自己的兴趣做,忽悠过来用户,网站顺利的时候,似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用户只是“客户”;网站不顺利了,就又想到了“用户”,打“悲情”牌。做事情不能这样,两面都沾便宜。


 


所以敏思关站,首先敏思的所有者应该深为愧疚,而且他们最对不起的就是类似“老探戈”这样的“免费打工”的网友。说到这里,我发自内心地非常赞同keso最近一篇文章说的:“谁比谁傻多少,始终把用户当免费打工仔的人,终将被用户抛弃”――敏思站方可能自认为自己不是这样做站,但事情的本质就是如此。


 


这篇blog写到这里,我估计“老探戈”要是看到了,可能他会第一个不满意。因为在他的心中,他是认为自己就是敏思的“船长”之一。但其实不是的,敏思现在是没做起来,如果做起来了,除了股东拥有敏思,别人其实压根没什么份。而就我目前所看敏思站长王剑呼吁“抢救敏思”的报道,很显然,王剑认为敏思是他的站。“网站运营资金的唯一来源是站长王剑。从成立到现在,王剑前后共投入了150多万元。这几位网站的维护者,凭着热情投入了数不清的时间和精力,这种辛苦从没有过金钱回报。王剑说,对于他们,他负有道德责任”――王剑对老探戈等人只负有“道德”责任,并不负有股东责任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老探戈“义务”了三年,“真正休息的日子不超过10天”;而王剑只是替老探戈值了几天班,稍微感受了老探戈之累,就决定关站了,完了还抛过来“负有道德责任”几个字――这6个字,相比老探戈将近1000天的“免费打工”,难道不是太轻飘飘了吗?


 


输了,是愿赌服输;赢了,估计也没有你什么事儿――敏思关站的所谓“悲情”,对“老探戈”这样用心的网友,是不是显得太残酷?!


 


 


(二)生意


我刚才说了,类似“老探戈”的故事,我自己亲身经历过。虽然具体细节有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而我触目所及,网络上已经发生了太多类似的“故事”,而这所有的故事都触及一个核心提问:为什么一些热心网友的心血会白费?


 


这是互联网特有的现象,是一种关于“免费”的“光晕效应”。在传统行业,你能想像有人象老探戈那样义务加班3年吗?估计再铁的哥们,也不会答应吧?但互联网由于一诞生就带着“免费/分享”的理想主义光环,所以迷惑了很多人,尤其是上个世纪末开始上网的早期上网者。(也就是目前互联网上最有价值的用户)。简单而言,即他们首先被“互联网免费”误导,然后做了第2件错误的事情:免费为网站打工。


 


互联网其实从来不是免费的。早期互联网“免费”的理想主义光环,其实是建立在四个事实基础上:1,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它是一个新的工具,占了个大便宜,能将传统产业中已经付费的那部分资产,几乎无成本地网络化――典型的例子是新浪和网上的免费书库;2,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有太多压根就不值得付费的信息――典型的例子是各种帖子,文章;3,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其提供的服务本来就是免费的――比如你去商场买东西,不会收你的门票吧?所以你访问当当、淘宝、亚马逊也就是免费的。4,极少数“好人”免费为大家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和服务。


 


当第一部分越来越少之后,即传统产业能上网的东西都上网了,或者传统行业越来越“聪明”之后,互联网其实越来越回到它作为一项产业的本身:互联网是商业的。


 


 


“商业”绝对不是最美好的事务。但是,“商业”是人类社会所能想像和设计出来的,最有效率的资源组织方式――它不完美,但最有效。因此,本来,商业也会同样促进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就如同很多年前,商业促进了机器化大生产。但由于我们所处的历史时期,上述“互联网免费”的光晕,使得很多人似乎内心深处“抵制”互联网商业。于是他们就做出第2个错误决定:免费为网站打工。


 


所有免费为网站打工的朋友,其实和蒸汽机刚发明时的英国矿井童工一样:正是因为你们“不要”回报,所以你们应得的回报就被“聪明人”掠夺了。


 


何必呢?何苦呢?


 


真正对用户的尊重,就是用“商业”的方式对待用户--千万不要和我谈人生,谈理想,谈钱就够了。


 


 


(三)大生意


说到生意,Keso今天的博客“互联网的小本生意”,我就不是很赞同了。事实上,我认为keso“萝卜炖牛腩”,包括他举例的刘韧“卖香烟”,恰恰不适合互联网商业,而只适合传统商业


 


这是因为互联网商业有一个重要的特点:交易成本被互联网变低,使得互联网商业更趋向于马太效应的“正反馈”,更垄断。不要认为现在web2.0了,说互联网“注意力经济”就落伍了。不是这样的。只要发生在互联网的经济,都是“注意力经济”,品牌的力量,一定要做业界前3,否则就会被淘汰。


 


关于上述交易成本和互联网注意力经济的关系,我举一个例子:假如我也要买香烟,家门口一家店,远的超市一家店,便宜一点,我肯定要在家门口买,因为我去“超市”的话,总的成本大于两店香烟的差价――但现在放在互联网,类似的比喻应该是:两家商店的香烟同样存在差价,但是我的交易成本都是“点一下鼠标”。因此,在互联网经济中,“家门口”和“远地方”是没有比较优势的,双方只能打价格优势,这就逼迫得“家门口”必须做大,成为最大的香烟交易商,才能拿到最低的价格。


 


在互联网上,“做大”不完全是因为贪婪,恰恰是为了生存。小本生意在互联网上,只可能落回敏思的结局:自己也没发展起来,用户的心血也白费。


 


那么为什么有些网站看起来就是小本生意,而且好像现在还不错呢?――这是因为他们还处于一个相对缺乏竞争的“窗口期”。但这个时期终究是会关闭的,你要么做大,要么消失,要么卖给大的。大家认为非常web2.0flickr,不就是如此吗?!


 


所以不能因为web2.0存在用户部分的“去中心化”,就否定商业的本质。所有的商业都在趋向“中心化”――借用这篇文章说出,但其实是我最近自我反思的结论:web2.0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在用户获得更多“力量”的情况下,重新构建中心化,而且是更强力的中心化(即更加垄断)。(我的上一个结论是:博客即媒体


 


至于keso引用的“为什么小的将胜出”。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导。其实应该是:为什么新的将胜出――互联网做小本生意绝对没有出路,但创新才是出路。小公司只有创新,然后一定要成长为大公司或被大公司收购,才是生存之道。


 

星期五, 07月 28th, 2006 未分类 26条评论

cat


星期五, 07月 21st, 2006 未分类 6条评论

techweb博客正式开通

感谢tw的博客工作人员,原来在donews的数据也全部导入。

星期四, 07月 20th, 2006 未分类 25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