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读书

南方周末的《系统》是网络版的《1984》

上周《南方周末》有一篇关于史玉柱网游的深度报道:《系统》,周五的时候我在网上看到,赞叹不已,然后向很多人推荐。周一我又找关军要了记者曹筠武的msn,专门上去向他表示敬意。基本上,这是最近几年,我仅有的一次因为吃了“好蛋”,还想看看生蛋的“母鸡”。:)


 


我对《系统》的评价是,如果不是因为这篇报道是讨论“网游”这么一个略显专业性的小众话题,那么,它在《南方周末》的历史地位应该和当年那篇著名的“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齐名。这句话的意思是,《系统》其实不是专门针对史玉柱,甚至不是在讨论网游,《系统》有更深邃的表达指向,它只是借助了“网游”这个题材《系统》其实是网络版的《1984》——“系统”就是“老大哥”。


 


如果从《系统》中你看不到《1984》、《古拉格群岛》、《二十二条军规》等等的影子,那你基本没读懂这篇报道。这些话本来不想说,因为对《系统》的肯定,和菜头都说了很多,说的很好。比如这篇关键在于第二下。但今天看了《南方周末》误读史玉柱后,面对博主这样严重的误读,我想还是说说吧,也算用实际行动向《系统》支持和致敬。


 


 


其次,《系统》是难得一见真诚的文字。所谓“真诚的文字”,是那些对我们当下社会生活客观和冷静记录,不矫情、不浮躁、不煽动、不伪饰的文字;是那些读起来“有嚼头”的文字。总之,是那种能“直指人心”的文字。这样的文字,我没法描述它有哪些属性,但是我相信我们都曾经“感受”过这样的文字。所以不多说了。


 


 


第三,从写作技法的角度看,《系统》的技巧很不错,特别是在结构的处理上,很精妙地平衡了全局和细节,让人读起来既见树木,又见森林。这是关于具体的写作技巧,说来话长,而且我自身也不专业,所以也不说了。


 


 


对于我个人来说,《系统》让我有了重新阅读《南方周末》的兴趣,这其实是《系统》一文唯一留给我的价值。我想这已经足够。


 


最后需要一提的是,大家在赞叹《系统》和其80后的记者曹筠武时,不应遗漏这篇文章的编辑李海鹏。《系统》的成功,他功不可没。李海鹏的文笔极高,是我遇见过最有文字才华的人之一,他曾经写过几篇优秀的报道,有的我喜欢,有的我不喜欢;但他用这篇文章确凿无疑地证明了自己是一个优秀的编辑。


 


今天既然说到文化方面,就再推荐做社会化网络或社区的朋友,有空可以看看一本小说:《我叫刘跃进》,刘震云写的。对于SNS从业人员,刘震云的书都可以看,除了《故乡面和花朵》。而《我叫刘跃进》,谢文也推荐过——请相信我们俩的共同推荐不会让你失望。:)


 

星期三, 12月 26th, 2007 读书 43条评论

《引爆流行》和《长尾理论》的流行悖论

周末谈书。


 


互联网业界流行几本“圣经”一样的书,其中《世界是平的》和《蓝海理论》我认为没意思,都是“正确的废话”;而《引爆流行》(The Tipping Point)、《长尾理论》和《魔鬼经济学》等几本还不错,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除了理论,还切到实践的细节,字里行间,时不时流露出一点“智慧的火花”,让你感觉自己在和一个很smart的人对话,非常愉悦。


 


但有趣的是,《引爆流行》和《长尾理论》这两本书的主旨其实是相悖的。《引爆流行》谈的是“头部”,而《长尾理论》观察的是“尾部”。两本书在几乎相同的时期出来,同样流行,这个现象本身就非常有趣,它可能反映了我们恰恰处于新、旧经济的转型期。而这些书在互联网业界流行,可能正好说明我们这些做互联网的,处于新、旧经济转型的前锋。这是我们的幸运。


 


《引爆流行》用来做运营的,《长尾理论》是用来做产品的,这就是它俩的对立统一。不过,尽信书不如无书。两本书都仅仅是社会学、经济学上的假说,并非“绝对真理”,我们在运营和产品设计的时候,绝不能照本宣科。比如,国内有一些SNS网站,以一个社会学上的“六度分隔”假说,以为搞n多层关系目录就可以平定天下,如果不是为了骗骗VC,就基本属于把书读傻了的那拨。


 


《引爆流行》和《长尾理论》等等,又同时属于“快书”,似乎读了就能立刻用于实践,增加工作中的一些小技巧。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这类“快书”也有一个通病,就是会让人在战术层面自以为得计,而忽略了战略层面的思考。而真正能帮助一个人形成战略思考的,我第一推荐是史书,当然不能是《明朝那些事儿》之类的故事会,一定得大部头《资治通鉴》、《明史纪事本末》等等。当然,这些书我现在也没时间看,仅仅是推荐给大家,呵呵。


 


也有不那么厚的。《乡土中国》,非常薄的一本小册子,费孝通先生几十年前写的,我经常翻来看看,每次翻看时都感觉不是百度,而是先生更懂中国。:)


 

星期六, 04月 21st, 2007 读书 7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