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06月, 2006

豆瓣是阿北的

很多时候,我非常认同keso的判断,但今天他的文章《东拉西扯:豆瓣是谁的》,我不太同意。Keso这篇文章,据我分析是因为前几天windrose的文章《豆瓣不是大家的》。那篇文章我也第一时间就看了。Keso的文章、windrose的文章,都因为豆瓣网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阿北在讨论组里面,公示删除了几个“豆瓣不欢迎的人”,由此在豆瓣网的用户中引起一些讨论。

但有意思的是,阿北删除用户的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豆瓣,而是在任何一个不太出名的网络社区,那就太司空见惯了。或者说,豆瓣网阿北所面临的问题,在任何一个大型网络社区,家常便饭,大家早就找到妥善的处理方式。

为什么放到豆瓣网就好像成为业界的一个热点了呢?这是因为豆瓣网给大家带来了“光晕效应”。我始终认为,豆瓣网定位在阅读、音乐和影视这种小资时尚的调子,是比较聪明取巧的,因为这是“文化商品”,显得特有文化,特别受到拥有话语权的人群(媒体人士)喜好,而人总是本能地关注自己身边的事物,所以媒体人士有意无意之间,大力推广了豆瓣。归根结底,豆瓣,影响了有影响力的人,所以“看起来很美”

试想,假如一个c2c的网站删除了一个看起来庸俗的网商ID,业界还会有这样的反响吗?!比如,www.kongfz.com?估计n多人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网站。虽然在我看来,它目前比豆瓣还有价值。

写到这里,我想应该很诚实地谈谈我对豆瓣的看法:我看好豆瓣,但又不看好豆瓣――我看好它,是因为目前它聚集了一些高端人士,同时获得了媒体人士的关注,这是很沾便宜的。(根据访谈看,阿北也是非常了解这点,即阿北很聪明地对媒体人士非常敏感)。我不看好它,有很多原因,但说了得罪人,没必要,所以不说了。

用这次豆瓣网删除用户事件来举例,阿北目前的操作方式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删除这些用户完全是合理的,但这个事件压根没有讨论的必要。即阿北删除它们没问题,但有问题的是“讨论”――只要熟悉社区的就知道,凡是一个网站(版块)开始讨论版务,那么这个网站(版块)用户之间无聊的矛盾就会开始产生,用户会逐渐纠缠恩怨,而忘记上网的最初目的。

如果我操盘此事,我会第一删除不受欢迎用户,第二发一个告示公告此事,第三会将此告示置顶封贴――让大家都知道,但是不讨论

回头说到keso的文章。我觉得他的这篇文章太理想主义了,隐约在暗示“豆瓣是大家的”。其实作为一个商业网站,豆瓣怎么可能是大家的呢?!它过去,现在,将来都是阿北的。Keso的文章,混淆了一个网站的使用者和所有者之间的界限――是的,你可以喜好甚至热爱某个网站,但是千万不要把自己真的就当作这个网站的主人了。否则,最受伤的还是用户自己,特别是为了“理想”而投入到给他们带来“光晕效应”的商业网站的那些热心用户,就好像keso文章中批评,“拐个弯儿就变成了让用户免费为我打工”――说到底,难道豆瓣不也是这样的网站吗?

商业网站,就没必要显得特“清高”,那是假的。Business is business,豆瓣网是阿北的,斗牛士是刘韧的,这些网站都不是用户的。豆瓣网目前主要的优势在于锁定了媒体人士,至于对豆瓣网的经营,如上示例,抛开“光晕效应”后,你会发现阿北将要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

星期四, 06月 29th, 2006 未分类 24条评论

社区(5):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关于社区的系列blog,我已经停滞了很长时间,不是不知道写什么,而是有太多想写的,但很多时候,转念一想,又懒得写了,有点“书非借者不能读也”的意思。不过前几天看了一个材料,flickr的社区准则。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此谈谈社区运营的一个问题。

先概括说一下:我认为网络社区的工作,大致有产品、社区运营、商业这三个方面(这里的“产品”,包括了产品设计、UE/UI、开发)。这三个方面的工作,哪一个没做好,都不行;但其中的“社区运营”最重要,有点象足球的“后腰”角色,承前启后,既费力,又最不容易讨好。

一般而言,为了保证社区运营,各个网络社区都要搞一些本社区的行为准则。因此这个准则,很多社区都搞得非常严密,一二三四五,搞几十条,力求绝无疏漏,严格规范用户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甚至去界定一些行为,比如,严格定义什么是“抄袭”,什么是“骂人”等等。

有意思的是,这些社区,我们都知道,肯定没有flickr成功;而flickr在制订社区准则时,却采用了相对比较“含糊”的提法,比如这一条:“Don’t be Creepy:You know the guy. Don’t be that guy.”――flickr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当我看到时,却由衷钦佩,感觉他们的成功,绝非偶然,而是对网络社区的理解非常深刻。

从站方来说,所有的社区的建立,都是为了某种良好的目的,比如flickr,创始人建这个站,估计是希望用户通过照片来分享生活感受。但同时无可避免的,会有一些网友在社区做出不符规范的举动,比如在flickr上发送黄色图片等等。对于这些,flickr在另一条规则中比较明确提出,不能有“正面全裸、生殖器”的图片,但那些“擦边球”图片怎么办?那些我们中文用户最熟悉的三点不露但却完全可以说是色情挑逗的图片怎么办?

换到中文社区的操作者,估计会开始定义出n条规则,以此来判断什么是“三点不露但色情挑逗”,然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接下来肯定有网友会质疑,凭什么我发的图片就是“三点不露但色情挑逗”,而和你网管比较熟悉的某某某发的就能ok?再接下来,就是网友和网管之间无休止的辩论――而社区主题“通过照片来分享生活感受”,被双方都忘记了,大家上来就是为了最开始的意气和恩怨。

flickr从最开始就避免了这样的恶性循环――简单的一句话:“Don’t be Creepy:You know the guy. Don’t be that guy.”,堵塞住了所有可能因“擦边球”而起的纠纷。道理很简单:我们没法用准确的文字定义什么是“擦边球”,但你我心里其实都能“感受”到――对于这类本身就比较含糊的“感受”,不妨以含混的方式处理。

更进一步,这句话不只是一条规则,还是一种非常人性化的心理暗示,站方就好像在说:“flickr把你当作朋友,你可不要做出creepy的行为,让我们失望啊”。这种暗示,激发的是用户内心的羞耻感,让用户感觉是自己想要做“好事”,因此才主动拒绝creepy行为。这种用户内心认同而产生的行为,相比被站方明令禁止的方式,更具有真正、长久的力量。

此外,这样的处理方式,也是排除干扰,让用户真正关注社区主题。庄子曾经说过:“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句话有很多种解读方式。我喜欢把它用到社区运营上来:一些社区之所以显得“乱”,其实恰恰是因为有太多管理员关注“乱事”;而如果这些社区的“圣人”们稍微消停一点,对用户之间那些婆婆妈妈的恩怨视而不见,用户自觉没趣,就会回到社区的主题。否则,试图通过越来越多条文、明细、规则来管理用户,只会使得社区越来越陷入个人恩怨的泥潭。

其实说到这里,如果您看过我的上一篇博客文章《阴阳怕懵懂》,会发现此篇写的虽然是社区运营的一个细节,但依旧是“阴阳怕懵懂”。这里多说一句,所谓“阴阳怕懵懂”,有很多解读方式。你可以说这句话谈到了行动、勇气,确实如此。不过我所理解的这句话,更重要的还是说在任何时候,任何事件,我们要精心准备规划的同时,也要对事件本身的混沌性保持容忍。容忍混沌,不是逃避个人应该承担的那些努力和责任,而是对我们所处的世界和生活,保持谦逊。

相关文章:

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

社区(2):弱链接

社区(3):主体性-主体间性-商业性

社区(4):图腾

补充:昨晚写完这篇blog,看荷葡大战。14张黄牌,4张红牌的比赛结果,恰恰又为此文做出了一个示例。一场比赛中,到底裁判是主角,还是球员是主角,我们想必都知道;但俄罗斯裁判“圣人”上场,球赛就玩完了,真正优秀的“裁判”是“隐”于后台。

社区同样如此。

星期日, 06月 25th, 2006 未分类 28条评论

阴阳怕懵懂,说说“无名小站”

前几天,师兄莫之许把他最近做的一本书送给了我――谭伯牛先生的《天下残局》。该书类似前段时间非常畅销的由余世存编撰的《非常道》,都以一叶知秋的方式论史。只是前者侧重晚清,后者侧重民国;前者重“段子”,后者重“语录”。

很快看完《天下残局》,中间有一个段子觉得非常有趣,摘录如下:

咸丰十一年末,湘军攻克安庆,统帅曾国荃欲率师东下,围困南京。其时,长江航道尚未全部肃清,苏、浙大部仍由太平军控制,国荃行将以万人孤军顿守于坚城之下,心中不免忐忑;但是,南京的最后屏障——安庆既已撤除,再不顺势进军,一旦太平军喘息稍定,反攻倒算,或将前功尽废。正在进退两难之际,胡林翼写信给他“打气”,信中,便讲了“阴阳怕懵懂”的故事:

有兄弟二人,哥哥不信神鬼,弟弟则是迷信发烧友,一切言行俱依黄历,不敢逾违。时间长了,拘禁多了,弟弟颇以为苦,看他哥哥百无禁忌,活得潇洒,乃思效仿。

有一日,弟弟不择日便外出,半道上,竟撞见了黑煞神。黑煞神责备弟弟,说黄历上清楚写了“忌出行”,你竟敢明知故犯,故不得不示以薄惩。

弟弟觉得委屈,说,我犯规一次,便罚了红牌;我哥哥犯规无数次,黄牌也不得一张,太不公平!神曰:“汝兄懵懂;阴阳怕懵懂,不得不避之。汝,畏服我者也,胡可违命?”

故事讲完,林翼因势开导国荃:“天下人,惟懵懂足以成事。(汝)往矣,行见大功之成”

前段时间看方兴东的博客《创业者最核心的品质是什么?对模糊性的高度容忍》。我对他的这篇文章非常认同,因为谈的也是“阴阳怕懵懂”,只是方博用老外的话来说了。

说到我自己,有一句 “莫妙荣”的口头禅也很有意思,来源于十来年前我看的一则报道。当时有个叫“莫妙荣”的贪污犯,事败以后,回顾自己这几年一边腐败,一边步步高升的历程,自嘲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莫名其妙地繁荣起来”。我觉得这个哥们特搞,用一个蹩脚的黑色幽默,现在看来,说的也是“阴阳怕懵懂”

谭伯牛的段子,方兴东的段子,到我自己的段子,也就基本定出了我所认为的“无名小站”。这个台湾目前排名第一的blog网站(或者说台湾的myspace),在我看来和美国myspace一样,基本都属于“莫妙荣”,虽然各自都有一些闪亮点,但总的来说,还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方,做了不太离谱的事情,于是就成功了,真没有太多复杂的道道儿。如果用个比喻,恰似中人之资,然后顺大流,又比较靠谱,最后也就差不多齐。而真要太聪明,机关算尽,处处想着资源最优化,效率最大化,倒不一定能成功,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水至清则无鱼。

胡林翼说得非常对,“成事”的,往往是懵懂之人,或揣着聪明装糊涂之人;而处处显示自己智商的哥们儿,往往只适合做谋士。

星期一, 06月 19th, 2006 未分类 30条评论

相信淘宝

淘宝公决取消“招财进宝”之后,业界有一些评论文章,多数认为马云此举进退失据:开始不应该急于推出“招财进宝”;推了之后,又不应该急于公投,导致“招财进宝”刚刚上线就取消。从公司运作的角度看,上面这些说法是有道理的。任何一个公司如果短时间180度转变,都会对业务、PR、士气有很大打击。尤其在中文网络,站方如此“软弱”,很容易被网友“讹上”――以后淘宝推出新的业务,如果又有用户不满意,是不是再来一次公投?!

据说马云特别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尤其喜欢的角色是“风清扬”,但我觉得马云这次“淘宝公投”扮演了郭靖――大象无形,用最憨厚的办法,获得了最大的便宜。“招财进宝”的下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非常喜欢craigslist创始人的一句话:“信任你的用户;做让你的用户信任的网站”。所谓“信任你的用户”,说起来简单,但真的做起来其实会体现一个网站的整体运营水平。比如,你首先就要回答一个问题“谁是你的用户”――一些网站找几个经常混在一起的网友或喜欢充当意见领袖的网友搞个座谈,云山雾罩地聊聊,好像就是“信任用户”了;但其实,这些“活跃”的网友不能代表最基本用户。信任他们,往往不一定就是“信任用户”。真正的用户,从来都是“用脚投票”的“沉默大多数”,要想了解他们的需求,我个人的认为,只有通过各种调查问卷或投票――最后用数字说话。

我上面想表述的是:“信任你的用户”,几乎只有一种可操作的方式:足够样本的投票,用数字体现用户的需求。别的方式,什么座谈会啊,请专家给建议啊,不一定能真正反映用户需求,反而可能把你带入背离多数用户的死胡同。

回头来看淘宝公决,它就是以正确的方式,完成了一次“信任你的用户”的运营行为。“招财进宝”本身虽然下线,但是相对于“信任你的用户”而获得的潜在价值,下线一项业务的后果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下面我会提到,没有了“招财进宝”,淘宝还可以尝试别的收入模式;但如果失去用户“人心”,将会是淘宝网站的致命打击。

所以对于业界普遍批评淘宝这次公决“傻”的人,我认为他们有的是“小聪明”;马云反而是大智若愚。做企业,还是要“大智若愚”,吃小亏,占大便宜。

对于“淘宝公决”,我个人对此还有更高的评价。最开始部分淘宝网友号召要“罢市”,有的聪明人就评论了:这是有竞争对手在玩“无间道”。这样的话说多了,包括淘宝自身也这么看。但其实哪里有那么多“无间道”啊,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相信,之所以网友要“罢市”,是他们真的愤怒,真的希望用“罢市”来表示他们的愤怒?!其实按照“剃刀原理”,再加上我专门去那个“罢市”网站看了看帖子,我认为“罢市”的产生没有什么“阴谋”,就是上述淘宝用户觉得愤怒而已。

也就是说,淘宝用户的“罢市”,是一次全国范围的用户“维权”,为争取经济权利而利用网络平台进行的一次真实“罢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当下中国,这种全国范围的用户维权,压根不可能发生。但现在借助互联网平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认为这就是“进步”,即人们用合理合法的方式,去勇敢争取自己的经济权益。从另一方面看,淘宝最终选择“公决”,更是一种文明进步。总之,用户和淘宝之间的博弈,通过“公决”这种民主形式,妥善得到解决。这是国人经济生活中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一种进步。作为比较,我举个例子:虽然内涵不太一样,但“王海打假”也是维护经济权益的一种手段,不过这种手段,我认为就不如“公决”文明进步。

关于这些,我表述得可能不清楚;但我感觉到了这次淘宝“罢市-公决”,应该在中文互联网发展历史上留下一笔。

说回这篇博客的标题,之所以“相信淘宝”,是因为经过这次“公决”,淘宝几乎没有真正损失,但赢得民心。它的最大竞争对手“拍拍”和易趣,会被淘宝拉下更大距离。那么淘宝怎么赚钱呢?从我最近看的资料,淘宝用户单日交易额,已经超过4000万人民币,超过了沃尔马在华所有分店单日销售总额;2006年第一季度交易额超过50亿;粗粗估算,淘宝用户2006年交易额会超过150亿人民币--每天几千万的资金和物品在淘宝网平台上流转,怎么可能不赚钱?!现在虽然下线了“招财进宝”,死了张屠夫,不吃浑毛猪,相信淘宝下一个收入模式,会很快想到并且执行。

最后多说几句。在淘宝这次危机中,有一些人,一些网站以为自己掌握了话语权,搞了n多“无间道”啊什么的文章,极尽煽风点火之能事。但马云一个“公投”,让这些貌似强大的“话语”,立刻灰飞烟灭。我看着这些,从这次事件中,个人最大的感触还是:“话语”是文化人玩的,做商人就别玩小聪明,也别在乎流言蜚语,大智若愚,只要努力“相信你的用户”,你就会拥有真正的力量。

星期四, 06月 15th, 2006 未分类 23条评论

Web2.0 泡沫?

最近,《商业周刊》上有一场关于web2.0是否存在泡沫的讨论;但相比这个讨论,我更看重的是就在5月,google等公司的高管抛售了一大批股票。虽然他们解释回笼的资金有种种用途,但我依旧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市场面“趋冷”的重要信号。不过有趣的是,同样在《商业周刊》,最近的一篇文章却又在为web2.0鼓与吹。所以关于web2.0是否存在泡沫,讨论这样的问题并没有太多意义――除非你是IT记者。

这篇博客想探讨的是一个具体的web2.0网站是否存在泡沫。因为从行业来说,我坚信web2.0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就好像我坚信有声电影取代了默片,彩色电视取代了黑白电视。所以行业趋势这块,我是毫不犹豫地相信web2.0。但如同都生产彩色电视机,有的就倒闭了,有的就发展如“长虹”――所以同样web2.0模式的网站,有的是真正具有成功潜力,有的纯粹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概念网站”。如何判断良莠,我自己总结了几条标准:

第一个标准是时间性。很多人说web2.0门槛低,这点我完全不同意。我个人认为,真正web2.0网站的门槛特别高,它的门槛就在于时间性。Craigslist发展了十年;mop从网友“mop”97年开始建站,也将近十年。。。。。。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所以我心目中真正的web2.0概念的网站,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这点和谢文的观点非常接近)。也就是说,从05年开始的一拨新web2.0网站,到08年左右才能真正看出点名堂。时间是最大的成本和门槛。依据这个观点,如果我是VC的话,我就会选择已经沉淀了时间的网站;而选择大量投资到新近的网站,就极可能存在泡沫。

第二个标准是“微”商业模式。这个是我自创的词,哈哈。:)。我想表述的是:一个真正的web2.0网站,它的商业模式应该来源于两个方面:“微”内容产生的广告或内容收入“微”用户产生的用户增值收入。对于这点,我从头解释一下:我们知道,web2.0本义一般而言是“用户创造内容,然后服务用户”,这句话说了“内容”和“用户”两个对象。而且它其实也限定了web2.0模式下,网站无论从“内容”还是“用户”,都是依托“长尾理论”,集腋成裘而形成大额收入的。详细地说,比如投放到通过偏好聚合而细分的人群的广告,就是web2.0的“微”广告收入;而门户的banner广告,就是web1.0模式的广告收入。比如起点网的付费阅读,就是“微”内容产生的收入;而徐静蕾的博客出书,就是web1.0模式的内容收入。而“微”用户增值的收入,最好的例子就是腾讯qq秀。

网站的业务模式,是否建立在上述“微”商业模式上,是区分一个网站是否真的是web2.0商业网站的标准;而不在于他是否做了blog,rss,ajax等等,更不在于网站公关文章写得自己多么web2.0

我举个例子:某网站,(不点名了,哈哈,要不又说我攻击竞争对手),开通了一项新的业务:为其上的blog用户提供博客文章个性化打印――这个业务,就不是一个“微”用户增值服务。(注意:这项业务不属于内容广告范畴,而属于用户增值范畴,即我前面说的“二微”的后者)。因为很简单,稍微细细思考就能明白:把自己的博客打印成文章,并通过配送拿到自己手上――这得是多么自恋的用户才需要的服务啊!怎么可能是一个大众的需求?!所以这些业务的设计人员,压根还只是web1.0的思维模式,在他们的脑袋里,只看见少数“特殊”消费者,没有看到“微”的芸芸众生。

豆瓣,又提他了,哈哈。其实说真的,每次提豆瓣,我的心情很复杂。因为我自己也是做网站的啊,所以很诚恳地承认,每次我提到豆瓣的时候,总有点嫉妒。就好像我的本家曾经说的:“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哈哈,开个玩笑,阿北不要介意。这是我的个人情绪,不影响我的判断:我认为豆瓣网是国内目前唯一成规模的真正web2.0网站,豆瓣网的价值非常大――因为它从上述“二微”方面都可以开展业务。

简单的说,如果豆瓣采用最笨拙的“用户增值”方法:每月每个用户缴费10元――我打赌,它目前的用户不少于30%愿意缴费。所以为什么没有vc投资豆瓣呢?真的让我想不明白啊,想不明白。

扯远了,说回来:这篇blog主要想表述的就是用两个原则,来判断一个具体的网站是否具有web2.0泡沫。特别是第2个原则:“微”商业模式。因为这才符合web2.0的商业本质――针对最终用户,web2.0其实是“快速消费品”;而针对最终用户,web1.0其实是“大众媒体”。

如果不考虑企业级应用,那么从“大众媒体”到“快速消费品”,就是我们此时此刻所处互联网的大趋势。

星期二, 06月 6th, 2006 未分类 36条评论

中文BBS:红旗下的蛋

王冉发起,keso扩大影响,关于中文BBS为什么很火的讨论,本身也火了起来。在此之前,我在《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也探讨过这个问题。本来不想再掺和,但keso提到了“中网新空气”,让我想起1996年让朋友用3寸软盘拷贝那里的帖子,然后如饥似渴阅读的情景。参与中文BBS,我如果从那时开始算,一晃,十年了。

关于中文BBS之“火”,在前面的文章里,我提到因为“技术”和“言论”两个“零成本”:“中文bbs社区之火的关键之处,第一在于BBS从技术上来说,对普通用户的门槛非常低,技术零成本;第二在于BBS上的言论几乎不需要承担责任,而国人恰好特别喜欢这样“不负责”的自由,言论零成本”

我仔细看了keso的文章,发现他谈的主要也是“言论”的“零成本”问题,但是他把这个归于“独特的文化和民族心理”,这点我不太赞同。我认为国人之所以喜欢BBS匿名发表,虽然有keso所言“面子问题和安全问题”,但更关键的因素还在于我们当下的环境。也就是说,如果西方人生活在我们的红旗下,他上BBS同样会如keso所言“人格撕裂”。对这种“人格撕裂”,更深入的观察来自于哈维尔。他曾经举了一个例子并加以分析。具体情况请看链接,我就不再转了。

这篇文章想把前文提到的“技术”和“言论”这两个“零成本”说透一点。

“技术”的“零成本”是包括两个方面的,一方面是站方搭建BBS的成本很低,比如可以直接用开源的程序或者discuz套装软件,因此按照官方说法,目前中国的BBS应该超过百万;另一方面,对于用户来说,在BBS“潜水”难度很低,他只需要点击页面,而“潜水”久了,试着说几句话,也就顺理成章,所以用户这块使用BBS的学习成本也非常低。如此,结构基本雷同的百万BBS和千万的网民共同构造了中文BBS相对自组织的生态――我这句的意思是想强调discuz、动网等“标准”BBS套件对中文BBS的发展其实起了重要的作用,这可以类比生物进化,“结构”相同的细胞才能自组织成为“组织”。而如果一开始,没有discuz,动网等提供标准“BBS细胞”,中文BBS目前也不会这么火。

但这只是一个历史时段的概念――千篇一律的BBS结构虽然促进了中文BBS生态的基本形成,但是随着时间发展,tag、Rss、blog、Ajax等新老技术重新获得关注后,中文BBS生态圈实际上从技术上来看,已经处于一个变化的临界点。比如,目前豆瓣网的成功,就在于他不自觉地切合了这种结构变化趋势,我在《豆瓣的力量》中总结了一下,是从“我注六经”的结构,改成了“六经注我”。而“百度贴吧”的成功,也不是因为“超女”,而同样是因为“结构”的成功--“超女”只是让它的成功被广为人知而已。

不过很少的人注意到这种技术引发的结构转变趋势,做技术的关注技术,做内容的关注内容,很少有人主动去考虑技术和内容的契合点:“结构”。所以国内目前有照猫画虎模仿豆瓣的,有从头开始做BBS的如西海。这些都是没有抓住关键问题,也很难获得成功。

中文BBS上“言论”的“零成本”更是一个“双刃剑”。关于这点,上面keso说得已经很好了。我个人对此感触非常深,亲身经历了很多此类事件。前段时间,上海的一个记者关于“铜须事件”采访我,我大致谈了言论的零成本造成的“网络暴力”的四个特点:
1.极端不负责任,不去考虑自己行为的后果。
2.网友争抢道德的制高点,一旦占据了所谓的道德高地就开始用合理、合法的语气攻击他人。
3.非此即彼的“圈子文化”,不做朋友就是敌人。
4.煽动者从不列举事实,只凭臆断宣泄感情和煽动网民情绪。

我说了这么多,包括上面还引了哈维尔的故事,其实一直想说的是“零成本”的言论自由,并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反而是对言论自由的伤害。再引一段文字:“德国著名心理学家弗洛姆,曾经以《逃避自由》为题,探讨个人为了逃避责任和获得安全,而匿名加入群体后所表现出的暴虐和放纵。而如果这种暴虐得以假正义之名,则群体的放纵更会受到崇高感的鼓励而愈发膨胀,并最终导致群体暴力。在目前的正常秩序社会中,网络显然是最佳的匿名场所”

面对这种情况,有人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实名制”,但实践已经证明,“实名制”不是一个可操作的方案。

技术的“零成本”促进了中文BBS的发展,但目前造成“结构”的瓶颈;言论的“零成本”促进了中文BBS的发展,但目前造成“真实”的瓶颈;而谁能在目前中文BBS繁荣的生态环境下抓住这两个关键问题,并有良好的方案予以解决,谁就能脱颖而出。否则,目前看似“繁荣”的中文BBS其实没什么意思,特别是商业方面--红旗下的蛋,我们老百姓的“穷开心”而已。

今天,我在blog上放了一首背景歌曲。歌曲和这篇文章,说的都是一嘛事。

星期日, 06月 4th, 2006 未分类 23条评论

共享软件:陈一舟的渠道建设

去年陈一舟收购“中国软件共享中心”,已经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今天刚看了消息:《千橡成立中国软件社区,称将促进开发者盈利》――显然,在结束了和msn的合作之后,mop的流量来源看来有了新的保障。

网站要成功,或者说任何一个商业企业要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渠道建设”。在中国,一个家电,一个IT,对现代企业制度下的渠道建设,都做出过重要的贡献。轮到了互联网上,陈天桥成功的关键点也在于渠道――盛大兴起的几年,正好是网吧兴起的时间,陈天桥敏锐地将网吧作为其代理渠道。这条渠道,相当于是一条从盛大公司直接伸到最终消费者钱包里的“直通车”,非常有效率,所以商业上非常成功。

但概而述之,互联网网站的渠道模式,主要有三种:第一是马云阿里巴巴和周鸿袆3721创建的“代理商”模式,这是条传统商业渠道模式,但在当时用于互联网也是创新,为啥,因为当时互联网主要就三大门户啊,新浪他们就知道做页面,哪里想到去做个产品,然后再铺个渠道?!另外马云和周鸿袆的个人魅力,也使得这种代理商传统模式,在互联网上老树开新花,阿里巴巴和3721都发展得很不错;第二是“网站(网吧)联盟”模式。在我的印象中,这个模式大范围的最先使用是Tom网,功劳应该是王雷雷和欧蓬(时任tom无线业务总监,现在青娱乐的老总)。“网站(网吧)联盟模式”的渠道,比第一种“代理商模式”更有效率,因为它充分发挥了互联网的特点,是一个互联网环境下的创新。Tom使用这条渠道做无线业务,2002年一年,从当月收入6000元,发展到年毛利1000万,月平均增长超过80%,创造了一个奇迹。上面说的陈天桥的盛大奇迹,也属此类。因此我一直认为,这些公司的成功,除了他们各自主营业务在当时正好处于大发展的环境之下,他们选择了符合互联网的“渠道模式”,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在此之后,就是第三种有效的渠道模式:“流行软件捆绑”模式。这种渠道特点,是将自己的产品或服务,打包进一个流行的软件--比如QQ,超级解霸,bitcomet等等。这种渠道同样非常有效,但你会发现,当你选择这条渠道时,有一个特点:商业化软件,比如QQ、金山词霸,你如果和他们谈捆绑,价格会比较高,要求会比较严;而流行的共享软件,因为往往是一、两人自己所开发,没那么多条条框框,谈起捆绑,价格会低一些,容易一些--QQ价格高?我就和珊蝴虫合作;msn没法谈,我就和msnshell合作;网络蚂蚁、flashget当然更是首选。

一般的网站渠道建设也就做到这个地步,但陈一舟更有气魄,野心也更大。这就要先说说去年被千橡收购的“中国软件共享中心”。

中国的共享软件往往分两个版本,一个是free的,让你玩玩先;一个是收费的全功能版。但收费版往往由于支付方式和信用等等问题,缴费的人不多;于是有的人就琢磨搞个网站,做个平台,一方面把所有流行的共享软件作者都联系上,另一方面向大众提供产品推荐和代收费服务――也就是说,他们做的是共享软件作者和普通用户之间的掮客。而陈一舟收购的“中国软件共享中心”就是这样的网站。

而今天,陈一舟更进一步,干脆让千橡在“中国软件共享中心”基础之上,自己挑头成立了“中国软件社区”,此举有三个目的:一是进一步确定千橡在“共享软件”领域的“盟主”地位;二是提“社区”,套个概念,套到千橡一直提的“社区矩阵”的概念之中,便于以后资本运作;三是mop等千橡旗下网站的流量,以后会通过上述共享软件渠道,获得充分保证――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陈一舟的“中国软件社区”之本质。

至于“促进开发者盈利”,这点你尽可以去相信。

后记:

有网友说,我最近写的几篇blog都和mop有关。是啊,这不奇怪,我一直长时间研究陈一舟和mop,研究得比较细致,比如,我甚至把陈一舟十年来的历史都滤了一遍,从中发掘并总结出了他的行为模式。

不过最近几篇都和mop有关,倒确属巧合――因为mop改版,让我知道了大杂烩的发贴量。这个事情让我比较开心,呵呵,很久以来,我一直试图得到这个数据,但始终未遂。所以最近围绕着mop,我多写了几篇。其实,我还写了一篇对mop的全面分析文章。那篇文章写得比较深入;但如果公开发表,可能n多人会误解我在攻击mop,犹豫再三,就不贴了。

解释这些,是希望大家能平和地讨论,不要认为我在专门针对mop,我不会主动蓄意攻击竞争对手的。

另外有网友希望我比较chinarenmop的情况。大致说一点:mop的“大杂烩”每天主贴2000-2500,回复10万左右;chinaren每天主贴5000,回复也是10万左右。而在随机的几个时点上,chinaren在线人数是天涯的1/3-1/5左右。

这些数据供大家参考。

星期五, 06月 2nd, 2006 未分类 2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