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09月, 2006

沉舟侧畔千帆过,一声叹息说mop

今天,mop的大动作终于出来了,不是裁员,而是伴随着若干频道上线,mop的新闻中心正式成立。新闻中心的负责人是从新浪过去的。我粗略看了一下这些新频道,一声叹息;感觉看了一出悲剧。


 


业界对陈一舟的印象,多是一个资本高手。但我仔细、长期地研究过他。说陈一舟是资本运作高手,只是比较浅的认识;他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的聪明――以及聪明所带给他的戏剧性故事。我说说其中的一个:


 


 


陈一舟是在02年底再度回国发展。当时他做了两件事,一是成立千橡,主要业务是SP;另外是搞了一个青少年社区dudu.com。这两件事情,都深深烙上了chinaren痕迹:SP,陈一舟在chinaren的前合伙人周云帆和杨宁当时正在搞“空中网”;dudu.comchinaren就是青少年社区。


 


如果在当时,陈一舟专心做这两个项目,应该能混个“小康”。因为以千橡来说,03年即开展SP业务,还是能搞点钱的;以dudu.com来说,那么早就搞青少年社区,坚持下来保不齐就是一个中国的myspace――这是陈一舟第一个机会。


 


但陈一舟很聪明,发现mopsite社区更好,04年初,就收购了它,改名为mop.com;同时,关掉了刚刚运营一年的dudu.com,把其业务转型为后来饱受“流氓软件”诟病的“dudu下载加速器”。但平心而论,关掉dudu.com虽然略有可惜,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mop确实非常好,仅从流量上看,当时就超过了myspace。陈一舟后续操盘mop如果正确,坚持下来保不齐就是一个中国的myspace――这是陈一舟第二个机会。


 


 


但陈一舟当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说到这里,我要回溯一下03年底到04年初的情况。在当时,mopsite.com这个老牌的社区网站,确实是互联网上的一个亮点。它已经运营了超过6年,形成了强有力的品牌、文化和――用户。特别是这些“用户”,忠诚度、影响力、活跃度,都是一顶一的;而且,这些“用户”和别的社区比较起来,熟悉互联网,年龄层偏小,对数码和时尚用品有很强的消费能力。总而言之,我现在不厌其烦地描绘当年mopsite的用户,是因为我非常羡慕――当年mopsite的用户确实是金子。


 


陈一舟喜欢说他很懂社区,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过chinarenCEO,就先天性地可以被“赋予”懂得社区。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陈一舟收购mopsite之后,三下五除二地采取了一些“懂”社区的行动,结果是大量金子般珍贵的mopsite用户,走了,不玩mop了;与之对应,来了一大拨一大拨“小孩”。


 


有趣的是,过了几年,当myspace火遍全球的时候。mop投入一笔不菲的资金,搞了个轰轰烈烈的“极客行动”,试图找一些金子般的用户使用猫扑。当这个活动开始推广时,我觉得特别黑色幽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现在回头看看,mopsite确实是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的myspace网站,因为当时他们都是锁定了青少年用户,建立了青少年亚文化圈子。陈一舟收购mopsite的直觉是对的,但是他做的事情,伤害了自己的直觉。


 


 


时光流转到今天。此时此刻,mop上面多了两排频道导航。刚才我点进去看了,然后给朋友发消息说: “快和新浪出来看mop!”但说实在的,看到mop发展到现在,我已经没有了旁观者的幸灾乐祸,只是充满同情。我的一个朋友“肉唐僧”说过很漂亮的比喻:做网站的和网站的关系,就有点象人和自然的关系;你越是想征服自然,越是被自然戏弄。同理;你越是想改版你的网站,推出新的服务,用户往往逃得更快――社区“翻”出来做“频道”,是最容易的事情,但也是最错误的事情。


 


原本一片茂盛充满生机的草地,几年来,搭建了高高低低不同的各种临时建筑;让人一声叹息,不忍多言。而更关键的是时间慢慢流走――


 


你在这里“沉舟”,旁人自然“千帆而过”。


 


 


 


重要提示:通过feedburne订阅此博客的用户,请尽快更换为feedsky订阅。新的订阅地址http://feed.feedsky.com/maitian99。此博客即将不再支持feedburner订阅。谢谢。)


 


星期六, 09月 30th, 2006 未分类 23条评论

强烈推荐:视频《IT民工》

哈哈


安科出演做BD的


最后数钞票的是王童


就认出了两个人


另外,唱歌的是李有鬼,很有潜力的一个家伙;我听过他的一些节目,他将来绝对会特别火。


强烈推荐:


在线高速播放地址:


http://editors.koook.com/blog/video.k?method=detail&videoId=61298


 

星期三, 09月 27th, 2006 互联网 6条评论

社会化搜索:“到处都是正确答案”

 


相关阅读:


麦田:《社会化搜索:一个关键的等式》


Keso《当搜索遭遇社会》


老孔(cnsns):《板儿砖拍麦田》


 


 


有一个教训:半夜上网不能听摇滚,尤其不能听90年代初的那拨中国老摇滚。前两天,我听着听着《垃圾场》,联想到中国的互联网,愤然疾书,“社会化搜索=社区≠社区搜索”;结果文章并没有阐述和详细的引申论证,把真正的思考流于浮浅的激愤了。还好,keso老孔,以及断桥等网友都回应了“社会化搜索”这个话题,我想借此文再详细谈谈:


 


一,             不执迷于“搜索”词语


Google成功之后,“搜索”成了互联网皇冠上的明珠。我自己是个老google用户,但我始终认为,多元化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真相。所以我在尊敬google公司的同时,也很欣赏baidu在中国市场的实用理性;更同时,我坚持认为,googlebaidu及其代表的“搜索”概念,只是多元化的互联网解决方案中的一种。一定还有更多完全不同的模式、服务、产品,带给我们互联网的惊喜――而这些模式、服务、产品肯定会呈现不同的界面和规则。


 


也就是说,我们可否这样假设:在世界上根本没有google和百度的前提下,我们的用户有什么需求,能让我们通过互联网工具满足?


 


与我们今天这个话题相关,我可以想到两个用户需求:A用户想买一张火车票;B用户想买一个最合适的汽车――然后我们发现,这两个用户的需求其实是不同的:A用户的需求“准确”;而B用户的需求“模糊”。


 


Keso今天的文章主旨是谈“算法”在任何情况下的重要性。我完全认可他的这个结论――因为只要是互联网服务,都是“算法”支撑的。我认为可能存在完美的算法,解决上述A用户的需求;但是这个世界上过去、现在、将来都不可能出现一种完美的算法,能真正解决上述B用户的需求――因为B用户压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和keso的分歧,就在于他理解的“社会化搜索”,还是针对A用户的,所以会强调“算法”;而我理解的“社会化搜索”,其实是针对B用户的――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说“社会化搜索=社区”。


 


同理,googlebaidu的市场是A用户,他们做得已经很好,并且会做得更好;但是B类用户,或者说B类概念的“社会化搜索”,并没有任何一家网站做出明显的突破。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


 


 


二,             世界是含混的


那么,B类用户市场到底是什么样呢?简单描述一下,就是我们要提供一种服务,让不知道要什么的用户,感觉自己得到了他们想要的――这种感觉,如果您看过我的《破解myspace成功之谜》可能会比较熟悉,这就是一种“hanging out”的感觉。而这种互联网服务,从本质上看,它其实甚至可以认为是“无效”的服务。但人性就是如此,多数时候,多数的人象西西弗一样不断无聊下去,以遣有涯之身。所以这种需求存在,而这个市场非常、非常庞大。


 


如果到处都是正确答案,我们需要给予用户的,只需“正确”的感觉。


 


 


三,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