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07月, 2006

敏思、生意、大生意

(一)敏思


敏思博客可能面临关门的事情,我和很多网友的看法不太一样。几年前,我自己和几个朋友搞过一个叫“读书生活”的论坛,在那里我起的作用,类似敏思网站的“老探戈”。经过很多变故,“读书生活”论坛虽然现在还在,但我已经不去了。而正是因为那些变故,使得我对敏思关门有点不同看法:


 


我认为每一个做网站的人,在开站之前就应该想清楚,要承担对用户的责任――为用户提供永续、稳定的服务。不是想做网站就凭自己的兴趣做,忽悠过来用户,网站顺利的时候,似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用户只是“客户”;网站不顺利了,就又想到了“用户”,打“悲情”牌。做事情不能这样,两面都沾便宜。


 


所以敏思关站,首先敏思的所有者应该深为愧疚,而且他们最对不起的就是类似“老探戈”这样的“免费打工”的网友。说到这里,我发自内心地非常赞同keso最近一篇文章说的:“谁比谁傻多少,始终把用户当免费打工仔的人,终将被用户抛弃”――敏思站方可能自认为自己不是这样做站,但事情的本质就是如此。


 


这篇blog写到这里,我估计“老探戈”要是看到了,可能他会第一个不满意。因为在他的心中,他是认为自己就是敏思的“船长”之一。但其实不是的,敏思现在是没做起来,如果做起来了,除了股东拥有敏思,别人其实压根没什么份。而就我目前所看敏思站长王剑呼吁“抢救敏思”的报道,很显然,王剑认为敏思是他的站。“网站运营资金的唯一来源是站长王剑。从成立到现在,王剑前后共投入了150多万元。这几位网站的维护者,凭着热情投入了数不清的时间和精力,这种辛苦从没有过金钱回报。王剑说,对于他们,他负有道德责任”――王剑对老探戈等人只负有“道德”责任,并不负有股东责任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老探戈“义务”了三年,“真正休息的日子不超过10天”;而王剑只是替老探戈值了几天班,稍微感受了老探戈之累,就决定关站了,完了还抛过来“负有道德责任”几个字――这6个字,相比老探戈将近1000天的“免费打工”,难道不是太轻飘飘了吗?


 


输了,是愿赌服输;赢了,估计也没有你什么事儿――敏思关站的所谓“悲情”,对“老探戈”这样用心的网友,是不是显得太残酷?!


 


 


(二)生意


我刚才说了,类似“老探戈”的故事,我自己亲身经历过。虽然具体细节有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而我触目所及,网络上已经发生了太多类似的“故事”,而这所有的故事都触及一个核心提问:为什么一些热心网友的心血会白费?


 


这是互联网特有的现象,是一种关于“免费”的“光晕效应”。在传统行业,你能想像有人象老探戈那样义务加班3年吗?估计再铁的哥们,也不会答应吧?但互联网由于一诞生就带着“免费/分享”的理想主义光环,所以迷惑了很多人,尤其是上个世纪末开始上网的早期上网者。(也就是目前互联网上最有价值的用户)。简单而言,即他们首先被“互联网免费”误导,然后做了第2件错误的事情:免费为网站打工。


 


互联网其实从来不是免费的。早期互联网“免费”的理想主义光环,其实是建立在四个事实基础上:1,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它是一个新的工具,占了个大便宜,能将传统产业中已经付费的那部分资产,几乎无成本地网络化――典型的例子是新浪和网上的免费书库;2,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有太多压根就不值得付费的信息――典型的例子是各种帖子,文章;3,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其提供的服务本来就是免费的――比如你去商场买东西,不会收你的门票吧?所以你访问当当、淘宝、亚马逊也就是免费的。4,极少数“好人”免费为大家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和服务。


 


当第一部分越来越少之后,即传统产业能上网的东西都上网了,或者传统行业越来越“聪明”之后,互联网其实越来越回到它作为一项产业的本身:互联网是商业的。


 


 


“商业”绝对不是最美好的事务。但是,“商业”是人类社会所能想像和设计出来的,最有效率的资源组织方式――它不完美,但最有效。因此,本来,商业也会同样促进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就如同很多年前,商业促进了机器化大生产。但由于我们所处的历史时期,上述“互联网免费”的光晕,使得很多人似乎内心深处“抵制”互联网商业。于是他们就做出第2个错误决定:免费为网站打工。


 


所有免费为网站打工的朋友,其实和蒸汽机刚发明时的英国矿井童工一样:正是因为你们“不要”回报,所以你们应得的回报就被“聪明人”掠夺了。


 


何必呢?何苦呢?


 


真正对用户的尊重,就是用“商业”的方式对待用户--千万不要和我谈人生,谈理想,谈钱就够了。


 


 


(三)大生意


说到生意,Keso今天的博客“互联网的小本生意”,我就不是很赞同了。事实上,我认为keso“萝卜炖牛腩”,包括他举例的刘韧“卖香烟”,恰恰不适合互联网商业,而只适合传统商业


 


这是因为互联网商业有一个重要的特点:交易成本被互联网变低,使得互联网商业更趋向于马太效应的“正反馈”,更垄断。不要认为现在web2.0了,说互联网“注意力经济”就落伍了。不是这样的。只要发生在互联网的经济,都是“注意力经济”,品牌的力量,一定要做业界前3,否则就会被淘汰。


 


关于上述交易成本和互联网注意力经济的关系,我举一个例子:假如我也要买香烟,家门口一家店,远的超市一家店,便宜一点,我肯定要在家门口买,因为我去“超市”的话,总的成本大于两店香烟的差价――但现在放在互联网,类似的比喻应该是:两家商店的香烟同样存在差价,但是我的交易成本都是“点一下鼠标”。因此,在互联网经济中,“家门口”和“远地方”是没有比较优势的,双方只能打价格优势,这就逼迫得“家门口”必须做大,成为最大的香烟交易商,才能拿到最低的价格。


 


在互联网上,“做大”不完全是因为贪婪,恰恰是为了生存。小本生意在互联网上,只可能落回敏思的结局:自己也没发展起来,用户的心血也白费。


 


那么为什么有些网站看起来就是小本生意,而且好像现在还不错呢?――这是因为他们还处于一个相对缺乏竞争的“窗口期”。但这个时期终究是会关闭的,你要么做大,要么消失,要么卖给大的。大家认为非常web2.0flickr,不就是如此吗?!


 


所以不能因为web2.0存在用户部分的“去中心化”,就否定商业的本质。所有的商业都在趋向“中心化”――借用这篇文章说出,但其实是我最近自我反思的结论:web2.0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在用户获得更多“力量”的情况下,重新构建中心化,而且是更强力的中心化(即更加垄断)。(我的上一个结论是:博客即媒体


 


至于keso引用的“为什么小的将胜出”。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导。其实应该是:为什么新的将胜出――互联网做小本生意绝对没有出路,但创新才是出路。小公司只有创新,然后一定要成长为大公司或被大公司收购,才是生存之道。


 

星期五, 07月 28th, 2006 未分类 26条评论

从flickr到“途牛网”

途牛网”是我的朋友做的,一个分享旅游感受的web2.0站点。世界杯前他让我看看,提点意见;但看球生活忙,并且最关键的是我自己很久没有外出旅游了,谈不出什么――我始终认为,如果你对某项业务没有切身感受,你怎么可能能对它指手画脚呢?!不过,最近外甥女来北京,陪她到公园玩,倒对“途牛网”的业务有了感觉。


 


 


先说“途牛网”的产品。初步看起来,你会发现它和flickr很象,似乎是flickr在“旅游”方面的一个子集。而当你访问这个网站就能感觉,他们的产品做得很用心,非常有诚意,而且确实是永远的β版,几乎每隔两三天就有新的小功能,小修改。所以单就“产品”本身而言,没太多好说的。但“产品”不是真空中的,我认为一个网站的运作,应该是“战略”确定下,“产品、运营、商务”的三个环节互相渗透。即:“产品”的设计是体现“运营”的思路,而“运营”的路数应该以“产品”为支持,最终,“产品”和“运营”都是为了某个“商务”的目的――敏思那样看起来不谈钱的网站,毫无意义,他们不是清高得不想谈钱,而是不会“谈钱”,不能“赚钱”而已。


 


说回“途牛网”,它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运营”――单从目前网站的产品设计上看,你不太能了解他们到底准备怎么“运营”。那么为什么从外部看起来,“途牛网”的运营思路不清晰呢?对这个问题,我原来认为是我的那个哥们技术背景比较强,所以对运营可能考虑不多;但我昨天偶尔想明白了,其实这只是表象,最关键的还是“途牛网”自身“战略”定位可能有问题,即:到底能满足用户哪种需求?!


 


 


说到这里,要先说另一个话题:为什么中国没有成功的flickr网站,而只有“网易相册”?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觉得自己前几天真正想明白了。


 


前几天,我带着外甥女去颐和园,在游玩的时候,我发现现在游客几乎人手一台数码相机。数码相机的普及率远超过我想像的高。然后我接着想到:


1 用户在使用数码相机时,是“过度”拍摄,即如果用胶卷只拍一张的情况,用数码相机因为“免费”,会拍多张――玩一次颐和园,用胶卷我可能只拍了三十多张,但用数码我会把两、三百张


2 数码相机的存贮空间是有限的,“过度”拍摄的数码相片存到哪?(不可能都冲印,也不可能立刻删除)


3 最多的选择是存放在计算机上


4 可能的选择是存放到flickr之类的网站上


 


在这里,我们抛开什么web2.0的“概念”,切切实实地发现一个用户普遍的真实需求:那么多的数码相片存放到哪里?――flickr通过客户端、带宽、社区氛围等等综合因素,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需求,“诱惑”了用户把自己的数码照片上传到它们站点,所以flickr非常成功。即我们抛开细节不谈,flickr成功,在于抓住了数码相机流行的大势。(台湾的无名小站,其实亦是如此)。但中国模仿flickr的网站,为什么不能抓住这样的大势呢?


 


因为中国用户是不同的。首先,中国的带宽等硬件环境不同,用web方式上传超过1M的文件,简直是“受罪”,而一般的数码相片,都是3M左右,用户并不会在上传之前做n多“减肥”的工作;其次,中国的数码相机用户,对电脑的操作不是很熟――当他们“费力”将数码相机中的数据倒到电脑本地硬盘之后,他们已经非常“累”了,不愿意再“累”一下上传到网站;第三,国内的相片存储服务商对用户的存储空间、相片大小一般都有种种限制,这让用户有削足适履之感,对服务商缺乏信心。


 


总结一下,如果说国外flickr不用过分考虑带宽、用户熟练度等等基础条件,而只用做好“社区/分享”这样的“高端需求”;那么国内相片服务商恰恰相反――我们首先需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带宽和用户熟练度。


 


也因此,在国内做flickr类网站,就好像“三通一平”还没解决的情况下,再美丽的楼堂馆所,用不了多久,只会成为镜花水月的摆设。


 


(网易相册之所以成功,恰恰在于他压根不重点强调“社区/分享”之类的高阶需求,而只解决“三通一平”类的基础服务。大家可以参看:http://photo.163.com,其上的产品介绍中的诉求重点)。


 


 


说回来,“途牛网”可能也面临的是这个问题:如果用户连上传数码照片都不能很好解决,他们怎么会去“分享”景点呢?


 


要解决这个问题,“途牛网”有两种选择:其一是类似网易相册,首先解决好如何让用户数码相机中的数据转换成网站的数据――但这条路硬件成本比较高;其二是只做“高端用户”,这类似图书行业的“豆瓣网”,只不过放到“途牛网”,那些“书友”变成了“驴友”。


 

星期三, 07月 26th, 2006 互联网 42条评论

词语“博客”

先讲一个小故事:05年春节,我和一位当公务员的亲戚闲聊。他对互联网不熟,但对时事还是比较了解。他听说过“博客”这个概念,得知我在做“博客”,就让我解释到底什么是“博客”。当时我想了几秒,最后说了一句在我自己看来特没“技术含量”的话:“博客,就是写日记”。


 


我想类似的情况,很多业界的朋友都遇见过。而且我敢打赌,可能多数人和我一样,在对那些不是做IT的朋友们解释“什么是博客”时,都会说:“就是写日记”――有趣的是这个小故事的后面部分:我的亲戚听了之后就说:“你看,现在我们单位正在搞“保先”,也是要写日记;你如果搞个博客,给我们“保先”用,肯定很火啊”。


 


他的这个建议,我当时颇不以为然地笑了,觉得这个“外行”的建议很荒谬,甚至似乎嘲弄人。但博客后来的演变,才发现他预言成真――05年春天之后,大量强力更新的博客,都是“保先”模板;并且据我所知,国内某大型BSP的流量的1%,就是由一个专门提供“保先”模板的博客提供。一个人的保先博客,就占据了全站的1%流量啊!


 


 


这个故事对我自己有多方面的深刻教育意义。就说其中一点吧:它说明了一种“语境”的分裂――一些互联网业界的朋友所关注和表达的,和普通用户所关注表达的,相差太大;双方根本不在同一个语境。


 


词语有神秘的力量。比如,专业人士把blog叫“博客”,但是普罗大众只会认为它是“日记”;中文blog的普及之路,即是从“博客”到“日记”之路。而就我认为,这条普及之路从目前看来是不成功的,(即我认为blog在中国的发展不成功)――而这种不成功,可以抽象地归纳为两个词语的持续冲突:“博客”和“日记”。


 


 


老实说,这篇文章写到这里,我有点不自信了。本来,从标题开始,我预先准备写的是反省一下blog在中文网络这几年的发展为什么举步维艰。大约半个多月前,我认为我找到了原因。在《博客即媒体》一文中,我总结认为这是BSP一直混淆了“博客”和“日记”(在那篇文章中,我用的词语是blogspace)。而这篇文章是想延续上述思考,因为我找到了上述“混淆”的一个代表性特征:对“博客”和“日记”两个词语的“滥用”。


 


业务的混乱,表现在“词语”的混乱――这是我这篇文章原本的主题。但现在我不是很自信了,因为我相信,只有对“文字”非常了解的人,才会明白“词语”的力量,才会真正理解并相信我的断言:词语“博客”,决定了blog的中文发展之路。


 


 


干脆不解释了,说点自己的思考结论:


1.“博客”这个生造的词语,限制了blog的发展。在这里,我并无对方兴东和王俊秀不尊重之意,将blog翻译成“博客”,从他们自身来说,确属神来之笔。但从业界和历史来看,大家对“博客”这个新词的使用,其实阻碍了“泛blog”业务的发展。如果历史可以重写,最好的方案是对于高端用户,就用“blog”这个词;对于低端用户,就用“日记”或“space(空间)”


 


2,仅仅为了告诉低端用户什么是“博客”,我们开始混淆blogspace――这是业界最大的失误


 


3,而且直到现在,低端用户也不知道什么是“博客”,他们依旧把“博客”等同于日记


 


4,但即使写“日记”,也不是多数用户的真正需求――现在都是短信联系,写日记的人非常少,除非出现“保先”这样的****


 


5,  myspace网站绝对不是一个blog网站,甚至也不能说是一个space网站,它准确的描述应该是一个sns的网站


 


6,  我自己做的最蠢的事情就是试图违背用户的普遍理解,而给“博客”这个词语赋予新意;这样的蠢事,很多人现在还在做


 


7,  鉴于“博客”这个词语已经既成事实地被滥用,所以最优的策略是不再使用“博客”这个词语――无论做blog,还是做space


 

星期三, 07月 26th, 2006 互联网 22条评论

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

从半个月前,我写《博客即媒体》系列(123),到随后《百度空间:中国出了一个myspace,我都在对一些看似web2.0“常识”的问题进行追问。比如,到底有多少人经常更新blog,为什么多数人不能经常更新blog,以及为什么经常更新blog是衡量blog用户的一个重要指标等等。


 


作为一个web2.0相关业务的从业人员,两周来,我重新思考这些“常识”,是因为模模糊糊中,我感觉在逼进web2.0业务的一些本质。这里多说一句,梳理这些“概念”或“本质”,并不是为了学术研究,而是澄清问题之后,用于指导web2.0的业务运作。所以很多时候,表明上看起来我写了很多“咬文嚼字”的东西,但其实很多具体的案例我是没有写的,而几乎每一个“咬文嚼字”的背后,又都有鲜活的案例予以支撑。这里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某bsp网站,是国内最早的bsp之一,但获得投资后,业务却一直没有起色;为什么?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不知道“博客即媒体”,而从来没有发挥自己在“媒体”方面的先发优势,却去做了很多space的事情。但space由于国内存在QQ,实际上市场空间极度狭窄,所以这方面很不好做。这样,这家bsp几年来的战略,本质上就是灭己之长,攻己之短,难免失败。


 


 


上面这部分的介绍,是给第一次阅读我的博客的网友。因为我下面的文字将延续最近的思考,并且试图从blog业务放大到web2.0业务。所以如果您希望更清晰地了解下面的内容,最好先看看《博客即媒体》和《百度空间:中国出了一个myspace》。


 


 


Web2.0的概念,最先是由提姆·奥莱理(Tim O’Reilly)提出;他本人在0510月,写了一篇关于web2.0的长文,该文更可以说是web2.0的纲领性文件。(下载。纵观全文,以及目前业界实践的情况可以看出,web2.0的特性很多,有些甚至还存在争议,但至少有一点是无庸置疑:web2.0主要由用户贡献内容。表面上看,Flickrdel.icio.us等等成功的web2.0标志性网站也正是如此。也就是说,无论奥莱理的“理论”,还是flickr等网站的成功“实践”,似乎都证明了“用户贡献内容”的重要性。于是,我们国内的web20网站的操盘者也就将之视为圭臬。


 


但其实,这条web2.0“原则”是经不起推敲的,它在实践过程中存在两点极大的问题:


 


第一点是:凭什么让用户为你贡献内容。坦率地说,这条障碍我很早就知道,并且我对之有解决方案。但我看见好多国内的web2.0新兴网站,压根就克服不了这个障碍。他们把网站摆上了线,他们把web2.0的概念喊得震天响,但他们就是没法让用户访问他们的网站――遑论为之贡献内容?!这些操盘者,和几年前嚷嚷着“六度空间”就开始做SNS网站的哥几个水品差不多,都是“概念拥有者”,却不拥有用户。


 


但第二点,我却是过了很长时间,走了很多弯路才想明白,即:其实绝对不会有太多用户贡献内容,只有1.5%的用户会做这样的事情。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


 


为什么是1.5%,详细推论过程请参考《博客即媒体》;而这里,我只是把他们从“博客”业务范畴,更扩大到web2.0业务范畴。


 


 


当我最近得出这个结论后,结合我自己的工作实践,我感觉非常开心,因为以前一些看似荒谬的现象,现在都有了清晰合理的解释。我这么说,是想说明1.5%这个结论对我自己非常重要;而对别人是否认可,我无心辩论。爱信不信,都不信才好呢。:)


 


不过对于那些半信半疑的人,我推荐他们看看这篇文章:《What is the 1% rule?》(中文版Charles Arthur是在720号写的,比我的《博客即媒体》晚了5天。


 


 


如果相信web2.0只对1.5%的网民有效,并不会得出一个悲观的预期,反而,它让我真正看到web2.0的巨大力量。我举个例:1.5%这个比例放在中国,目前就是150万的绝对大数――想想中国的报刊杂志加起了才1.2万左右。(报纸2000家,期刊近万家,不过其中商业运作期刊也只有2000家左右)――从1.2万到150万,就是web2.0真正的力量。


 

星期日, 07月 23rd, 2006 互联网 25条评论

cat


星期五, 07月 21st, 2006 未分类 6条评论

techweb博客正式开通

感谢tw的博客工作人员,原来在donews的数据也全部导入。

星期四, 07月 20th, 2006 未分类 25条评论

测试

测试一下,准备搬家

星期四, 07月 20th, 2006 生活 5条评论

池莉静悄悄地关闭了新浪博客

这边厢徐静蕾还没正式离开新浪博客,媒体已经大作文章。我看到网易新闻频道的编辑们甚至兴奋得整出了一个专题。可见,当初新浪的“名人博客”是多么让圈内的人嫉妒。

我当时也有点嫉妒,另外更多的情绪还是不服气。于是写了《徐静蕾博客幻像》的文章,说了点“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实话。据说陈彤也看了,对我嗤之以鼻。好在我不混新浪,不用仰人鼻息,所以尽可能地说了点实话。

现在可以说了,其实以前也说过:新浪的“名人博客”是饮鸠止渴,它毁就毁在“产品”和“社区运营”--试图把一个不成功的博客产品,通过运营,包装成一个“时尚”产品,来一剂猛药,从当时被bokee和blogcn抢先的格局中脱颖而出。但“时尚”这玩意,来得快,去得也快,前几个月去新浪开博是潮流,现在再做这事,就是落伍,周围的人会笑话的--瞧这孩子肯定灵魂附体了,居然跑到新浪开名人博客。

新浪的经营理念之一是“永续生存”,但在“名人博客”这个事情上看,却是急功近利,急于打垮方兴东的bokee,而使得自己把一项本来可以长久的事业,变成目前两难的处境:做成“媒体”吧?又不敢投放广告,并且以博客作为媒体信息来源,终究是擦边球,存在政策风险;做成“服务”吧?产品和社区运营又跟不上,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后一点,关于新浪的社区运营,诸位,我可以负责任地下一个断言:在现在新浪的编辑格局下,新浪永远做不好社区。我的这个断言是基于下面的事实:2001年之前的新浪,是中文网络社区的最大的摇篮。从体沙,混出了现在的泡网社区,天涯社区;从客栈,混出了现在的彼粟离离,狄奥根尼;从读沙,混出了读书生活。。。。。。从2000年开始,多少对互联网有感觉的人,满怀着对新浪社区的“恨意”离开啊。而这些人,现在多数成为各个社区的忠实、核心网友--所以只要这些人不回去新浪,新浪的社区就永远做不起来。

做社区,归根结底,不就是做人嘛。

而新浪的编辑,继续发挥着新浪社区的“文化”。从一些小事就看得出来:比如这次,徐静蕾还没真走呢,新浪博客首页已经默认是“编辑推荐”,而不象从前按点击排名的老徐第一;又比如前段时间老罗前脚刚走,他的新浪博客排名转天就掉了几十位;还有诸多诸多为了访问量而恶改博客文章标题。。。。。。何必呢,何苦呢?为什么非要搞一些小动作来彰显自己的权力呢?如果这些编辑是我的手下,我转天就让他卷铺盖滚蛋,这么睚眦必报的小格局,怎么可能做大?!但在新浪,一再发生这样的小动作,似乎乐此不疲,所以我只能说这就是新浪的社区格局,社区文化。

所以陈彤还是老老实实做新闻门户吧,别做社区了,真没戏。

刚才看网友“元氏森林”的帖子,才知道池莉这两天也关闭了在新浪的博客。我跑过去一看,嘿,池莉不光关闭博客,居然还将全部文章删除

相比艺人老徐的倚门回首欲走还留,文人池莉的决绝,才是新浪“名人博客”真正的危机。

星期四, 07月 20th, 2006 未分类 21条评论

百度空间:中国出了个myspace

(一)百度空间前奏
在“百度空间”7月13号上线前,百度公司还有三个举措值得关注:

第一是百度贴吧首页改版,从原来只有分类的首页,增加了聚合内容。这个改动看似很小,但实际上对贴吧是一次重要的重新定位,它意味着贴吧从一个不需要编辑的“产品”,发展到编辑参与的“网络社区”;而现在贴吧首页,即是一个典型的社区首页雏形。

第二是推出了百度“个人中心”,即百度的个人门户,百度通过它在整合用户在整个社区的服务和轨迹。

第三是推出了支付系统――“百度币”。在个人中心,目前用户可以通过百度币购买“百度影视”和“百度传情”两项收费服务。

下面我会说明,上述三项服务都很厉害,但现在我尤其想评论一下“百度币”:大家都知道,很多社区都有虚拟积分,或者说,“虚拟积分”似乎已经成了网络社区的标配。但是百度不这么做,百度一上来就玩真的,直接推出需要用钱购买的“百度币”――相对于那些迄今还没有把虚拟积分“挂钩”人民币的网络社区来说,百度的实用主义思路干净利落,目的性极强。

那么为什么百度这三项服务很厉害?因为它们相当于龙骨,把百度原来已经存在的社区元素(贴吧、知道、love等等)给串了起来,使之成为一个整体,一个完整的社区――并且是一个非常具有商业潜力的社区。所以我认为“百度空间”推出前,上述三项服务整合时,百度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网络社区之一了。

其实单单研究百度为什么能短时间成功做成一个大社区,就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现在介绍这些,是希望大家有一个背景了解:百度空间推出前,百度已经是一个大型社区,且非常具有商业性。

百度为什么要做社区呢?我总结了一下,百度官方的说法主要有两条。第一条是“用户需要我们就做”,但这句话是正确的废话,没有任何意义;第二条是“搜索引擎的初级阶段,偏重于搜索网上信息。但百度公司认为,更多的信息存在于人的大脑中。。。使搜索引擎步入以社区化为特征的时代”――这个说法我相信是真的。如果你看过《搜》就知道,做搜索做到google和baidu的地步,都会面临一个“天花板”,这个“天花版”就是“存在于人的大脑”中的信息。Google和baidu都在试图找到解决方案,李彦宏的思路是“人”,社区搜索。

所以我相信百度做社区确实起因如此。但请大家不要忘记,百度确实是一个实用主义至上的公司,所以李彦宏上述比较“长远”的社区搜索目标,我们可以暂时放在一边,因为百度要达到上述理想,首先就要做好社区。即,我不太关心百度将来这么做“社区搜索”,但我很关心百度现在如何做“社区”。

值得一提的是,李彦宏的“社区搜索”思路,和周鸿袆的qihoo“社区搜索”,表面上用的是同一个词,但是两人正好选择了不同的途径:百度自己做社区,再做搜索;周鸿袆自己不做社区,先做搜索――这两条途径往后各自将会如何演绎,我觉得那会是非常有趣的业界观察,大家不妨多多留心。

以上为百度空间出来前的背景。

(二)myspace和QQ
Myspace最近几天,pv好像已经超过了google,总之,它在美国还是火得一塌糊涂。而在国内,效仿myspace的网站都没做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在我的blog中第三次介绍这个词了:“hanging out”。Myspace之所以成功,在于为青少年所处的半封闭态的亚文化体系中,提供了一种交流模式――hanging out。而这类模式一旦建立,后加入者很难再度进入。而国内最近试图想做myspace的网站都忘记了QQ,QQ实际上早就抢占了这个市场――QQ相当于客户端的myspace,myspace相当于web端的QQ

我早就不认为QQ是提供交流的工具,或者说,QQ的IM功能已经退位为第2服务,QQ目前给用户提供的第1服务就是青少年“hanging out”。这也就是我昨天的blog文章提到的,space类服务中为用户解决了“kill time”的需求。看着越来越“臃肿”的QQ,我感觉马化腾似乎还是有点抱残守缺,其实IM和客户端已经不是腾讯的重点所在,腾讯真正的定位,是一个大众消费类服务,满足青少年用户“kill time”――与其让QQ越来越“胖”,不如让它“上网”。

以上是百度空间出来前的竞争背景。

(三)百度空间产品
百度空间,从产品设计上来说,相当不错。简单,看起来稳定等等,这些产品细节很多博客已经谈到,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如果想仔细研究,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注册一个mop的“极客空间”就知道了。(不过平心而论,我觉得百度空间的域名hi,确实有借鉴mop之嫌)。

总之,百度空间产品,相当不错。

要说大的毛病,就是“中文域名”这点。百度空间的这个设计,我觉得纯粹是画蛇添足,小聪明之误,会给以后百度空间的发展埋下极大的隐患。

(四)百度空间:拳打QQ,脚踢新浪
如果搜狐博客上线,陈彤跑过去祝贺,大家可能会觉得匪夷所思。但同样的情况却发生在百度空间上线时,马化腾亲到现场祝贺,还和李彦宏共同约定“不做坏人”。这点我想来想去,还是认为马化腾可能没有看清:百度空间其实就是中国的myspace,也就是QQ的web端;准确点说,百度以“百度空间”上线为代表所整合的“百度社区”,就满足用户需求来看,就是QQ的web版

为什么说“百度空间”具有myspace的雏形呢?
第一,“贴吧”已经聚合了fans群体。Myspace的成功,就在于他们最开始也是走“偶像-fans”路线,搞了一堆音乐人,然后fans上来追捧――以至于好多人到现在还认为myspace是音乐网站。现在,百度空间通过百度贴吧,正在一步步惟妙惟肖地复制myspace成功模式。

写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说“新浪博客”不也是这样的吗?其实不是,新浪表面上也是拉名人,但他做的是名人博客,落脚点是“名人”,而普通人甚至连域名都是数字代号,或者只能无聊地抢“老徐”的沙发,所以在新浪博客那里,“名人”就是几乎全部的价值,普通人只是衬托名人的“背景板”;myspace和百度空间模式,是名人来了之后,落脚点是“普通人”,也就是说,在myspace和百度空间这里,名人只是“道具”,被普通人借用来狂欢的道具

如果大家对上述区别还不是很能理解,可以访问老徐的博客,看看下面的留言;在访问玉米吧,看看那里网友的留言――两者的区别,就昭然若揭了。

也因此,我昨天blog说了,新浪做不好“space”,他们安心做好“blog”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推什么3.0啊,n点0估计新浪都不理解老徐的博客fans和玉米吧网友之间的差异

第二,百度贴吧的fans群落,相当大,足以突破快速发展的tipping point。因为百度贴吧关键词自主开版模式,事实上,我估计上面的fans群落估计已经涵盖了全部偶像。这个数目是异常庞大的。

这里多说一点:新浪“拉名人”博客,确实执行力非常强,全公司上下齐心,吭哧吭哧地拉了n多名人过来,而且名人架子大,估摸还挺难伺候的,所以新浪拉到现在这个规模的名人,非常不容易;但反观百度,一个编辑不用,就靠产品创新和架构创新,却几乎把中国所有排得上号的名人纳入囊中。山不动,穆罕默德动――对于space服务来说,名人压根就是个幌子,要的是fans。

说回来,所以百度贴吧的现有人气,使得“百度空间”一出来就超越了爆发点,它的爆发也就指日可待。

第三、渗透进入青少年亚文化圈。百度空间的易于操作性,将使得以各类fans为代表的,大批低端用户使用;由于fans一般是青少年,所以百度空间将很快借此渗透进入原本QQ的领地:青少年亚文化圈。这同样是myspace的成功之路。我举例一个个案:我是13号凌晨注册百度空间的,我连续刷新了30几次,发现更新文章的用户青少年很多,他们一般转贴,心情笔记,追星日记为主,其中一个“笔迷”已经更新了3篇文章,全部是周笔畅的资料。

总之,如果单看百度空间,仅仅是一个好的space产品;但结合百度社区来看,我认为百度空间就是中国的myspace,真正的中国式myspace――这其中,百度贴吧的贡献尤大。

(五)新格局
百度空间上线后,我认为国内泛blog服务的格局大致如下:

第一梯队:百度,QQ,新浪,三者关系用下围棋打个比喻:百度野心很大,走的是星位;QQ赚钱为先,做Q-zone要现金流,相当于飞了个小目;至于新浪,本来他不用下space这盘棋,但推出3.0来凑热闹。

第二梯队:其他所有泛blog业务公司。这些公司无论做blog,还是做space,在上述第一梯队的压力下,都充满挑战。

(六)结论
1,我相信百度“社区搜索”的远大理想,但我更认为他们同时还是实用主义的公司;所以他们会首先做好社区,即使这和搜索业务暂时没什么关系。

2,所有社区类网站都要极端关注百度的动向,因为对于这些网站来说,你可以完全不把百度看作一个搜索站点,而应看作一个社区网站

3,百度空间在目前最可能成长为中国的myspace

4,百度空间下一步的运营挑战很多,因为百度在社区方面其实一直缺乏经验

5,百度和QQ的竞争关系将会逐渐尖锐,引爆点将是百度币购买百度空间的虚拟物品

6,百度贴吧,而不是百度空间,才是真正的创新和成功

7,纯粹的BSP基本可以洗洗睡了

8,我也洗洗睡了

星期一, 07月 17th, 2006 未分类 67条评论

博客即媒体(3)

(3)二者不可得兼
如果按照严格定义:每周至少使用一次某项服务,才算该服务的用户;那么,到底中国有多少“博客用户”呢?或者换一个类似的问题:每天到底有多少篇博客文章?

这个数字肯定没有准确值。从外部观察,新浪的说法是他们的blogger每天发文30万篇。根据我的经验,这个数字肯定是夸大了。同样根据我的经验,整个中文网络每天的博客文章数量,应该不超过50万篇――这包括了新浪博客、msn space、q-zone、以及所有bsp等等,全部的总和。(比较数据:已经索引了26亿个链接的Technorati每日跟踪的全球blog文章数量是120万篇,中文占据其中15%,即18万篇;由此可以侧面证明,我上述50万篇的估计值是基本合理的)

再按照我在上文的分析,那么每日50万篇中文博客文章中,45%的文章即22万篇是由每周至少更新一篇文章的“博客用户”提供;再根据一般而言用户每天只post一篇文章――由此可以推导出中文“博客用户”为22万×7=154万。

由此得出我的结论:每周更新的中文“博客用户”大约为150万人,占中国1亿网民的1.5%;也就是说,只有这1.5%才是互联网服务定义上的“博客用户”,剩下的98.5%的网民,要么从来没接触过blog,要么玩票。

也许有的网友很奇怪,我为什么非要强调“每周更新”,实际上,这是从商业网站的角度考虑:任何一个商业网站的服务,如果用户一周都不能使用一次,你很难想象这会让他付出某种费用或代价来获得该服务。说句大白话,如果bsp主要收入来源于blogger的贡献,那么48天才blog一次的用户,对于你来说完全不用奢想会从他们身上赚到钱。

另外还有网友认为150万这个数绝对小了,因为他们结合自己切身经验,认为自己就是普通用户,但也能在坚持写博客。比如,keso的文章中一个网友就是如此质疑,认为我太高端,邀请我去看看“普通人写的博客”――其实,所有能看到我这个系列文章的人,对中文网络世界来说,都已经是高端用户了:你得写博客,你得来donews,你还得对blog发展有讨论的兴趣和能力。就以上面这位网友来说,我当然去他的博客看了看,确实很坚持,挺能写的,一篇动辄上千字,但他又不从事文字工作,所以我只好换个中性的说法:您是文字爱好者,所以您是博客――我举例这些是想说明:150万,这个数字可能不符合你的直觉,但它是合理推导出来的;此外,150万这个绝对数字也很大了,所以当个体用切身经验来直觉判断时,你极可能会认为周围的人都是“博客用户”,因为凑巧他们都在150万这个集合中而已。

这个系列写到这里,让我梳理一下:我一直在盯着一个问题:把1.5%的网民和98.5%的网民区分开――在第一部分,我从用户经验的角度来区分;在第二部分,受keso的提示,我用数据推导;但无论“经验”还是“数据”,都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或者说吧,我厌倦了对blog的咬文嚼字,所以爱怎么称呼都可以,你愿意认为所有中国网民都是blogger也无所谓;但我要的是在“泛blog服务”上的一个“细分”,1.5%的a类用户和98.5的b类用户,因为他们的需求是完全不一样的。

A类(建议命名blog
数量:1.5%
用户需求:获得传播的影响力
网站应提供服务:媒体平台,是用户的生产力工具

B类(建议命名space
数量:98.5%
用户需求:kill time(交友、追星等等等等)
网站应提供服务:交流平台,是用户的消费产品

表面上同样的“泛blog”服务,但是服务对象差别太大了,类似你同样面对两个人,但一个人是汽车的设计者,一个是汽车的消费者,你是应该为他们提供一张图纸,还是一辆汽车?

(4)终章:做牛做熊都好,就是不能做猪
这个系列我写得非常累,因为我是在梳理自己的思考。而写到现在,我其实只得出了一个常识――1.5%的网民和98.5%的网民完全不同。

但就这么一个常识,其实已经有包括我在内的n多人、n多金钱为之投入,为之付出代价――而且还正在继续为之投入,为之付出代价。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沉重的常识。下面是根据这个常识,结合02年blog进入中国以来的一些事件,推导出的一些结论

1,“we are media”是错误的:只有1.5%的网民是media,而98.5%的网民即使建立了以个人门户为代表的“网络数字化人格”,那也只是一种互联网存在,being

2,前几年关于方兴东博客是“精英”,木子美博客是“草根”的争论是错误的:因为从博客内容区分“精英”或“草根”没有意义,两者真正的区分在于是否具有media特性(传播性);而就这点来看,方兴东、木子美、keso,还包括我,以及绝大多数donews的博客都是属于1.5%的那类blog。事实上,我们是一类人。

3,blogchina,blogcn,blogbus等等早期BSP之所以没发展起来,就是因为他们试图同时服务两类用户,而不是只服务于blog或space――其实现在看来,他们第一应该只选择一类,第二在当年,他们应该最优选择是成为blog的服务商,而不是space服务商。到底是服务于1.5%,还是服务于98.5%,在商业利益上是没有区别的,即两者是不同类型的服务,两者都可以做大;运营者应该根据自身资源和时势进行选择,唯一肯定失败的是两者都做,这非常类似股市,做牛做熊都好,就是不能做猪――盖因其太贪,想两面讨好,占尽便宜。

4,新浪,根据路径依赖,本能选择成为了blog服务商,成为了媒体,服务1.5%的用户――但这是他们的本能,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想明白,所以新浪博客在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尴尬,原本“做牛”,但现在开始有“做猪”的倾向

5,QQ,q-zone同样是路径依赖,本能选择成为了space服务商,服务98.5%的用户。但相比新浪,qq的定位很坚决,是我认为截至目前为止,在泛blog业务方面,战略定位和执行最恰如其分的公司,可以说一直在“做熊”

6,百度空间,这个我会专门再写一篇分析,但简单说来,很明显,它一出来就是“做熊”的架势,最直接的将威胁QQ,其次是新浪――有人认为百度空间对msn space最有威胁,这不对,因为msn space因政策之限,不可能在国内做社区来抢大家的饭碗;反而,最受到影响的是qq。百度抛开搜索方面的业务,其社区方面的业务其实相当于qq的web化

写累了。原来设想今天这部分是谈如何用blog做媒体,以及如何做space;但前者大家可以参考新浪,后者我会在下一篇blog,通过专门分析百度空间来谈谈。

这个冗长的系列就先到这里吧。

星期六, 07月 15th, 2006 未分类 3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