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02月, 2006

被误导的Cyworld和Avatar

我以前是做软件的,当我转做互联网时,有一个朴素的职业愿望:做一点有创意的工作。但事与愿违,进入这个圈子后,我在中文互联网上看到多是对国外互联网亦步亦趋的模仿,或食洋不化的照搬照抄,实在让人感叹,以至于绝望。几乎可以夸张的说,中文互联网唯一具有原创精神的发明,就是“流氓插件”――这里老实承认,我自己也主动策划过“流氓插件”。但既而做了,就不在这里假惺惺忏悔。以后绝对不做了。

说这些,是因为去年有一件事情,让我深深感到我们创新之匮乏,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就是cyworld的avatar模式。就好像大家追捧craigslist、myspace一样,在2005年初,忽如一夜“赛我网”,似乎人人都认为复制“赛我网”,依靠avatar,我们就能成功。但这实在太荒谬了啊!

为社区用户提供的任何服务,都存在两个对立统一的指标:“消费强度”和“用户体验”。前者,是指你的服务到底能多大程度满足用户的欲望;后者,简单地说是用户愿意使用该服务的可能性。举例来说,“网游”几乎能让用户上瘾,类似“海洛因”,具有非常强的“消费强度”,这样即使网游很难上手,也有用户愿意不断克服操作障碍而使用;而“文字BBS”对于很多用户来说,属于无聊的行为,类似“抽烟”,不刺激,但是其发贴简单方便,具有很好的“用户体验”,因此也能被广泛使用――设计得最差的网络服务,就是“两头不靠”,消费强度不高,又复杂,就好像让人必须用针管注射来抽烟――这样的服务,怎么可能生存呢?!如果大家有印象,2000年前后的“九城”就是推出了类似avatar的各种虚拟社区服务,让用户在虚拟社区养一些花花草草什么的,但操作门槛很高,使得他们一直没起来,最后干脆改做网游,才上了纳斯达克。

Avatar就是这样的“鸡肋”!截至目前为止,我只看见了两个网站真正把avatar运作成功。其一是cyworld;另一个就是QQ。但这两个网站,都有其特殊性:cyworld是韩国电信收购的企业,说白了,这就和中移动的梦网一样,在上面搞什么不赚钱啊?!而QQ同样是具有庞大的用户群,做avatar能成功――虽然不是最优的产品策略。比如,当年如果腾讯推出类似“淘宝网”的服务,估计就没马云什么事了,而且赚的钱会比avatar更多。

我觉得道理就这么明明白白,但有些网站就是各持己见,非要把自己的商业模式建立在臆想的avatar之上。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想像力和创新能力之匮乏,以至于除了avatar,已经想不出别的“故事”可以讲给VC听了。

在此我大胆做个预测:如果你能通过avatar形成商业模式,其实你的网站用户数已经足够大,以至于你绝对能在此用户基础上,想出更有效率的商业模式;如果你的网站实力不强,你做avatar从商业上来说,毫无意义。

“真人秀”会取代avatar。

最后作为一个注脚,我们可以看看中文“赛我网”一年的走势。这里有两个前提,其一,中文“赛我网”是并购“友联网”而开始的,所以一开始应该就有一些友联的用户,而不是从零开始;其二,中文“赛我网”市场投入力度不错,搞一些线下活动,广告也打到了网易新闻频道的首屏banner――尽管如此,吭哧吭哧大半年了,从alexa估计来看,目前中文“赛我网”日均独立IP只在7、8万之间,比一些个人网站都相差甚远。

星期二, 02月 28th, 2006 未分类 22条评论

破解Myspace成功之谜

春节前的某天,为了测试一下myspace的注册情况,我做了个小试验。大家都知道,myspace功能设计中,新增用户都是网站创始人Tom的好友;所以我就数了数,发现24小时内Tom增加了16万的好友。这毫无疑问证明,myspace获得巨大的成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仅仅在一年前,myspace和我们国内的博客网天涯社区还是在一条起跑线上,这从Alexa曲线可以看出,当时,三家网站的Reach per million users都在3000左右――所以这篇文章想告诉大家的第一件事是:myspace仅仅是在2005年才真正成功。

关于myspace为什么成功,我听得最多的说法是:“音乐”――很多人认为,myspace做音乐和歌手,所以吸引了fans人群。那么到底是不是这个原因呢?我们看看《MySpace的历史》这篇文章发现,其实从myspace在2003年建站之初,他们就开始以“音乐”和“歌手”为手段来吸引网友,但是如上叙述,这些手段使得他们在2005年以前,发展虽不错,但远没有突破,只是一个日均独立IP在100万左右的普通网站水平。所以说myspace靠“音乐”获得那么大的成功,是站不住脚的;研究myspace为什么成功,就应该研究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2005年myspace产生“突变”,把全球99%的网站远远抛在后面――这才是myspace成功之谜。

要解答这个问题,首先,我们一定要认识到myspace本质上是一个社区,并且是一个“内聚型发展”的社区。(注:这里你也可以理解为是SNS,因为真正的SNS和社区几乎是同一性概念)。所谓“内聚型发展”的社区,是指社区用户的形成,其最开始是少数几个核心用户,然后类似“滚雪球”一样,一个带一个,形成千万用户群――但这千万最终用户,如果我们一一往前追溯,其连络关系几乎都能到达最开始的那几个人,社区因此呈一种“网状”连络。这类社区很多,象国内的天涯网站也是典型的“内聚型发展”社区。而与“内聚型发展”社区相反的是百度贴吧、QQ这些P2P应用形成的“外延型发展”社区,相比而言,QQ社区类似“下大雪”,虽然其因为既有的庞大客户端用户群快速建立了Web端社区,规模很大,但是用户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是“点状”的。让我用《笑傲江湖》中的一个比喻来解释,“外延型发展”社区类似华山“剑派”,“内聚型发展”社区类似华山的“气派”――开始可能是百度贴吧、QQ这样的社区一下子就起来了,但一段时间过后,真正能够发展的还是“内聚型社区”,因为存在“雪崩效应”――“滚雪球”一年、二年、三年,然后到了某个突变点(Tipping Point),一下就大面积流行了。2005年,就是myspace的临界点――请注意:此时,myspace每天的独立IP大约在100万左右。

第二,myspace在“临界点”上做了正确的事情。从上面的资料可以看出,在2005年前后,myspace推出了3个特色的服务:“活动邀请”、“msn病毒式推广”和“校友录”。仔细考察这三项服务就会发现,它们都是扩大“内聚型发展”强度的服务。这是从两个方面加深的――即加深了老网友之间的互动,又加强了老网友“拉”新网友的强度。当每天独立IP在100万左右的临界点上,myspace围绕着自己的核心业务设计这些新的产品和服务,在恰当的时间做了恰当的事情――就一条:“注册用户数”,因此才迎来真正的成功。相反,国内的一些网站往往也是在这个时候,急于求成,全面出击,做无线增值或者互联网增值,钱没赚到不说,反而错过了发展的关键时机。

第三,myspace提供的服务,不是“音乐”,而是“基本网络服务”,如此才可能有2005年这么庞大的增长空间。其实,我自己一直把myspace看作是一个“电子邮件2.0版”,认为它是一个互联网基本服务提供商,而不是一个专业网站。有两个证据可以充分证明我的判断:一是myspace的创始人之一提到,之所以那么多青少年用户使用myspace,仅仅是为了“hanging out”,因为他们的朋友“hanging out”在myspace上,所以他们也“hanging out”其上。“hanging out”是用户的一种看似“无聊”的状态,它意味着用户并不真的认为能在myspace上“做”点什么(包括音乐),而只是那么若有若无地“挂在”上面,类似我们的QQ“挂机”(这点也反之证明,凡是能让用户产生象QQ、myspace这样“挂机”行为的网站,成功的可能性都很大);二是看看alexa数据中myspace的流量分布情况,其中流量最高的二级域名是viewmorepics,占全站17%――而这个地址是用来无所事事地、几乎随机查看朋友照片的页面。所以根据上述例子和网络经验,我认为myspac提供的服务,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富媒体”(Rich)的“电子邮件”,是一种每个用户都需要的服务――“网上家园”服务。

写到这里,做个总结吧,myspace成功之谜,答案大致如下:
1,100万的每日独立ip,是网站发展的临界点(我以后会专文论述这个数据模型)
2,myspace提供的是每个用户都需要的基本网络服务,因此才可能存在后续的爆发空间
3,myspace的内聚型发展模式,使得它们能够在2005年迎来临界点
4,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myspace在临界点这个关键的时间,做出了关键的正确的事情――集中精力,继续发展“注册用户”

所以,是否能成为一个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关键不是在开站之初的第一步,而是在几年后,网站每日独立IP达到100万准备上台阶的第二步――那才是决定性的时刻。

星期一, 02月 27th, 2006 未分类 35条评论

关系的关系的关系—-说说SNS


开宗明义,讨论SNS首先就需要澄清两个概念:SNS本身和SNS网站(特别是国内的SNS网站)。对于SNS,多数人普遍的误区是只谈“六度分隔”,或者最多再谈谈“150原则”或“蝴蝶效应”,以为这就是SNS的意思。其实,SNS涵盖的范围,远远不只上述三个假说。更多关于SNS的假说,仅仅因为不如上面三个那么富有戏剧性而被淹没。(如果让我举例,《复杂》一书中就谈到了n多个SNS模型和假说)。SNS网站建立之初,即是照本宣科地对SNS概念进行了一次庸俗化、标签化诠释;然后,按照国内互联网站的发展模式,我们的SNS网站当然也就是亦步亦趋地庸俗化跟进国外,从而形成星火燎原之势,使得网络上几乎凡是谈到SNS,必有“六度”之“红宝书”――这实在都是在对SNS的误导。


也就是说,目前SNS网站存在着一种尴尬:它首先建立在一些假说之上,而且这些假说还不全面;然后它为用户提供了对用户来说毫无用处,但对站方却逻辑自洽的所谓“服务”。类似下面这个故事:在美国的喜剧电影《惊声尖笑3》中,剧中人哥哥与弟弟恶搞了一把马丁.路德.金的名言:
弟弟:“I have a dream”
哥哥:“What’s dream?”
弟弟:“To have a dream!”


更进一步,即使支撑SNS网站的假说足够全面,足够正确,SNS网站也是不尊重常识的。我举例来说:让我们到大街上随机做个试验,拦住100对夫妻,问他们有几对是因为共同学习或工作而确定感情的?又有几对是通过婚介所认识的?――我相信前者的比例肯定远远高于后者。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因为任何一种“关系”真正得以建立,是因为关系各方存在某种“互动”――“关系”只是“互动”的结果;同时,“互动”才是建立关系的唯一途径和载体。


上面这段说得有点绕,简单而言,就是生活的常识告诉我们,一个网站如果试图让人们建立起“关系”,那它要做的应该是一个互动服务提供商,比如各类主题社区。人们不可能在SNS关系网站上获得长久和真正的关系――因为说到底,目前的SNS网站还主要是一个个人关系的目录树服务而已。


有的SNS网站已经自觉或不自觉地发现了上述尴尬,并开始提供各类互动服务,那是否这样就能成功呢?我对此持悲观态度。因为这些SNS网站是在试图建立一个“社区”网站,而社区网站要试图获得成功,要么靠的是价值观,比如天涯社区;要么靠的是功能,比如淘宝。一个SNS网站在上述两种途径上进行尝试,都非常艰难。


最后一个问题是,社区网站有必要做SNS服务吗?当然!但绝对不是象现在几乎所有SNS网站做的那样,开发出一套关系目录树就大功告成――那种目录树毫无意义,因为网友根本没必要把自己的关系保存在web端,他可以通过qq或msn或手机,在生活中来维护自己所有的关系。社区网站的SNS应该是一系列的互动服务设计。这才是我们该做的,也才是真正的SNS。


朱学勤有句名言,“原因的原因的原因就不是原因”,这里借用一下,总结地评论那些搞了种种1度,2度,3度,4度之类玩意儿的SNS网站:关系的关系的关系就不是关系――是滑稽。




星期六, 02月 25th, 2006 未分类 10条评论

“三七”的中文互联网

CNNIC做的第17次,也就是最近一次中国互联网使用情况调查中,我数了数,有三个“70%”:70%的用户在30岁以下;70%的用户月收入2000元以下;70%的用户大学文化程度以下――其中最后一条,应该是包括了在校大学生。这三个“70%”勾勒出了中文互联网的框架,所以我把它叫:“三七”互联网。

与此对照的是,几乎所有商业网站的从业人员,都是大学文化程度以上,有些还是“海龟”;一般月收入2000元以上,上不封顶;具有决策权的高管也多为30岁以上。这样就产生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抛开企业级互联网应用不谈,中文互联网是“三高”的人群试图赚“三低”人群的钱。

那怎么赚钱呢?这个问题看起来复杂,其实也简单。十年来,在中文互联网上真正赚到大钱的就三类:广告、短信和网游。其中,广告没什么好说的,这是由互联网的媒介特性所决定的,国内国外皆如此;而后两种,短信和网游,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服务。

短信和网游能赚钱,是因为它们都是消费类产品,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快速消费品”。而主要消费对象,就是我们上述的“三低”人群

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根据常识,大家会认为“三低”人群没有支付能力。比如,洪波(keso)就这样想的,在《一篇文章你打算分几次给读者?》中,他写道:“中文互联网区别于其他地方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有支付能力的用户,在支撑着中国网络公司的盈利,典型例子就是短信和网游。这样的现状决定了中国网络的最大特点,就是病态加变态”

keso错了。其实中文互联网一点都不“变态”。Keso他错就错在把“支付能力”等同于“收入水平”。但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三低”确实没有很高的“收入水平”,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在互联网上没有很强的“支付能力”。事实上,低收入水平的人对于购买快速消费品的小额消费的购买力是强大的(远远强于高收入水平人群)。关于这点,我们举一个现实生活的例子:一个20岁的女孩,喜欢逛商场,然后买一些仿冒LV包包;而30岁的女人逛商场,估计买的就得是真的LV了,要不拿出去都不好意思――如果你是生产假冒LV的厂商,对于你来说,20岁的低收入人群就是高购买力人群,也就是你的目标客户;反之,30岁的女人再怎么有钱,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中文互联网就是一个“假冒LV”才能生存的地方,一个以小额消费“快速消费品”的地方。如果打个比喻,中文互联网就是一个地摊市场,那种窗明几净的大商场只是一些人的“臆想”。我们这些做互联网的人表面上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出入5A的写字楼,看起来挺白领的;但实际上呢,和在地摊市场“练摊”没有本质不同。这点有些人可能想起觉得别扭,因为他们内心深处有一种“智商洁癖”,总认为自己玩的是高科技,嘴里不蹦几个缩略语,不显得自己有范儿有智商;但其实,“练摊”无所谓高低,只有合法赚钱都是“纳税光荣”――更何况,“练摊”本身还是需要智商的,而这个智商的起点就是要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哪里,正在干什么。

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应对中文互联网“看死”,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局正慢慢酝酿萌芽:十年前,互联网“空降”中国,随后成为网游、无线等快速消费品,但五年、十年过去了,那拨青年人也渐渐成熟,逐渐成为社会主流,中文互联网因此也跟随着他们逐渐主流化――互联网越来越从一个单纯的“娱乐”产品,回归到它的本来面目:工具应用。有两个例子可以证明:一个是web20突然在05年兴起,除了国外潮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国内逐渐主流化的用户,需要一些多样性的服务,而不是单纯的“娱乐互联网”;另一个例子是“淘宝”越来越火,越来越多的网友去到那里开店,与现实世界中开店毫无区别――还可以避税。

这两个例子,从产业的角度来看都是小事,但风起青萍之末,“三七”的中文互联网确确实实在改变,慢慢会从“地摊”步入大雅之堂――当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将还是在“练摊”。

星期三, 02月 22nd, 2006 未分类 19条评论

“破窗理论”看天涯

在前几天的文章《天涯:如何把大象塞进冰箱》中,我提出这样一个观点:从网站经营的角度看,当前天涯需要解决的问题概括说来是:“如何能让新用户进来,如何能让老用户留住”。更进一步,在文章中,对于这个问题的前半句“让新用户进来”,我的看法是要解决“导航体系”。

这篇文章想谈谈这个问题的另一方面:如何让老用户留住。

关于如何“留住”用户,对于社区网站来说其实就一条“互动”。说起此处的“互动”,一些人首先可能想到就是如何设计服务提供给网友,予以交互。比如某某网正在搞的“美女大赛”。但这样的理解是错误的,或者是压根不理解社区类网站“互动”的真正含意――社区类网站需要的“互动”,不是“站方”和“网友”的 “互动”,而是“网友”和“网友”之间的“互动”;“站方与网友”的“互动”只是为了达到“网友与网友”彼此互动的手段之一而已。衡量一个社区类网站的价值,也看的不是你为网友搞了多少活动,甚至不在于你为网友提供了多少服务,而只需要看看你这个社区平台上,网友和网友彼此之间的“互动强度”。这就好比,一个婚介所是否成功,不在于看它设计了多少种交友模式,而是看它成功撮合了多少对男女。

顺着这个思路可以发现,如果我们要让天涯的老网友留住,如上所述,作为一种手段和策略,我们可以增加“天涯站方和网友”的活动,即天涯社区不断推出一些吸引人的活动或服务――比如评选十佳版主,邀请他们来海南等等。但是也如上面所述,这是为达到真正“互动性”的手段之一,而且,针对天涯目前的情况,这类手段并不是最有效、最急需的手段。

那什么是对现在的天涯“留住老用户”最有效、最急需的手段呢?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有一个小故事和大家分享:

现实生活中,我所居住的小区业主委员会正在和物业闹纠纷,一些业主代表想更换目前的物业公司。我本人对此事没有参与,但却对这个事情非常反感。因为在更换物业风波之前,这个小区的日常管理还是很不错的,但风波起来后,我发现了一些细节的变化:我们楼门的玻璃破了,但居然很多天过去后都没人来补――以前很快就能补上。

我非常不满,是因为恰恰有个同名理论说明了我的社区现在的处境:“破窗理论”。“破窗理论”是由美国的犯罪学专家詹姆斯.Q.威尔逊和乔治.克林共同提出的,他们认为:犯罪是秩序混乱的必然结果――如果一个窗户被打破,过了很久也没人来修,过路的行人就会以此推断,这是个没人关心,没人管理的小区;很快,更多的窗户玻璃就会被打破,然后乱涂乱画,随地扔垃圾也会接踵蔓延,然后一些洁身自好的人会搬出这个小区,小区的房价会走低,一些素质不高的人会搬进来,最后一个好的小区,从一块破碎而没人管的玻璃窗开始,快速崩溃成一个问题小区。

也许有人认为“破窗理论”是小题大做,但实际上,这个理论非常正确,因为它已经经过实践证明:在 80年代末期,纽约地铁治安非常不好,而新上任的地铁总监和警察总监并不是搞了什么大动作,他们只是做了两个小事:严厉打击逃票和清洗每个被涂抹的车厢 ――仅仅两个看起来无关痛痒的小事,两、三年后,纽约地铁的治安奇迹般直线好转。

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也有这么一层意思在里面啊――细节的改变,可能产生爆炸性的影响!

让我们回头用“破窗理论”看看天涯――“犯罪是秩序混乱的必然结果”,反之,良好的细节秩序,也必然能增加老用户的黏着度。所以现在的天涯,留住老用户的关键是针对“访问慢”、“广告贴”、“无聊灌水”等等“破窗行为”,制订并严厉实施一系列“治理规则”。

也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当前天涯为了留住老用户的“治理规则”,并不是要解决那些谁删了我的帖子谁骂人脏话了等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纠纷”,而是要解决“访问慢”、“广告贴”、“水贴”这样公认的细节的“破窗行为”――让我们用一个比喻来说明:如果我居住的小区,经常有两口子打架,我不会在意,因为那不关我的事;作为住户,我在意的只是楼道的窗户破了,但没人补。

其实从我自己所住小区的物业纠纷,还能引申出一个更有意思的话题:业主委员会是由一些热心社区物业问题的住户组成的,他们很多时候确实代表了我们这些普通住户的利益;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十来个人怎么能代表我们几千人的利益呢?!就拿这次是否更换物业公司来说,我认为这纯粹是“业主委员会”和“物业公司”的纠纷,是他们两方自娱自乐,而神仙打仗,凡人遭殃,可苦了我的“玻璃”

天涯社区同样如此,很多时候,天涯700万网友的意愿,被不超过百人、热心社区事务的版主和义务管理员代表了。我无意否认这些热心社区事务的版主和义务管理员的贡献和努力,但我也确实希望大家思考一个问题:不足百人的一个团体,能代表700万人的大多数利益和诉求吗?

那些700万“沉默”的网友,那些“沉默”着但和我们平等的网友,他们所希望的,也许仅仅是把显而易见的“破窗”补上――访问速度、广告贴和无聊灌水贴。

星期二, 02月 21st, 2006 未分类 5条评论

Craigslist神话

有一个网站我始终没有搞懂:“kijiqi”――到底是“客集齐”,还是“客齐集”,或者别的什么“齐客集”云云,反正3个字的6种组合,rap或者口吃一样的域名,直到写作此文,我也没搞懂,也懒得搞懂。王建硕关于web2.0作了很多概念上“政治正确”的表述,但都在kijiqi这个细节上暴露了。所以在继续下面文字前,我很虚心地请教一下方家:到底为什么王建硕要取这么一个域名和网站名?有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吗?

05年,craigslist.org进入业界视线,似乎一夜间就成为国内互联网人士的楷模。细细追究,其实是因为craigslist具有国内互联网人士最羡慕的模式:很低的技术含量,很高的网站估值。这前者,给了大家勇气,以为三五个人,六七杆枪,我也可以搞分类;而后者,给了大家想象,我要是搞出中国的craigslist,我的价值可以参考百度-google定价模式吧?――所以现在让我们冷静点看看:craigslist在05年之所以火爆,很少有人关心这个网站的真正价值和成功之道,多数人关心的其实只是它满足了自己的愿景――我们希望有个美梦,所以我们就创造了一个神话。

于是出来一大拨中文分类网站。除了上面介绍的那个绕口得有点幽默的网站外,还有5什么.com,好多啊,多都我都懒得记――这些中文分类网站,我可以放肆断言,他们几乎都会失败。基于下面一个简单的比喻:我们吃第一个巨无霸,吃第二个,吃到第五个,饱了――然后我总结到:瞧瞧,其实我们只需要吃第5个汉堡包,别的都是浪费。

我如果这样总结汉堡包,你们会骂我是傻冒;但如果我这样总结craigslist,你们会夸我:“瞧这孩子多么的web20啊,得,拿着,这是我投给你的n个million”

Craigslist的成功,不在于“分类”这第五个汉堡包,而在于第一个汉堡包――“社区”。Craigslist是且仅是一个社区网站,它是通过“分类”为手段而形成社区模式的社区网站!它和myspace一样,myspace是通过“时尚”、“音乐”和“非主流”为手段而形成社区模式;它和天涯社区一样,天涯是“人文情感”为手段而形成的社区模式――在这里,“分类”、“时尚”和“人文情感”是同等的工具性概念。由此,Craigslist的社区,是美式“后院文化”社区的网络版再现,如同myspace是美式“酒吧文化”社区的网络版再现,如同天涯tianya.cn是中式“茶馆文化”社区的网络版再现。

如果写到这里,还有人不相信craigslist是一个社区,那么我们看看craig自己对网站的定义:“信任你的用户;做让你的用户信任的网站”――craig的这句真经分两层意思,前者谈的是真正的web20概念,即craigslist只是一个“平台”,社区的主体是用户,社区的价值也是用户创造的数据库;而后者,是对社区“平台”的建设规范――我们只用想想craig本人几乎十年如一日的亲自删贴,亲自回复网友邮件的低姿态,就可知道要做一个成功的“让用户信任的网站”,岂止是写几篇“投诉就是投资我”打几个哈哈那么轻松的高姿态呢?

也许有人读到这里,会这样反驳我:ok,我也认为craigslist模式本质是社区,那么能不能就象你上面说的,我也通过“分类”手段来做这个社区呢?――也就是说,当下,有没有可能真正从外到内地全盘将craigslist模式复制到中国呢?早10年这样想,你就是craigslist了;但现在这样想,你又错了――现在即使craig教主本人来到中国,他也不可能建设一个中文的craigslist。原因很简单,因为时间变了,环境变了:

Craig的成功,在于10年前就开始以“分类”切入“社区”。而互联网“分类”业务,具有很高的“马太效应”――至少比“人文情感”业务具有更高的“马太效应”,因为“分类信息”比“人文情感信息”具有更低的需求弹性。这点是很好理解的,我举个日常生活的例子:我们要找个合租信息,如果某个网站可能找到,我去那个网站足够;而我如果要看个网络小说,这个网站的看几部,我还会去另外一个网站看几部。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以“分类”切入社区,那你要使得自己的网站快速突破雪崩点(Tipping Point),成为业界的第一,这样你才能进入一个正反馈的发展模式;否则你必然被淘汰。而craigslist的优势或者说运气也在于,它是10年前就开始做“分类”,因此在一些互联网大鳄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craigslist已经跃过了tipping point,进入正反馈发展的成功阶段。而现在开始做“分类”,大家都知道了,于是几十家网站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市场因此被分割成没有任何一家可能能达到tipping point的市场了,大家会陷入临界点之下的低层次恶性竞争,直到把钱烧光了,等待web3.0――“分类”切入社区,现在压根已经没有可能。

所以这篇文章想说的是:Craigslist确实是一个神话,但更重要的――它是一个关于“时间”的神话。

续个貂,我也总分不清craigslist,还是criagslist――kijiqi在域名这点上,倒是最craigslist了。

星期一, 02月 20th, 2006 未分类 18条评论

天涯:如何把大象塞进冰箱

一、天涯之局
从alexa的访问数据可以看出,天涯社区的变化是从2003年9月开始,大约9个月的时间,到2004年6月,天涯的“每百万到达用户”曲线走了一个单边上扬的漂亮态势,每百万到达用户从300人到2500人――这个数据乘以300,可以粗粗估算一下,意味着天涯用9个月的时间,每天的独立访问IP从10万左右的小型网站,发展到75万左右的中型网站。

独立ip在10万左右的小网站,比比皆是,很多还是个人网站――即用个人网站的管理模式和硬件环境,就能支撑独立ip在10万左右的访问。但独立IP到75万以后,已经注定从硬环境和软环境两个方面,都必须要有专业的网站运营思路,再用做个人网站的路数来管理,显然不能适应。

因此,认真说来,2003年9月以后,天涯就已经有了第一步实质性的变化,已经上了一个台阶,相当于二年级了。但是当时,迫于资源的限制,社区无论是硬环境(带宽和服务器)或是软环境(社区治理模式)都没有跟得上,还是一年级,这使得社区用户的发展和社区的平台建设(硬+软,合称“平台”)完全不匹配,从而产生了矛盾。这个矛盾――二年级的用户数和一年级的平台之矛盾,是最近2年来天涯一些问题的根源,也是天涯发展的局限:大象怎么也塞不进冰箱!

所以我们首先应该解决的是如何搭建一个二年级的平台,从而把两年前就应该做的事情补上――但当我们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情况又起了变化:天涯的用户数现在又即将会实质性突破,到3年级了!(alexa“每百万到达”超过1万人,即每天独立ip在300万左右,成为一个大型网站)

解决的方案只有一个:搭建一个三年级的平台(硬+软),以适应用户发展需要――要把大象塞进冰箱,就建造一个能容纳大象的冰箱。

这就是我对天涯社区所有设想的基本逻辑。

二、“三年级”的天涯社区
那么什么才是一个大型网站,一个容纳每天访问IP百万、甚至千万的大型社区网站呢?我觉得有这么几个特点:
1,“严肃点,这里是做社区呢”:几年前做社区可以说是“请客吃饭”,因为小啊,关键的几个网友大家都认识,见个面,吃吃喝喝就把事情办了――但现在的天涯不是如此,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去影响几百万人的生活,只有“规则”才可能。说起“规则”,熟悉天涯的老网友肯定要对我嗤之以鼻,他们认为,天涯基本法之类的规则不是天天摆放在那里的吗,但是这些规则被规则执行者巧妙使用,使得很多时候网友矛盾更多――是的,确实如此,所以我这里说的“规则”不是天涯基本法之类的文字东东,我说的“规则”是一个体系,由社区网友游戏模式和网站运营模式两者综合而成的“体系”。而这个“规则体系”将绝对不是为了解决网友今天谁删了我的帖子,谁封了我的id这些细节问题,而只为了解决一个宏观架构的问题――“如何让新网友能进来,如何让老网友能留住”。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社区的运营实际上是一个比较严肃的business,而不是三五好友或者江湖恩怨情仇。

2,“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同样看alexa数据,当2004年6月,天涯完成第一次跳跃后,没几天,就开始下跌。这是因为当时我们的硬件环境和产品结构,不能支撑住增加的用户,而使得这些用户流失了――关于硬件环境,我相信我们每一个天涯人都有切身感受,所以不再多言;而对于一个大型社区,硬件和技术必须是在发展之前就预先准备估算。

3,“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可以肯定的是,目前来天涯的用户,绝大部分是使用了这样一个服务:“文字BBS服务”;此外,还有部分用户使用了“文字博客”和“相册”等服务――这是目前天涯社区所提供的主要几项服务。不是所有的服务都能赚钱,恰好,天涯目前提供的几类服务,就是不赚钱的服务。有些网友很着急,主动帮社区想办法赚钱,这些用心都是很好的;但是不能因为社区需要赚钱,就把网友已经习惯的服务改变。天涯目前还没牛到非你不可的地步,所以千万不能挑战用户的使用习惯和约定俗成的种种网络惯例。我们不妨让不赚钱服务的继续保持不赚钱,而开拓一些新的赚钱的服务。

4,产业链中的位置。中国那么多互联网站,天涯要在这个产业链条中,确定一个明确的位置,从而知道自己的上下左右都是什么类型的公司,那些需要合纵,那些需要连横,那些拉,那些打,呵呵,最好的局面是形成一个天涯网站牵头的完整社区产业链。

5,品牌。关于这点,我不详细说。最近我看的德鲁克研究所《未来的社区》中有一篇文章也谈到这点,即社区要靠价值观来凝聚用户,而价值观的外在呈现是“品牌”

粗粗说来,上面五点,第一点是一般性战略;第二点是技术;第三点是产品和商业;第四点是BD;第五点是Marketing――把握住这五个方面,才能了解“三年级”的天涯将走向何方

三、如何让新用户进来
上面五点的每一点,都意味着天涯的工作团队要做非常精细和努力的工作,才有可能为网友提供一个我们所希望的“全球华人网上家园”;而有一些工作已经展开,但鉴于这是一个公开版,我个人不会多说什么,只就其中一点:“如何让新用户进来”展开谈谈:

“如何让新用户进来”的问题,它包括2个方面,一方面是市场推广的问题,另一方面是站内,即如何建立天涯“导航体系”的问题;先谈前者。

(1)市场推广――如何让更多的人知道天涯
就在这个版有个用户调查,根据结果可以发现,天涯新用户来源情况如下:
1:朋友介绍,56.8%
2:在媒体或其他网站看到关于天涯的消息,21.0%
3:其他,11.4%
4:通过搜索工具找到,5.7%
5:被某个人或者事件(例如芙蓉姐姐、卖身救母等)吸引,5.2%

通过这个调查我们可以发现,对天涯用户推广第一优先模式是“朋友之间的口碑”,高达56%――这说明了天涯社区具有典型的人际传播特性,但我们先把这个放一边,而看看其他几种模式,特别是第4条,通过搜索工具找到――5.7%

这个比例实在太低了!我们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网感:当网络上发生了什么事后,我们一般都是用搜索引擎看看哪个网站有更进一步的资料。如何让搜索引擎排名靠前,就是seo的问题。天涯的seo一直存在很大的问题,虽然动态论坛对搜索引擎不友好,但以天涯这样的老牌社区rank值只有3来看,我们自身的seo也没做好。举例如下:如果google搜索最近热点“胡戈”,则天涯的结果出现在第4页;百度搜索则出现在第9页――即落后于三大门户,中新网这类的一线新闻门户,也落后于bokee,xici,donews,百灵,techweb等等社区类竞争对手网站――胡戈这个专题,互联网上也就我们社区做了现场访谈,但结果搜索引擎排名这么靠后,多么让人惋惜!!!

所以我想说的结论是:虽然天涯是典型的人际传播社区,但是人际传播不排除seo传播,而我们不能因为天涯主要是人际传播,就大大弱化了seo的工作。

另外,上述调查中,第2条和第5条实际上是一回事,即“事件营销”;两者合起来,相当于有25%以上的网友,是通过别的媒介对天涯事件的报道,而来到天涯的。

概述,如何让更多人知道天涯有3个途径:
1,60%需要让老天涯网友去告诉他们的朋友
2,25%需要“事件营销”
3,5%需要搜索引擎优化(需要加强)

(2)如何让老网友尽量多地去告诉他们的朋友来天涯
这个问题简单的解决方案是刺激老天涯用户某甲“拉客”的,比如,给天涯分分之类――这是一个方案,但不是本质问题。因为一个用户愿意“拉客”的“边际欲望”的弹性是很小的,你加大刺激力度,效果不会增加太多。反而这个问题,需要逆向思考一下――

我们知道,有将近60%的天涯用户投票说,自己是被朋友带进来的,这些是投票的人――但是肯定存在大量的潜在用户是下述情况:某个朋友让他们来天涯,但是来了天涯后,他没看出什么好玩的,就走了,再也没来,也就不可能做这个调查。

因此,让老用户尽量多告诉他们的朋友来天涯,这个问题本质上是说如何提高“人际传播”的“效率”――比如老天涯某甲,以前告诉10个朋友来天涯,只有1个留下来成为天涯网友;但我们提高效率后,老天涯某甲,告诉10个朋友来天涯,最后能留下5个。

而这种效率的提高,就是依靠天涯自身的“导航体系”――就好像seo效率的提高,在于天涯自身的技术体系。所以,我们整个问题又从站外的市场推广,回到了站内的“导航体系”

(3)“导航体系”是什么
导航体系绝对不是如何设计页面导航栏那么简单的事情,我总结了一下,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结构导航”、“内容导航”和“流程导航”――新用户来天涯的感觉,和我们去一个陌生城市的感觉非常类似。我们到陌生城市,一般首先会做3件事情:第一,买份地图;第二,买份当地日报,了解一下这个城市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三,找个朋友当向导。天涯导航体系的三个部分,即与上述完全对应

(3a)结构导航:它包括网站设计和页面设计中的各类导航安排,基本上是一个产品设计层面的问题,不详述。这相当于买地图。
(3b)内容导航:已经有很多网友和我说,一到天涯,感觉好乱啊,根本不知道天涯在干什么呢――其实,这里包括版块设置、版块位置、热点推荐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这相当于到陌生城市,你买了一份报纸,却发现这份报纸缺乏清晰逻辑,让你压根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3c)流程导航:这个不详细说了,类似于去新城市后,找了个朋友做向导

写到这里,作为抛砖引玉的一个帖子,应该可以结束了。在文章的第一部分,我谈的是天涯之局,在于“三年级的用户”和“一年级的平台”之间的矛盾;在文章第二部分,我泛泛而谈,设想了什么才是能够适应“三年级用户”的“三年级平台”;在文章第三部分,我对其中的一个问题“如何让新用户进来”做了初步设想,其落脚点是建立一整套天涯的“导航体系”。

星期六, 02月 18th, 2006 未分类 6条评论

“徐静蕾博客”幻像

“徐静蕾博客”幻像

提示:笔者在天涯网站从事blog相关工作,因此下文虽力求客观,但仍可能存有偏颇之处,请读者阅读时自行判断。

“徐静蕾博客”幻像
作者:麦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静蕾拯救了新浪。

(一)
事情要从05年初说起。当时借web2.0概念的东风,博客网的方兴东在多个场合提出要“超越新浪模式”,方兴东说者也许无意,但听者陈彤却不得不急。在那段时间,新浪正好被盛大收购,陈彤以前引以为傲“快速、全面、客观、准确” 的新浪模式似乎也受到挑战。如此,外有博客网为代表的web20新兴力量,内部的固有模式又似乎失灵――新浪虽然还是国内第一门户,但在05年初确实也光环渐暗,主编陈彤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这个时候,陈彤为代表的新浪团队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内部加快了web20开发组的工作和推广力度,比如iask、vivi和blog相继上线(新浪blog公测版正式上线于05年4月左右);vivi等产品寻找网站联盟付费推广等等;二是对外,陈彤不断放言唱衰web2.0,其经典的论断是:“博客不是什么新东西,它只是BBS和个人文集的混合体,和垃圾邮件差不多”。这句话很有意思。它后来被一些业界人士认为是陈彤的“无间道”――但有趣也恰在这里,“BBS+个人文集=博客”,恰恰是陈彤的本意。

简单点说,web1.0和web2.0的区别,在于前者重视的是“信息”,后者重视的是信息背后的“人”。陈彤和新浪的成功,在于创造出了web1.0模式下最有效率的工作方式,即如何在互联网平台上,对“信息”予以最有效地组织和呈现,也就是新浪的8字真经――“快速、全面、客观、准确”。但如果用web1.0组织“信息”的方式去组织web2.0的“人”,显然不能适应。反观陈彤,恰恰在这点上,存在严重的“路径依赖”――远的说来,作为一个老四通论坛的网友,我对2000年前后新浪对“人”的忽视有切肤之痛;近的说来,新浪blog首页设计、新浪bbs首页改版都充分证明了陈彤还是彻头彻尾web1.0的思维模式――我在这里可以武断地说:任何一个BSP的首页如果都还是几大屏几大屏的内容聚合,都说明这个BSP的运营者还是web1.0模式之下。

新浪blog就产生于此悖论中:一方面,从形式上来说,新浪blog是一个web2.0产品;另一方面,从思维模式上看,新浪blog是一个web1.0产品――在此悖论下,新浪blog成为一个尴尬而平庸的产品。我曾经有一篇文章专门谈到这点,摘抄如下:“新浪博客2.0设计之平庸,在于你仔细体验之后,会发现新浪博客整体设计重点其实在两个方面:一是DIY的首页设置,按照新浪说法,这是“可自由定制的首页栏目,千变万化的风格模板”;二是“文集”型的博客--这后一点,很好地贯彻了陈彤先生对blog的认识。。。。。。我之所以认为新浪博客2.0本质上还是“文集型”博客,实在是因为它除了文集(加了RSS订阅的文集),几乎别无其他功能。。。如果你是文集型博客,就没必要太耗费精力做diy之类的功能设计(特别是没必要把它当作重点宣传);如果你反复宣传自己2.0最突出特性就是diy 首页,那整个blog的设计功能要活泛一些,时尚一些(想想msn space的“相册”和“音乐”)”

(二)
就这样拖着“Web2.0的面子,web1.0的里子”,新浪blog在05年9月份闪亮登场。陈彤另一方面的能力在随后的blog推广中得以充分体现――执行力。(多说一句,我个人最佩服陈彤的也就是这点,他能整合资源,高效率地推动项目发展,具有很强的执行力)。新浪blog的推广很明显是分两步走的:第一步打“名人博客”牌汇聚高端用户,抢制高点;第二步打“博客大赛”牌汇聚低端用户,遍地开花。

谋划既定,新浪就全力出动!从现在业界传出的消息来看,“名人博客”项目启动后,陈彤本人都亲自“拉客”,更遑论下面各个频道主编,编辑。这里有一件趣事:新浪blog群发了署名陈彤的垃圾邮件――前半年陈彤大言“博客和垃圾邮件差不多”,下半年为了“垃圾邮件”的博客而发“垃圾邮件”,两相对比,令人宛尔。

但即使陈彤使出浑身解数,调动新浪所有资源,“名人博客”开始的时候其实并不成功。大约在9月中旬,我从页面上跟踪数了数,发现新浪blog每天新增用户也就1500-1800左右,则相当于blogcn同期的1/2。

为什么效果不好呢?其实原因很简单,blog首先是一项功能服务,而新浪blog从功能上来说,确实比较平庸。

但徐静蕾的出现,拯救了新浪blog。

(三)
在徐静蕾博客成气候之前,新浪还按照既定计划,搞了一个“博客大赛”――同期,搜狐博客也搞了类似的比赛。但这类平庸的大赛只能短时期促进博客用户数的增长,比赛一结束,博客每天的发文量等活跃性指标也会慢慢下落。所以你看,现在有几个人知道搜狐博客?几个人知道和讯博客?还有更早的tom博客?

但只有新浪博客脱颖而出――因为新浪出了个徐静蕾!

徐静蕾拯救新浪的前提,是她本人明星和文青的双栖身份。换了单纯是明星,比如张靓颖,她的博客会火,但是除了凉粉,普通大众不会长期关注,因为内容乏味;单纯是文情,比如按摩乳,他的博客会火,但是除了圈子周围的人,普通大众迄今还不知道他是谁――而徐静蕾既有明星的广泛人气基础,又有文青的创作能力,这使得她的博客能广泛传播并持久关注。

但这还不是重要的,徐静蕾真正拯救新浪,是她带动了其他的“名人”更新博客。这才是徐静蕾对新浪的真正贡献。都不说风传的“徐-韩”博客之恋,单单看潘石屹等人的博客,就可以看出其多少受到徐静蕾影响;而潘又影响洪晃;洪晃又影响。。。。。。徐静蕾就好比《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等人离开桃花岛时,西毒毒的那条鲨鱼,一个人捞起来了一串。

平心而论,陈彤真的应该感谢徐静蕾。

(四)
但“徐静蕾博客”,其实是一种幻像。

目前,“徐静蕾博客”点击已经过千万,新浪似乎把此作为一个标杆,宣扬国内第一个过千万点击的博客――但这其实3年前,木子美的博客就远远超过了“徐静蕾博客”。木子美博客当时开在blogcn,试问:blogcn现在何如?

当年,木子美博客突然走红,我们抛开其中道德评判,就会发现其实木子美的文字比徐静蕾高明很多,所叙事的事情也比徐静蕾“刺激”很多。木子美火爆blogcn后,引发一大批传媒中人、写手汇聚blogcn,争相开办自己的博客――如同现在他们又争相把自己的博客从blogcn迁往有了徐静蕾的新浪!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轮回而已――现在有新浪有了徐静蕾,一如当年blogcn有了木子美。

而blogcn之所以现在萧条了,其本质原因有2点:其一,压根没有理解“blog”到底应该怎么做,而把blog流于简单日记了;其二,产品功能方面存在严重问题,用户体验非常不友好。如今,新浪在这2点上比当年之blogcn有过之而无不及!

Blog本质上是一个对blog的理解问题,而后是产品功能问题――如果不解决好这两个问题,任何“徐静蕾博客”,都是幻像。

(五)
Blog的本质,是一个“数字化的我”,类似黑客帝国中母体中的世界,blog是现实之“我”在网络上的数字化“镜像”;只有在此理解之上,设计相应功能,才可能突破“徐静蕾博客幻像”,突破新浪、blogcn等等“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之命定结局。

星期四, 02月 16th, 2006 未分类 7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