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03月, 2006

节奏!节奏!!节奏!!!

上篇blog《“长尾理论”和“e国1小时”》中,我的观点是做互联网最重要的素质是“模式识别”,而这篇blog想谈的是第二个关键素质:节奏

先举个例子:我根据腾讯公布的公司发展资料,做了一个表,如下:

1999年 2000年 2001年 2002年 2003年 2004年 2005年
注册用户数 1000万 5000万 1亿 2亿 3.5亿 4.7亿
同时在线用户数 1万 10万 100万 200万 300万 500万 1000万
广告收入 640万 2300万 3700万 6300万 1.1亿
无线增值收入 3080万 1.98亿 4.67亿 6.41亿 5.2亿
用户增值收入 0 0 80万 4000万 2.29亿 4.39亿 7.9亿
总收入 3800万 2.6亿 7.3亿 11.4亿 14.2亿
关键事件 开始QQ注册收费

推出avatar

qq游戏

从上表可以看出,腾讯公司直到QQ注册用户5000万,同时在线人数达到100万的2001年,才推出用户增值服务;并且,最开始的用户增值服务收费模式非常简单――注册收费;而推出当年,用户增值年收入仅仅80万元。

现在我们看腾讯,比如05年年收高达14.2亿,其中用户增值收入就高达7.9亿,首次超过了无线增值收入。我们就觉得腾讯是个多么成功的企业啊――但又有几人记得,这7.9亿的用户增值收入,是从5年前80万起步的呢?

多说一句:在腾讯发展过程中,“无线增值收入”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但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前几年可以大赚无线的钱,是有着历史原因的,是存在一个长达3年的“窗口期”;而“卓望”平台建立后,窗口已经关闭。所以即使3G应用普及,互联网企业也绝对再不能赚到前几年的暴利――所以现在判断一个互联网企业的商业能力,应该一般性地排除无线增值部分,特别是其中的常规无线产品。故本文只探讨腾讯的用户增值收入。

所以请大家牢牢记住这三个数字:注册用户5000万;同时在线用户100万;年收入80万――而在这三个数字上,5年后,诞生了一个“巨无霸”的互联网企业。

这就是――“节奏”!

不同的网站,为用户提供不同的服务;不同的服务,具有不同的商业潜力。有些服务,象网游,一开始就可以收费,因为它对用户来说,“消费强度”非常大,和海洛因一样;但多数网站提供的服务,不可能那么“幸运”。因此多数的网络服务对于用户来说,“消费强度”不是特别大,用户可以拒绝使用该项服务,而不会对自己生活造成什么后果。腾讯就是提供这类服务的企业,社区类网站也是如此,web20概念的网站更是如此――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明白自己提供的服务的特点,要深刻理解服务的自身逻辑,找到该服务真正适合的“节奏”

比如对于网游,业界惯例是同时在线30万是一个关键点;而腾讯的历史告诉我们,qq这种“消费强度”的服务,要求同时在线100万以上。如果你提供的服务“消费强度”(从另一方面看,即“用户黏着度”)比qq低,那意味着你如果希望真正展开自己的商业模式,需要更多同时在线人数。

而从企业经营的角度看,如果网站目前的在线人数没有达到商业模式需要的临界点,我们应该专心,不要拔苗助长急于搞收入,那没有任何意义,而应该把公司所有的资源集中,集中,再集中,投入到主营业务的拓展中,尽快获得足够的用户。

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但只有成功的企业才能把握住这个节奏。而如我们所知,互联网上失败的企业太多了。所以知道,然后做到,才是真的正道。

最后留一个引子:我这篇blog的标题是《节奏!节奏!!节奏!!!》,而文章中类似的语法还有一句“集中,集中,再集中”。所以下一篇blog就谈这点――互联网我不相信“蓝海战略”,我只相信“focus战略”。

星期五, 03月 31st, 2006 未分类 14条评论

徐博客

徐博客不是“徐静蕾”,这个“徐博客”的主人叫徐磊。1990年的时候,我和他在x大的图书馆认识,到现在已近16年。

他是我的哥们。但和我不一样,从工科的x大毕业后,他混到了音乐行业。这么多年来,我们俩一起混在北京。

在donews的blog上,我全部写的是自己对互联网的思考和工作,因此虽然名为“麦田的读书生活”,其实难符。这里哪里有“读书”,哪里有“生活”啊?这个博客应该叫“麦田的朝九晚五”。

但生活显然不应该这么单调。比如今天看到徐磊最新的几篇blog,看到自己的哥们写那么爽的文字,实在忍不住想向大家推荐。随带说一句,徐磊的网名叫“共同提高”或“万一”。

徐博客的地址:土鳖,or not 土鳖(七零一代的鸡零狗碎:一代人的狂欢和忧伤)

今天的博客就不谈IT或者互联网了。:)下面的文字,是几年前,我为“徐博客”的唱片《拉链门事件》所写的乐评:《拉链门,或****伍迪?艾伦》

《拉链门,或****伍迪?艾伦》
作者:麦田

西四北三条胡同和北京千万条胡同一样,普普通通。羞涩的音乐人“万一”住在那里,住了四年。四年啊,对于即将在中国音乐界掀起又一轮高潮的“****”乐队主唱兼制作人“万一”来讲,总不能说自己四年的时间都呆在北京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胡同里吧?奈何胡同太短,唯一能和音乐挂上点钩的只有程砚秋——他的故居在万一住的那个小院的对面,大门紧锁,庭院深深。但是,以京剧大师作为一盘“电子音乐”的代言人,显然有点不伦不类,于是万一只好另辟溪径,从新找辙。

西四北三条胡同把口处有一公厕,和北京万千座公厕一样,外墙面帖着白色的瓷砖,普普通通。2001年的某天,歌手万一正坐在院子里的核桃树下,琢磨着自己那盘音乐专集到底应该取什么名字——按照万一的设想,这个专集的名字应该象给自己的孩子取名一样,响亮上口,以后自我介绍起来落落大方,比如“免贵姓万,万钱孙李的那个万”——他正这么想着,一颗核桃落了下来,砸在万一的头上。万一突然感觉肚子有点痛,于是抄起一张报纸,就往“白宫”一路小跑。(对了,我刚才忘记说了,那座白色瓷砖的厕所,万一叫它“白宫”——白色的公共之地)。

为什么核桃砸在万一的头上,他却肚子痛得要去上厕所呢?为什么苹果砸在牛顿头上,却发明了“万有引力定律”呢?难道干果和水果之间的差别就这么大吗?我靠,这些问题,我都回答不出来——虽然“今年上帝特别多”,但现在显然不是我扮演的时间——总之,一颗核桃砸落之后,万一在“白宫”的一个位置上蹲着,乱翻着报纸。报纸也很普通,如同万千张报纸,上面登的据说都是新闻。万一不做音乐的时候也上网,所以不光新闻早知道,连八卦都如数家珍。报纸上沸沸扬扬谈论的莱温斯基就使他无动于衷了——“那里也是白宫”,但这个念头在万一的脑袋里一闪而过。

在走出“白宫”厕所前的一瞬间,万一又摸了摸拉链——作为一个羞涩的人,万一关注所有细节。(听过那个没拉上拉链的“车库”段子吗?)——这时,灵光一闪,上帝突然出现,如同他老人家引导牛顿拣起苹果,原来这一回他引导音乐人万一来到“白宫”,是为了给一张杰出的唱片取一个响亮的名字——

《拉链门事件》

以前,Pink Floyd闻名全球的时候,出的迷幻摇滚音乐唱片是《墙》。现在,万一的唱片名字是“门”,一扇带着“拉链”的门——我这么说不是想表达万一比Pink Floyd更明白一个道理:“凡墙必有门,我们的明天比蜜甜”。作为万一的一个崇拜者,我只想表述一个事实:摇滚的崔健也老了,民谣的高枫也死了,“花儿”开了也会谢吧,连民工代言人胡吗个同学都“一掌拍死了7支曲子”——凭什么,凭什么我们兼具愤青和小资两种魅力的音乐人万一同学不能逾“墙”而出,露一小脸,领上点风骚呢?!

更何况,《拉链门事件》确实是一张充满才华的唱片,或者,让我用一个更煽情的字眼:诗意。是的,从一条胡同厕所中走出来的音乐制作人、“****”乐队主唱万一那个瞬间是诗意的。但你不要把这种“诗意”理解成“恶之花”那样的颓废——那样的颓废虽精致,缺略失力量;反而,我觉得“****”乐队万一真象伍迪?艾伦。真****象。

按照万一自己的说法,他想做的音乐是“有TOM WAITS式的纯正血统;LAURA FUGY式的小语种和小资唯美;LEONARD COHEN式的低调、性感和充满诗意;捎带上伍迪?艾伦式的幽默和以上所有大师的成熟稳健”——我的英语一直学得不好,所以万一人生目标中的三个英文人名我都不知道是谁。但就我知道的伍迪?艾伦来说,万一做到了!他的音乐确实如伍迪?艾伦的影片,唱着一些家长里短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糅合着一股子机灵劲,颠覆着宏大的传说——比如其中的一首《我们都爱586》。背景音乐是一片嘈杂声中的《红旗颂》,特****的感觉,然后是我们熟悉的湖南话念白“同志们,乡亲们,你们好”。听到这里,我立刻从舒服的沙发上跃起,跟了一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万一却在CD中继续唱道:“我就是县长。。。。。。派来的”——你看,如果你愿意,你完全可以把万一的音乐当作一次交互性实验艺术——很生活化的音乐,但屡有出人意料之处,让你不时有智力上的惊喜。

这不就是****伍迪?艾伦吗?!万一在《拉链门事件》中歌唱着我们莫名其妙的时代;我们鸡零狗碎的生活;我们沉重的的快乐;还有我们《南方周末》式的忧伤——是的,总有一种音乐让我们泪流满面,比如——“我不在巴黎,塑料花盛开”,万一用音乐述说着。

我也没去过巴黎,但我去过万一的“白宫”——几年前的冬天,我在西四北三条的那个小院子里住过几个月。暂住在北京的胡同里,除了必备身份证暂住证务工证以外,还需要一个好的****!因为在北方寒冬深夜,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出来,冒着凛冽的寒风,穿着单衣,跑到院子百米以外的“白宫”上厕所——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记得有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在尿与不尿之间,我辗转反侧举棋难顶。折腾了老半天,不禁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失望和沮丧——****,混了小半辈子了,连撒个尿都不能随心所欲,真是时运不佳造化弄人。这么自怨自艾自怜自叹了一阵,我突然想起伍迪?艾伦在电影《星尘往事》中的一句话——“我还算幸运的了,要是我出生在波兰,没准我现在就是屋里的那个灯罩”。

于是释然。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推开门,走到院子中的一个角落,拉开拉链。

。。。。。。

致谢:感谢我的校友和网友万一先生,(在网上,他的名字叫“共同提高”),因为在这篇文章中,我引用了他即将发行的唱片《拉链门事件》中的几首歌名。它们是:
《今年上帝特别多》
《我们都爱586》
《免贵姓万,万钱孙李的那个万》
《我不在巴黎,塑料花盛开》
此外,我特别想煽情地说一句:我认识万一先生已经十二年了,十二年啊,说起来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啊(比万一创作《拉链门事件》还多了两年)。这么多年来,万一对音乐的执着精神一直使我非常佩服。我以有这样的朋友为傲。所以我想对他说:

“好样的,万一!唱片卖个500万!”

星期三, 03月 29th, 2006 未分类 5条评论

麦田的读书生活(1.0版)

星期二, 03月 28th, 2006 未分类 4条评论

“长尾理论”和“e国1小时”

现在做互联网的对“长尾理论”耳熟能详,对“e国1小时”倒不一定知道;但是5年前,情况恰恰相反。5年前,e国网站推出了1小时送货上门的电子商务,即使你只买一罐可乐,e国也接单,然后以比零售店更低的价格为你送货上门。多美好的事啊,共产主义提前实现。而这背后,是e国的物流配送人员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当时,据说中关村的农民工很多都转行做互联网了,即托e国之福。

五年前“e国”正火的时候,我参加一个创投的会议,有幸听到e国ceo的演讲。具体内容记不请,但那个哥们有一种朴素的假设,倒是一直让我觉得很有趣。这个假设就是e国能找到大批低廉的劳动力,然后愚公移山一样,把“e国1小时”的网络做大,做下去。我发现,很多国内的商业人士都有这种朴素而憨厚的想法――愚公移山,蚂蚁搬家,我一个单子一个单子地解决,总能穷尽。如果要举例,还有一个类似的案例是科利华推广“餐饮管理系统”,当时n多小组,划了片,开着车一家家餐馆上门推销、安装。

这种假设的结局,象我们都知道的,现在几乎没人再提“e国”和科利华了;反而,web2.0了,很多人开始提到一个词:“长尾理论”

有没有觉得“e国模式”和“长尾模式”看起来很象?都是直接到最终用户,都是微收入,都是希望n多的微收入累积而成巨额收入――那么,为什么google的“长尾理论”成功,而中国的“e国模式”失败呢?

其实道理简单得很,现代经济中,商品的“制造成本”实际上已经越来越低,而“交易成本”在总成本的比重却越来越大。而互联网作为一个新的工具,突破了传统工具“交易成本”的限度,整体性地将“交易成本”往下拉,在这个新的均衡下,“长尾理论”因此能够成立――即互联网工具使得长尾模式下的微收入能大于微支出,因此累积的微盈,才可能产生巨额盈利。而“e国模式”本质上并没有使用互联网,虽然它表面上是一个网站,但其最主要的成本部分(物流)是无论如何不能用互联网完成的,所以无法降低交易成本和收入的均衡,累积的微亏,最后是大亏。

而“e国模式”如果试图真正互联网化,其实是有例可循的,即“淘宝模式”――后者巧妙地将网站物流配送成本转移给用户,从而使得自己这块的成本降为零,因此能实现自己的“长尾”。

如果再仔细琢磨,“e国模式”是有一个中心者(e国网站),由中心者主持交易(从采购到配送);而“淘宝模式”是去中心化的,淘宝网站只是一个交易撮合平台。前者是web1.0,自己做“内容”;后者是web2.0,自己做服务(平台)。而表面上看起来大致相同的“长尾”思路,在web1.0和web2.0不同的模式下,所得到的结果迥异。

所以我个人一直深有所感:做互联网最重要的素质是――模式识别。你要能看到、设计到、做到一种领先的模式。而判断自己的模式是否领先,不在于该模式有多少影响力;不在于该模式有多少VC投资,只有一个标准:你是否赚到了钱?

星期二, 03月 28th, 2006 未分类 27条评论

谢文的“三年”

上周末在赛迪大厦,举办了一个“高校版主与互联网业界论坛”的会议,我去参加了。谢文在会上对web2.0做了一个比较精彩的ppt。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谢文讲的内容,和我的思路非常一致。人总是愿意肯定与自己类似的思路,所以我说“精彩”。哈哈。比如谢文对web2.0的网站业务,做了一个“三维魔方”的阐述;春节前,我在公司年会上,亦有相当类似的表述。可以这么说吧,谢文对于web2.0的思路,是我所见非天涯内部人员中,与我们最接近的表述。

尤其有意思的是,谢文用了一页ppt,说到自己如果要做成一个web2.0社区网站需要的资源。他列举了七、八条,比如其中有一条是“1000万美元投资”。很多人对这页ppt颇有微辞,但多数人关注的是其中如上述多少万美元这些,很少有人留意到谢文条件中的最后一条:“需要三年的时间”

谢文的“三年”,才是最到位的一点,甚至于,比他在这个ppt中阐述的关于web20的其他所有概念都重要。三年,才是目前做web20网站最难逾越的难关。钱再多,能买来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吗?所以,我很奇怪为什么有一些VC在今年快速地投给了一些新的网站。这些网站都号称要做web2.0社区;但他们恰恰忘记了社区之所以成为社区,最关键、最关键、最关键的是――时间。

为什么社区类型的网站需要时间呢?其实是因为所有社区网站,都必须建立在一种“文化”基础之上――没有某种“文化”的网站,不是社区,是门户网站或其他。而一种“文化”的养成,不可能靠网络联盟买流量“催生”,而只能靠时间的沉淀和积累。引用一个朋友的比喻:“女人生孩子需要十个月,你不可能找十个女人一个月就生出孩子来”。这点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但现在很多做web2.0网站的人士,却忽略了这个常识,总想着一步成为myspace或者craigslist,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啊。其实我们该做的,是做一个三年的规划,然后关注“节奏”,在每个季度推出恰当的服务,踩着点子一步步发展。

因此我觉得可以把谢文的“三年”当作一个校验标准,看到这篇blog的诸君可以扪心自问,自己现在是否有“三年”的耐心。

最后多说一句,做成一个网站需要三年;但要毁掉一个网站,三个月足够。对于这点,我有过切肤之痛,但说了得罪人,不说了。

星期日, 03月 26th, 2006 未分类 13条评论

要不要首页,是一个原则问题

研究myspace的人很多,但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myspace的一个特点:myspace没有聚合内容的首页――类似新浪或某些bsp那样聚合了n多内容的长长首页。这点表面上看是无足轻重的小问题,但其实是个原则问题。这里多说一句,每次看到那些十几屏的首页,我都有暴打设计者一顿的冲动。新浪新闻搞那么长长的首页,还因为其实web1.0的内容聚合,情有可原;但bsp再搞长首页,除了愚蠢,我找不到更合适的词。

支持长首页的人,有种种理由,这些理由我认为都对,但是其思考的基础是错的。

在中国做互联网其实一直面临着一个选择,“媒体”,还是“服务”。其中,“媒体”的意义几乎特指“大众传播媒体”。在西方,这个问题不是很尖锐,因为西方的言论自由,且在互联网出现之前,西方的电视、报纸和广博等大众传媒即由于自然竞争而变得非常强大,所以西方人对互联网作为新的“(传播)媒体”的依赖性不是很大,发生了事情还是更愿意去看CNN等电视传媒。但中国的情况不一样,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中国的大众传媒一直是完全官方的,一个声音。这使得大众对差异化的大众传媒的需求,远远甚于西方的大众。正是如此,新浪等“门户”网站才能兴起。所以“门户”网站的成功,不是因为其模式先进(新浪就是一个web1.0的chinabbs而已),其实是因为中国的大众,对于非官方(半官方)的大众传媒有强烈的需求。

在另一方面,中国做互联网的很多是搞文字出身,述而优则作。而这些人的骨子里面,他们对成功的定义不是财富,而是“影响力”;所以如果有可能,当他们能拥有一个网站,他们几乎本能地会把网站业务往“大众传媒”的平台上发展,这本身已经足够满足他们的欲望――因为他们的欲望就是通过言论影响别人,甚至影响中国;财富却就变得无足轻重。反过来看,在互联网上取得成功的马化腾、丁磊、陈天桥和李彦红等等,哪一个是搞文字出来的?

好像扯得有点远了,说回来,我想表达的是其实“媒体”只是互联网的一个方向,而且由于中国特色,恰恰在我们这里,“媒体”方向能获得成功。但这样的成功,也是一条羊肠小径,比如最成功不过新浪――但它不是被盛大收购,就是被tom收购。总之,做“影响力”的被“追逐铜臭”的“收购”,几乎是命定的结局。

这些“追逐铜臭”的网站,做的全部是互联网的“服务”。事实上,互联网真正的潜力在“服务”。由于互联网是一个全新的平台,所以其上几乎有无限种可能的“服务”,而每一种“服务”都可能诞生类似google这样的巨头。这才是互联网真正魅力所在――那么,无数条金光大道你不去走,非要在“媒体”的羊肠小径上一条路走到黑,这不是“自作孽”吗?!

Bsp的首页的问题,表面看起来事小,但其实就是反映做网站的人的思路,因此是一个原则问题。凡是选择内容聚合的长首页,还都是把blog当作“媒体”;凡是选择功能介绍的短首页,都是在把blog当作“服务”――前者做的是“内容”,后者做的是“产品”。而要做好blog,只能是把blog当作“产品”。这个“产品”能产生“内容”,但无论它产生什么样的内容都不重要,我们不能本末倒置,而应该一直关注blog“产品”的本身。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衍生地说,几乎所有“产品”都产生某些“内容”,也就是说,几乎所有互联网“服务”都具有某种“媒体”性――但这个“媒体”性其实只是你的“服务”的PR行为,就如同“酒香不怕巷子深”中,我们做的是“酒”,而不是“香味”。

星期六, 03月 25th, 2006 未分类 34条评论

社区(2):弱链接

《引爆流行》(《The Tipping Point》)现在几乎被做互联网的朋友当作“圣经”,我个人也非常喜欢其中的一些思路和观点。比如,这本书向读者介绍了“弱链接”的理论:“最亲近的朋友可能生活圈子和你差不多,你们的生活几乎完全重合。而那些久不见面的人,他们可能掌握了很多你并不了解的情况。只有这些“微弱关系”的存在,信息才能在不同的圈子中流传”

“弱链接”揭示了对人具有功利(实用)关系的,不是最亲密朋友,而是“弱链接”的朋友。让我们回头继续讨论社区。在《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中,我谈到了bbs社区的局限;但bbs社区能长盛不衰,当然也有其魅力所在。这一章就先从这里谈起――

Bbs社区相比blog社区,最大的优势在于它是“主题聚合”,很容易汇聚人气,显得热闹;而后者blog社区是“人的聚合”,人气反而不那么容易汇聚。这种情况,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悖论;但其实倒正是常理。首先,“人气”并不是“人的聚会”;其次,我举个例子:现实生活中,人和人的关系聚合,不可能是两个人坐着面对面,两个人就熟了;反而,是两个人共同参与了某件事才熟起来。互联网社区同样如此,“人”的聚合是建立在“主题”聚合之上的,片面的强调blog社区的“人的聚合”而忽视“主题聚合”,显然是因噎废食。如果如上分析,则很显然,bbs社区先天性就是“主题聚合”;而blog社区需要多走一步,即先进行“主题聚合”,再进阶到“人的聚合”――这就是bbs社区相比blog社区的最大优势

与此同时,bbs社区其实也存在“人的聚合”,但它的表现形式是“少数人”的聚合――因为bbs是“主题引导”的,所以在bbs上能够被记住的人,永远只是那些非常“出众”的人,多数人成为了“潜水员”而被淹没在人海了。举例去年天涯社区的“易烨卿”事件,火得都上《南方周末》头条了,但是事件中,真正能够被记忆(建立联系)的却只有“易烨卿”和“汝南周公子”两个人。一将功成万骨枯啊,每一个成名ID的背后,都有成千上万的“潜水者”贡献点击。

再进一步,bbs社区上“人的聚合”也是一种“弱链接”的关系。这里包括两层含义,第一是bbs上的人相互联系不是很紧密,比如就拿老白前几天的回忆录而言,他和王小山认识算有七、八年了,而他们真正见面,却是在donews的6周年大会上。(非常凑巧,我和老白类似,认识王小山也是6、7年了,但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次donews大会上)――这种“久闻大名,今日相见”即是典型的“弱链接”。第二,在bbs上人的聚合是因为某个话题而起,所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单向度”的,不是真正的全面了解。这点我解释一下:在bbs上交流是因为某一个主题而起,所以交流双方都会关注这点,而不及其余;这会造成一个误会,认为对方就是这样的人,而忽略了对方其实是全面而复杂的;如此建立的关系,即是只能在此点上的“单向度”,是一种不全面的“弱”的关系。以我自己举例,前几年我喜欢在读书、文化论坛玩,和网友经常“掐架”;到了线下聚会,几乎每一个初次见到我的网友,都会说:“咦,真想不到你挺温和的”――网友想不到,是因为他们经常看见我在bbs上“掐架”,所以就只看到我“掐架”这个向度,但没有看见我别的方面。这里多说一句,早几年流行网恋的时候,有“见光死”之说;抛开因为外表的原因,其实“见光死”真实的逻辑即上述:网络上“单向度”的关系,不能适应现实生活中复杂的现实。

写到这里,总结一下bbs社区关系特点:
1,bbs社区是“主题聚合”,而blog社区是“人的聚合”
2,bbs社区因此却更容易汇聚人气,但“人气”并不是“人的聚会”
3,同时,bbs社区也存在“人的聚合”
4,但bbs社区“人的聚合”是少数人的聚合,绝大多数“潜水员”被淹没了
5,bbs社区“人的聚合”是弱链接关系

星期二, 03月 21st, 2006 未分类 17条评论

Daqi,易帜何太急?

今天,Chinabbs.com正式更名为daqi.com。官方的解释是:“daqi.com的域名更方便用户输入,对应的中文名“大旗”也更方便用户记忆”。我认为这有点牵强--china和bbs两个词组,对于网络用户来说,比“daqi”更容易记忆,或者说至少不相上下。但chinabbs还是把更换域名的成本狠心放在一边,下决心“顶”出“大旗”,其实有更深的原因。这个原因,概括而言就是一句:去bbs化

但要解释清楚这点,要从另外一个网站说起:IMU。当年,一款倡导“互联互通”的即时通讯软件IMU曾火了一把,软件的设计思路是可以同时登录qq和msn。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定位,因为它相当于在“qq”和“msn”上面加了层皮,或按照互联网人士喜爱的说法,“聚合”了QQ和msn――这和现在chinabbs“聚合”中文bbs的思路如出一辙。

也没法不“如出一辙”啊,因为IMU和chinabbs都是一个人操盘的:王定标。从网上搜索一下就可以看到:“王定标先后五次创业,五次拿到IDG的投资。上海新好耶技术公司,是王定标创业生涯中的得意之作,该公司致力于为广告商提供量身定做的网络广告方案并监测其广告效果。此外,王定标是北京数动时代公司的CEO,虽然该公司的即时通信联盟IMU目前尚未盈利,但IMU在国内率先提出的即时通信工具的互联互通问题,引起了不少关注。上面这两家公司都获得了 IDG的风险投资。全球中文论坛网Chinabbs和博客ChinaY都是其执掌的项目”

IMU和Chinabbs这两个项目,风格就是如此的一致。首先,如上所述,它们都是一种“聪明讨巧”的做法;其次,它们也面临同样的潜在风险――IMU面临的风险是qq或者msn拒绝被“聚合”,则IMU一下立身之本就没有了,所以IMU很难做大;Chinabbs所面临的问题,其实类似IMU――如果在chinabbs排名前10的网站联手,拒绝被“聚合”,则chinabbs的发展恐怕也打个问号吧?

所以chinabbs发展的必然趋势,是在通过bbs聚合人气到位后,一定会利用既有人气转型:将以前依托众多bbs而建立起的人气,转成自己网站的“用户”。这点是我早就想到――但我没预料到的是chinabbs转型的时候,居然那么毫不犹豫地“去bbs化”。一个完全以bbs起家的网站,却居然对bbs这么决绝,这再次让我思考“bbs社区”的前途

变成daqi的chinabbs在以后一段时间,我预测会做4个方面动作:第一是做各种原创专题,开始以原创内容来聚焦浏览用户注意力;第二是依托“精英博客”,做blog社区雏形,开始发展自己的注册用户(不排除整合王定标手里已有的校园博客网站);第三是会依托现有chinabbs传媒频道,强力建设daqi自己的传媒平台;第四是版主联盟会越来越发展成公司分销渠道,而不是内容联盟。总之,“去bbs化”的易帜之后,daqi.com将会做自己的社区网站,而不再仅限于“聚合”别的bbs。

但我认为,chinabbs这次“易帜”,可能急了一点。

星期一, 03月 20th, 2006 未分类 13条评论

马云的“路径依赖”

路旁边的公交站的巨幅广告牌换了内容,一个男人的脸占据了整个画面,脸颊上有颗硕大而夸张的痣,广告词好像是“包您有效”或别的――总之有“有效”两个字。我远远看去,心想,这电线杆老中医的广告也升级到2.0啦?仔细看看,原来不是“老中医”,是“雅虎搜索”。

这才想起北京城铁站牌也有类似广告,都是雅虎搜索的;不过城铁里的广告是另外一句台词“为什么鸟的舌头在鼻孔里?”。当时看到那个广告,我也是一阵恶心。今天看到“有痣男人”,才有点恍然,好像两次马云找的都是同一家广告公司,玩的广告风格都是波普。

是不是波普风格,我瞎猜的。但可以确信的是,马云这次选择线下站牌广告进行“雅虎搜索”的品牌推广,是对上次成功的淘宝推广模式的复制――如业界都知道,易趣当年和门户网站签署了排他性合同,逼得淘宝不得不线下广告,没想到歪打正着,淘宝反而取得更好的广告效果。但是现在,“淘宝”和“雅虎搜索”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网络服务,马云的市场团队没有仔细评估,就采取同样的推广手段,很典型的“路径依赖”。

“站牌广告”和“网络广告”的区别很明显,站牌广告的受众多数是非网民――按照北京地区的概率,当年看到淘宝广告的人,71.3%压根就从来没上过网;而网络广告,无庸置疑,受众是网民。也就是说,当选择这两种不同的广告发布平台后,就已经确定了不同的广告受众。那么我们回头再看看“淘宝”的发布内容,从这个链接可知,“淘宝”的地铁广告主要诉求有两点“一百多万个宝贝”和“个人网上超级商场”;这两个诉求对于受众所传递的信息是非常清晰地两条“货物多”和“商场”――而这两个信息,对于其中上过网的受众自然明白;而更重要是,71.3%没上过网的受众也一下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东西多,商场,这两个概念对任何人都不会陌生,还能刺激他们潜在的欲望:上网看看,淘宝这个商场到底是怎么赚钱。更妙的是,淘宝这种c2c的商业服务,恰好非常能够刺激从没上网的网友试用。这个道理很简单――你如果要让用户试用一项服务,你只用告诉他能赚到钱,即使1分钱,用户也会积极主动尝试。

所以总结来说,淘宝的站牌广告策略之所以成功,就在于它在恰当的地方,对恰当的人群,传递了恰当的信息,最后提供了恰当的服务――对从没上过网的人恰当的服务。

我们再回头看看现在“雅虎搜索”的站牌广告。首先,“搜索”这个服务对于从没上过网的人来说,不是一个“恰当”的服务。因为搜索相对而言,是一个进阶的网民才会使用的服务;对于第一次上网的普通用户来说,他的需求不是“搜索服务”,而是hao123这样的“目录服务”。其次,既然服务的目标用户不是初次上网的网民,那为什么要选择以没上过网为主要受众的站牌广告呢?第三,“雅虎搜索”的广告词也毫无意义――相比淘宝让人赚钱的冲动,“为什么鸟的舌头在鼻孔里?”之类的广告词,对于成年受众来说,显然是吃饱了撑着的无聊问题。(而且这个广告词存在着对用户智商的潜在挑战,有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而衍生的潜在傲慢)

不恰当的服务,在不恰当的地方,对不恰当的人群,传递了一个不恰当的信息――这就是从成功的“淘宝广告模式”,不仔细评估,而简单地“路径依赖”搬到“雅虎搜索”上的效果。

但这还不是雅虎中国的大问题。对于杨致远都在“替马云打工”的雅虎中国,肯定财大气粗。不就一点广告费嘛,花了就花了,路径依赖就赖了。雅虎中国真正的大问题,是在另外一个层面的路径依赖,那就是――搜索业务。我认为在当前google和baidu的格局下,再有任何一家网站做通用的、基于内容的搜索,都是缺乏创新的“路径依赖”――没用价值,也不会成功。

意犹未尽,再补充一点,纯粹是广告问题了:我见过最傻冒的广告,居然不是央视播出的,而是农夫山泉的一个pop广告。广告打在口腔医院门前的一个饮料摊,遮阳伞上写着“农夫山泉,有点甜”。我当时正好治疗牙痛出来,一眼看见,当时就觉得跑这个点的销售员实在是太猪头了。因为牙痛的受众在那个地点,看到那个广告,几乎都会把“牙痛”和“农夫山泉”建立潜在关联,这么一联,谁以后还愿意多买农夫山泉啊?反正我是不再喝了。呵呵。这是我个人所见,最猪头的广告了。感慨一下,补记一笔。

星期日, 03月 19th, 2006 未分类 28条评论

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

想写一些关于网络社区的思考。但不知道将会写多少,什么时候写完;所以断断续续地,不给自己增加负担。

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
网络社区并不是只有BBS这种组织形式。象网游中的游戏公会、e话通的聊天房间,这些其实都是网络社区。或者说,“网络社区”是一种抽象,其具象的表现形式可以是bbs、聊天房间、网游、以及blog等等。如果用现实生活对比,小区里的房子是茅草盖的,砖头盖的,还是混凝土盖的都可以,但小区中住在这些房子里面的人,以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我们才叫“社区”。

说到这里,不得不强调的是麦克卢汉的经典理论:“媒介即信息”。放到我们上面的比喻中,这里麦克卢汉想说的是:你住的到底是茅屋,还是混凝土房子,这点其实很重要,因为这决定了其上人和人具有不同的关系模式(社区模式)。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要探讨“网络社区”,一定要看看网络社区的组织方式的演进变化过程,从中才能设计出最适合现在的“网络社区”。

而这个演进过程,无庸置疑,在中文网络上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即:从“bbs社区”走向“blog社区”

中文互联网站的“bbs社区”之火,出乎很多西方人的预料。大家分析认为是大陆对舆论管理比较严格,造成了网民需要上bbs释放压力。我认为这是一个解释,但不是关键。中文bbs社区之火的关键之处,第一在于BBS从技术上来说,对普通用户的门槛非常低,技术零成本;第二在于BBS上的言论几乎不需要承担责任,而国人恰好特别喜欢这样“不负责”的自由,言论零成本。这 “二零成本”使得bbs社区迅速火起来,但同时,bbs的危机也埋藏其中,特别是第二点:虚拟身份(ID)产生的言论零成本,使得bbs上解构比建构来得容易,骂人比写文来得容易。

在此缺陷下,从历史上看,bbs的发展几乎只有3条路:第一,媒体化,少部分大的bbs逐渐媒体化,互动性衰减;第二,bbs水化,骂人的人、无聊的人越来越多,劣币驱逐良币,bbs的价值越来越低;第三,小圈子化,一些bbs为了保持言论的水准,不断提高进入门槛,使得公众的bbs沦为小的团体聚合之处,这使得必然的丧失了bbs交流的活力。

几乎没有一个bbs社区,能逃脱上述“2+3”的宿命。而这说到根本,依旧是麦克卢汉的理论,bbs这种媒介形式本身,决定了其传播的信息,也决定了bbs为平台构建的社区的局限。这个局限,概括而言,即bbs媒体的“媒体易用性”和“媒体价值”的平衡。要突破这个局限,意味着我们要把上述均衡上移,到一个新的平台之上,格局才可能大。

在blog出现之前,没有这样的新平台;而blog出现之后,blog为“砖块”构建的社区,就突破了上述bbs社区的格局!

暂时把这个结论放在一边,让我们看看另外一种社区“砖块”:网络聊天室。在大约7、8年前,聊天室绝对是社区的建设“砖块”,很多人是通过聊天室认识值得交往的朋友;但聊天室相比bbs,其“二零成本”更低,所以当2001年上网大潮来临之后,聊天室的社区价值急速衰减,到了现在,几乎没有人信任网络聊天室――虽然网络聊天室依旧存在于互联网上,没有被bbs完全取代。

现在bbs社区面临的情况同样如此。以Blog为基础的社区对bbs社区的冲击,将会重演2001年聊天室衰落一幕――bbs社区会依旧存在,但是blog社区成为主流应用。

(下面会比较blog社区的优劣势;blog如何成为社区等等。希望和大家多多交流。)

星期四, 03月 16th, 2006 未分类 28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