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03月, 2007

人人网:豪言壮语应犹在,不到一年歇了菜

半年多以前,人人网(www.renren.com)闪亮登场,作为旁观者,我还费心写了3篇博客《人人网:Keep it simple。当然,我不是免费为人人网pr,只是从产品层面有感而言。当时,人人网的pr豪气万丈,如今,还没有一年,而人人网――


 


 


第一章:曾经豪言:


“陈一舟认为人人网最快将在今年年底盈利,并认为广告会成为主要的收益模式”,摘自《陈一舟收购昔日对手人人网 放言最快年底盈利》


 


“多次创业成功的经历一样给了陈一舟明智的判断。。。人人网已经被千橡内部列为年度三大重点项目之一——重点项目的意思是,投资将超过1000万美元”,摘自《陈一舟重启人人网》


 


“说实话,我们的组织结构(千橡)也是中国所有网络公司里最像Google的——多个小团队,自由发挥,迅速地把想法变成现实”,摘自《陈一舟:我们是最像Google的公司》


 


“人人网是未来打包上市计划中重要的一部分”,摘自《陈一舟重启人人网》


 


“陈一舟说,千橡最擅长的是社区,我们要集中火力,提高门槛,不是节省成本,比如5Q和人人网”,摘自《陈一舟:我让一些投奔千橡的年轻人失望了》


 


。。。。。。。


 


 


第二章:如今现状:


1,  alexa上流量几乎降到0



 


2,  首页最新的新闻是快一个月没更新了


 



 


 


第三章:又开始豪言了。。。


“如果说有谁熟知中国互联网,陈一舟当之无愧。他已经是一名互联网的老兵。。。。。。他对用户非常了解,他熟知运营”,摘自《中国 Web2.0: 陈一舟雄霸一方》


 


 


未完成之结论:“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

星期二, 03月 27th, 2007 未分类 26条评论

“老大”就是用来定方向的

今天要下班的时候,看到donews上有一篇康国平的文章,《康国平:方兴东的博客网:亲小人,远贤臣》,刚才想起这好像是一篇转载,就又打开页面看了看,果然是康国平的博客;点回去看看,没想到看到一篇有趣的评论


 


[匿名] 新浪网友


一堆废话。


 


问题不在于小人还是贤臣,而在于头目对于方向和目标的把握。在正确的目标下,这个人是小人,还是贤臣,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能把事情做成。


 


兴东的问题在于,他自己失去了方向,或者说是走错了方向。于是在错误的方向上,找的人不管是小人,还是贤臣,所做的事情都是错误的。


 


此外,那时候方左右的核心都干嘛去了?他们为什么不能帮助方纠正方向?如果说,无法纠正,OK,那就是方的问题,刚愎自用,如果是你们也看不清问题,OK,这就是你们的不是。你们和兴东一样,都不知所措了。


 


所以结论就是,在这种时候还叹小人贤臣的,纯属无聊。


 


这篇评论,我深为赞同。作为04年加入博客网,但其融资1000万美元刚刚成功却离开的老员工,我对博客网的了解无出人右。以前,我没在公开场合负面评论过bokee;现在,我更认为康国平的“亲小人,远贤臣”的慨叹,实在多余。我们要向前看。


 


 


但这篇评论却让我想到应该如何做“老大”――毕竟,我现在自己带领着一个团队正在做“蚂蚁社区”。以前我自己打工的时候,在软件行业和互联网行业都做过,现在我自己带团队做网站,由衷感觉在互联网行业要领导一个企业,最最最重要的是“定方向”。


 


昨天参见discuz的站长大会,网盛的孙德良也提到这点,他说“古话说,坚持就是胜利;但这话其实只说对了一半,不能迷信古话,还应该在这句话前面加个半句――选择正确的方向,然后才是坚持就是胜利”――当然,诸位,孙德良后来也给在场的站长指出了未来的互联网网站正确方向“细分市场(垂直网站)”。对这点,我认为他是路径依赖了。


 


那么,网站的“老大”是怎么“定方向”的呢?――当一个网站成功后,会出现若干“教材”,来指明其开始时,“老大”是多么具有vision。但恰恰这点,我觉得无聊透了。“定方向”不是确定vision,而是确定达到visionpath。说太多vision没有任何意义,比如任何人都知道的终极vision――人都是会死的。


 


 


而要确定path,其实既有自己的努力,也有部分运气,各人有各人的招数,不一而足。就我自己而言,我很愿意分享自己确定path的几点方法论:


 


1.  以失败案例为标杆,这样虽不能确定自己做什么,但至少可以确定自己绝对不能做什么(所以大家现在能够理解,为什么在《麦田的读书生活》的博客中,会有对很多网站的批判性评论,实在不是我对某网站有什么恶意,而是我的思考习惯)


 


2.  大的方面想的差不多齐了就做,但是细节上要有完美主义的追求


 


3.  永远要考虑利益,只有利益才是商业的第一推动力


 


4.  去试图发现真正的趋势性变化――趋势其实就摆在那里的,关键是我们能否象侦探一样去探寻和发现


 


5.  仔细观察用户对网站使用习惯,把网站和用户想象成海洋,把自己想象成一条鱼,“呼吸”网站,然后调整,顺用户之势而为


 


6.  和团队沟通时,不只和大家分享结论,而且要分享思考的过程


 


7.  承担责任


 


 


最后说回开头:bokee成败与否,说到底是方兴东的责任,用不着老康和我这样的前员工多说什么。旁观者自有分寸;而方兴东亦是冷暖自知。


 

星期一, 03月 26th, 2007 互联网 16条评论

社区(8):自组织的瓶颈

今天参加了discuz和落伍者的站长大会。会前,承李明顺之邀,和一些优秀的站长吃了个午饭,席间还有两位vc。很多站长都是做社区相关项目,因此大家比较多的谈到社区。在随后正式的会议上,很多嘉宾也谈到了社区;尤其是周鸿袆对社区和UGC做了一个充满鼓动的演讲。基本上,我是看好互联网社区(否则我自己的网站也不会叫“蚂蚁社区”了),但同时,我认为很多人对网络社区有点过于乐观了。


 


社区要成功,有两个难点。第一点是startup阶段的策略和运营,如何使得社区具有“种子”力量;(参见:社区7startup阶段发展用户的策略)。而更困难的其实还是第二点:如果你的社区做起来了,比如做到天涯、mop这样的情况――你的商业价值又在哪呢?我相信这个问题,陈一舟肯定非常难受。他自从04年收购mop以后,mop的策略发展变了无数遍,但依旧“沉舟侧畔千帆过”;其实不能太苛刻陈一舟,他就是玩资本的主儿,社区这点事情不懂也情有可原,因为相当多相当多的社区“老大”已经或者正在错误的解决这个问题。而国内真正把这个问题解决好的人,我只见过一个:陈彤。


 


 


要解决一个“好”社区的商业模式问题,首先就得考虑这个问题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不是说网站有人气就有收入吗?为什么“好”社区有了非常高的人气之后,收入却依旧不能尽如人意呢?――这个问题的产生,其实来源于一个深刻的悖论:一个社区要“好”,必须让用户自组织;而“自组织”是缺乏商业效率的。所以,一些“好”社区现在看来缺乏商业模式,其悲剧的种子是在开始“自组织”就埋藏下来的。


 


而陈彤当年为新浪做出的最大贡献,即是在一个“好”社区(新浪论坛)基础上,壮士断腕,生生把新浪转成新闻门户,以“快速,准确,全面”强行“组织”了资源,获得了新闻门户的商业价值。


 


从社区转门户的陈彤之道,值得现在的“好”社区借鉴;而陈彤之后,并无一人做到;效颦的却有很多,比如这里


 


所以我给社区从业人员泼泼冷水,做社区真的太难了,开始起步难,发展起来了更难――前者,毕竟还有一些成功的“好”社区以资借鉴;而后者,只有陈彤一人。


 


 


也许你要问了,既然那么“难”,你麦田为什么要做“蚂蚁社区”呢?关于这个问题,在今天的站长大会上我也谈到了,“我除了做社区,别的什么都不会”。所以蚂蚁社区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宿缘。当然,我既然都知道社区之“难”,肯定多少也有试图突破“瓶颈”的思路,是否靠谱,留待实践验证。


 


最后总结一下,这篇文章想说的是:社区即使牛逼如myspace,其实商业上也是乏善可陈。


 


 


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


社区(2):弱链接


社区(3):主体性--主体间性--商业性


社区(4):图腾


社区(5):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社区(6):规模和“体用合一”


社区7startup阶段发展用户的策略


 

星期一, 03月 26th, 2007 互联网 6条评论

社区(7):startup阶段发展用户的策略

固若操盘的“创业+”项目(http://www.addsoon.com/)前几天上线测试了,这个网站定位为创业者提供交流的社区。网站有一个功能,要求用户注册之前,必须经历一个相对比较漫长的强制填表自测过程,这引起了一些争议和讨论


 


这些争论,表面上似乎在讨论网站“用户门槛”的问题。但深入想想,却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话题。比如吧,几乎任何做网站的人都会认为“应该尽量降低用户门槛”,因为用户都是“懒”的或者对互联网应用不熟的――这些想法,从大的方面看,一点没错。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这些原则是否放之四海皆准呢?以社区类型网站来看,真的是任何时候,任何类型的社区都应该降低用户门槛吗?


 


我认为总的来说,存在两种类型的社区。在《破解mysapce成功之谜》中,我把它总结为:“myspace是“内聚型”社区,所谓“内聚型发展”的社区,是指社区用户的形成,其最开始是少数几个核心用户,然后类似“滚雪球”一样,一个带一个,形成千万用户群――但这千万最终用户,如果我们一一往前追溯,其连络关系几乎都能到达最开始的那几个人,社区因此呈一种“网状”连络。。。。。。而与“内聚型发展”社区相反的是百度贴吧、QQ这些P2P应用形成的“外延型发展”社区,相比而言,QQ社区类似“下大雪”,虽然其因为既有的庞大客户端用户群快速建立了Web端社区,规模很大,但是用户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是“点状”的。让我用《笑傲江湖》中的一个比喻来解释,“外延型发展”社区类似华山“剑派”,“内聚型发展”社区类似华山的“气派”――开始可能是百度贴吧、QQ这样的社区一下子就起来了,但一段时间过后,真正能够发展的还是“内聚型社区”,因为存在“雪崩效应”――“滚雪球”一年、二年、三年,然后到了某个突变点(Tipping Point),一下就大面积流行了”


 


更进一步提炼一下,所谓“内聚型”社区,其实都是“价值型社区”;而“外聚型”社区,都是“功能型社区”――“价值型社区”的优势不是产品,比如myspace也就是论坛,个人门户和博客等等,都是网络上常见产品的组合;但“价值型社区”的优势在于如果形成了startup的人员,就可能单单因为SNS而组合发展起来;与之相反,“功能型社区”的优势是产品,比如百度贴吧建立在“搜索”之上,qq社区建立在IM之上。


 


梳理清楚这点后,对于startup阶段“社区用户的门槛”问题,就可能澄清:对于“价值型社区”,startup阶段一定要给用户设置门槛,因为社区初始用户,是以后SNS的“种子”,需要保证“高素质”;对于“功能型社区”,startup阶段一定要降低用户门槛,要让尽量多的用户上来使用你的产品。


 


具体到“创业+”,它是很典型的“价值型社区”,所以固若前期提高用户注册门槛的策略是正确的。而到底做哪种社区,取决于你是要做什么,呵呵,但两类社区都有成功者,比如再举几例:


 


价值型社区:所有用discuz的社区,比如55bbs,都快网


功能型社区:flickr,豆瓣


 


而一个社区从无到有,startup的策略可以有四种:


1,  一直价值型社区,比如myspacemyspace


 


2,  一直功能型社区,比如flickr


 


3,  从价值型社区转功能型社区,比如蚂蚁社区(现在说说也不妨,我自己做的蚂蚁社区的startup,其实一直在尝试采取这种策略。呵呵。)


 


4,  从功能型社区转价值型社区,比如豆瓣(注:豆瓣的转型是我从外部观察的,个人意见,不代表豆瓣站方立场)


 


 


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


社区(2):弱链接


社区(3):主体性--主体间性--商业性


社区(4):图腾


社区(5):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社区(6):规模和体用合一”


 

星期日, 03月 18th, 2007 互联网 12条评论

论定分类网站,只需50字

 


分类信息所要求的真实性和互联网的匿名、免费、共享、易复制等特性具有本质冲突;但和纸媒的收费模式相得益彰。


 


 


____________________以下公益广告不算字数____________________


 


防止全球气候变暖,从欣赏电影《难以忽视的真相》开始!

星期六, 03月 10th, 2007 未分类 11条评论

豆瓣的真相

一、研究原因


0510月,当时豆瓣网上线半年左右,我还在天涯社区负责产品方面的工作。有一次,在和某家著名VC的投资经理沟通时,我们谈到天涯的潜在竞争对手。我告诉他不是mop,而是豆瓣。他对我的答案略感吃惊。


 


我从不认为mop是天涯的竞争对手――去年我是天涯员工的时候,我这么说;现在我不是天涯的员工,我还是这么说。业界,尤其是媒体界对mop的估计,几乎从来没有用数字说话,远远过于乐观。事实上,Mop这个网站,在陈一舟没有收购之前,只相当于天涯主版的两、三个版面,(参考我在去年5月的文章Mop的一些数据分析》),而天涯仅主版就有50多个版面;在陈一舟收购之后的mop,怎么说呢?呵呵,今天天气呵呵呵。


 


但豆瓣,虽然在0510月刚刚上线半年,其流量远远不能和天涯相比,但不过我当时作为天涯员工,就已经把它视为最主要竞争对手。由此可见我对豆瓣一直非常关注。071月,在后来业界广泛流传的《谢文、keso、麦田新年对话:社区2007一文中,我依旧对豆瓣看好,但同时我认为豆瓣存在“结构性”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去年我写的《豆瓣的力量》《社区:规模及“体用合一”》都有所涉及。事实上,我写这些文章,都在试图解释一个现象:为什么豆瓣在05年增长那么迅速,而06年增长那么平缓?而我把这归结于豆瓣自身的“结构”问题。


 


但老实说,这个答案只给出了部分解释。我内心总认为还有别的原因造就了豆瓣05年和06年的反差。但那又是什么呢?


 


 


在“社区研究”新任主持人思践的建议下,社区研究的五位主持人何田固若GinTonic思践hilaa和我成立了“一厘米社区学习小组,定期发表一份五人研究报告,每期报告会从多个角度,分析同一个网站,以此希望以务实、细节的态度,对中文互联网网站社区运营经验进行分析、总结和提炼,为业界朋友实务操作提供参考。作为这个研究小组的第一期报告,我们选定的研究对象是豆瓣网。


 


昨天,在完成这个研究作业的过程中,我又仔细分析了豆瓣。没想到,曾经长期困扰我的豆瓣“05年快速增长和06年平稳增长”之谜,让我自己给解开了。或者说,也许我看到了豆瓣的真相。


 


 


二、豆瓣的流量和服务


先说豆瓣的流量。从alexa曲线上,再根据我的经验,豆瓣现在每日独立IP可能在20万左右,PV150万左右。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流量不大,但作为一个才做了两年的网站,豆瓣的流量实际上相当不错――因为它不是来源于“买”的流量,而都是豆瓣服务所带来的“货真价实”的流量。


 


再说豆瓣的服务。简要将豆瓣的服务构成概况如下表:


 

















服务类别


独创特色服务


社区服务


SNS服务


衍生服务


项目


读书/音乐/电影


小组(group


友邻


九点


 


 


在上述项目中,豆瓣的“独创特色服务”最为重要,它是豆瓣之所以为豆瓣的关键服务。那么,用户是如何使用豆瓣的“独创特色服务”的呢?对于这个问题,我问过周围一些人,大家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我看了一本书(电影/音乐),或者我想买一本书(电影/音乐),我就会去豆瓣上看一看。


 


这些朋友的回答,和我自己对豆瓣的使用情况完全一致。此外,由于我本人多年的网络经验恰好在“读书”相关社区,我对网络上“读书人”群体比较了解,这也使得我相信,多数网络“读书人”就是这么使用豆瓣的特色服务。


 


现在有很多业界的朋友认为豆瓣的特色服务做的好,特别是“算法”和“用户行为分析”这两个方面。但我恰恰不同意这种观点:一方面,我也认为豆瓣在“算法”和“用户行为分析”做了很多创新,做的相当不错;另一方面,我认为他们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时候,忽略了“互动”这个更关键因素。简而言之,对于产品设计,我从来都认为――“算法”做的好,不如“互动”做的好。


 


大家也许不同意我的产品设计观点。没关系,我的重点其实是想说,根据我的经验,目前豆瓣的“读书音乐电影”特色服务产品设计,应该不能支撑目前150pv的流量。


 


 


三、豆瓣的小组(group


豆瓣的流量,我分析,大多数可能来源于――“小组”(group)。


 


先简单说说豆瓣小组的情况。目前豆瓣全部小组的总数是25851个,小组的订阅人数分布如下:



对于上述分布,奇迹笔记的xba网友有非常精辟的论述。在其文《豆瓣的小组,也不是长尾分布》中,他谈到:“我把15人以下的小组,共19000多小组,的总人数全加了一遍,总共只有6万多人(次)。而如果我们把前500个小组(人数500以上的)的小组总人数相加已经到了60多万。这是一个比28分布还陡峭的曲线,后80%的小组,只是前2%(还不是百分之20%)的小组人数的1/10。如果算前20%小组的话,估计能达到总人数的99%


 


 


那么,豆瓣“头部”的小组到底有多“强大”呢?我昨天把豆瓣排名第一的“爱看电影”小组分析了一下:该组创建时间差不多700天,总发主贴6500多,基本可以看作每天主贴10篇。我又统计了最新200篇更新主贴和中间的200篇主贴,发现“爱看电影”的用户回复率相当高,最新200篇回复率是30,而中间200篇回复率是20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数据让我豁然开朗:豆瓣的一个“强大”的组,已经可以媲美大型社区的一个版块的流量――比如“爱看电影”的发贴回复合计,应该已经达到天涯主版中的“影视评论”的1/5


 


而这,仅仅是豆瓣的一个组!


 


由于我非常了解天涯的流量。因此,通过“爱看电影”这个小组,我从天涯的流量反推估算出豆瓣小组的流量,再比较豆瓣总流量的150pv。我的推论是:豆瓣这150pv的流量,大量来源于group。而具体流量数据,我估计豆瓣小组有100万左右pv,即豆瓣小组的流量占据全站70%以上――并且,这部分流量严格遵循传统的28原则,主要由25000多个小组中“头部”的240个小组贡献。(订阅人数过1000人的小组)。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豆瓣的小组,整体上看和阅读/电影/音乐关系不大,而是一个“文化生活”全方面的小组。比如,讨论美食,化妆话题等等,都是热门小组。而豆瓣小组讨论,其实和任何贴吧或bbs都无区别――大致围绕着某个主题,闲聊。


 


 


四、谁在上豆瓣


关于这个问题,豆瓣曾经做过一次调查,其调查结果揭示出两点:


1.豆瓣80%的用户在26岁以下,90%的用户在30岁以下――这意味着豆瓣用户比中文互联网用户平均水平更年轻


2.豆瓣用户50%是学生,23%是公司职员,从中可以看出豆瓣的用户学历普遍水平,远远高于中文互联网用户平均水平


 


结论:年轻、高学历用户是豆瓣的主要用户


 


 


五、豆瓣的真相


如果百度贴吧的流量占据百度全站的70%,我们还会认为百度是一个“搜索网站”吗?豆瓣亦是如此。事实上,豆瓣其实和图书关系不大,用户行为使得豆瓣实际上成为了一个group为主的社区网站。通俗点说,豆瓣就是贴吧,只是用户平均学历更高


 


而这就完全能解释豆瓣“05年快速成长VS.06年平稳增长”之谜。在05年,阿北反复考虑精心设计各种算法,而推出的“读书音乐电影”等等特色服务,对于网民来说,起到的作用并不是服务本身多么有用,而是服务所透露的“高雅格调”。这种高雅格调,尤其吸引年轻的大学生――想想我们自己年轻的时候吧,越是没有钱,不越是讲究高雅小资吗?因此,05年,豆瓣成为年轻大学生的“时尚”,而大学生群体具有高强度的口碑传播力,所以豆瓣快速发展。大学生和业界,是05年豆瓣发展的主要推动力。


 


但大学生们到了豆瓣,如上,开始扎堆,闲聊。不需要多少产品设计,有个group就成,阿北的各种“算法”其实早就不是他们的重点。而阿北呢,还在继续优化他的产品,对各种算法予以精心考虑。在豆瓣上,用户需要的,和阿北给予的,产生了背离。同样在这个时候,05年的“时尚”也褪去了,产品推动力又出不来(因为用户压根没怎么使用豆瓣的产品―除了group),豆瓣找不到下一个推动力,因此06年的豆瓣发展平缓。


 


 


如同木子美拯救了blogcnblogchina;如同竹影青瞳拯救了天涯;如同超女拯救了百度贴吧;如同徐静蕾拯救了新浪博客;如同张钰拯救了优酷;如同每一个伟大的网站背后都有一个女人。同样的,蛰伏的豆瓣也在等待它背后的那个女人,而不是在等待――阿北的算法。


 


无论是否高低学历,年轻的中文网络用户在目标网站上都只做了一件事――扎堆、闲聊。从天涯,到百度,到豆瓣,中国网民在任何一个交互网站上,都做着同一件事――扎堆、闲聊。


 


这是最后的真相。


 


 


 


附:“一厘米社区学习小组”第一期分析文章


思践:《豆瓣的吸星大 法》


Hilaa《点评豆瓣》


何田:《豆瓣社区资源的商业转换》


麦田:《豆瓣的真相》


 


欢迎大家积极参与讨论。讨论地址:http://www.maayee.com/article/39321.html


星期三, 03月 7th, 2007 互联网 32条评论

解剖豆瓣:“一厘米”社区学习小组第一刀

在思践网友的提议下,蚂蚁社区“社区研究”专题的五位主持人思践、麦田、何田、固若、hila一起商量成立一个社区学习小组,周期性地对互联网知名网站和特色网站进行自由、深入的分析点评,最后整合成完整的点评文章在网络上发布,并希望引起有质量的业内讨论。对于小组的名称我们讨论的很久,最终大家一致同意何田提出来的“一厘米社区学习小组”――一厘米是新发芽的小草的长度,同时如果我们的讨论能够为被评论的高山增加一厘米的高度我们也就非常欣慰了。


 


一厘米的学习小组的流程如下:


 


第一步:我们会定期选择一个网站,由我们五个人独立做出分析报告(网站也可以申请点评,参见《“一厘米社区学习小组”点评网站申请贴》)


 


第二步:我们会把相应报告首先公布在社区研究专题,与网友一起讨论


 


第三步:根据上述讨论结果,我们五个人会进一步讨论,最终形成一份全面的网站分析意见


 


 


一厘米社区学习小组的第一个讨论对象为——豆瓣网。目前,讨论正在进行中,详细情况如下:


 


思践:豆瓣吸星大法》


Hilaa点评豆瓣


何田:豆瓣社区资源商业转换


麦田:豆瓣真相


 


欢迎大家积极参与讨论。讨论地址:http://www.maayee.com/article/39321.html


 

星期二, 03月 6th, 2007 互联网 4条评论

顿悟:中文UGC没有商业前途

从商业上,我一直不看好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尤其是中文UGC。今天本来想写一篇博客《从公民社会到web2.0》,谈谈其中的一点原因:用户背景(USER)。


 


在今天凌晨之前,我不看好UGC还有一个原因是基于实践经验。几年来,我参与和观察了一些网络事件,使得我对用户generated过程有了一点了解。事实上,我认为中文网络几乎不存在真正的用户触发的generated。所以,对UGC的第二个词语“generated”,我也持否定态度。


 


上述两点观念,基本上已经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年多。但我个人最大的收获,来源于刚才的顿悟:从商业上来说,UGC的第三个词语“content”也是没有大的价值。


 


UGC,我否定U,否定G,否定C--因此,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UGC”者。:)


 


对一个商人来说,UGC没多大搞头;但是中文文化有一个传统,重士轻商;而互联网从业人员,多数受过良好的教育,基本都算“士”,所以不自觉之间,会先天就对UGC有亲切感,幻想着能做成媒体大腕,实在不成也要“打败陈彤”。


 


一个web2.0概念,一个UGC概念,最近二年让很多网站交了学费啊。


 

星期六, 03月 3rd, 2007 互联网 22条评论

麦田:我的博客招聘完全是一个悲剧

一年前,为了帮助原单位招聘技术人员,我开始写博客忽悠。技术人员没招到,博客倒写得越来越顺溜。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我离开了原公司;我找到了天使投资自己做;后来。。。后来我又开始在博客上招聘技术人员了!一年又一年,绕了一圈我又回到从前。谁说博客招聘很有效的?我的博客招聘就完完全全是一个悲剧!惨!


 


这篇博客作为新年博客开篇,也想借此机会向朋友们道歉。道什么歉呢?话说从前:


 


大约从十月份我开始做蚂蚁社区以来,我在自己的博客赤裸裸地为蚂蚁社区做了一些明目张胆的广告。我之所以如此,源于我以前对这个“麦田的读书生活”之定位――“麦田的读书生活”就是一个工作博客,最开始它是为了招聘技术人员;然后它是为了推广麦田;再然后是为了推广蚂蚁社区,现在它又是为了招聘技术人员。瞧,“麦田的读书生活”博客就是这么一如既往的功利。所以在十月份,我开始利用博客推广蚂蚁社区后,一些网友颇为不满,我也还挺忿然的,内心暗想:废话,我的博客不推广蚂蚁社区,难道推广你的网站?你给我钱了吗?


 


这样,我和我的博客读者,多多少少在“广告”问题上,有那么一些“暗斗”。我也承认,对其中某几位,我还腹诽了几句“SB”――虽然没有删除他们的留言。现在我为我的这些腹诽和焦虑,向阅读“麦田的读书生活”朋友们道歉。


 


我觉得整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我的博客是否存在“广告”,而在于我不应该将自己的焦虑感“迁移”。我应该保持平静之心写博客或者写博客广告,爱写什么写什么。这样,内心的宁静会诉诸于文字,也会让大家读到我的诚恳和平和。So,今年的“麦田的读书生活”将会如此,我希望更系统、更深入、更冷静、更细节和敏锐地观察业界,研究社区――但没有文字的戾气。


 


 


最后,诸位,为了成全我的悲剧,请允许我再明目张胆地重复一次已经历时整整一年的博客招聘吧――J


 


蚂蚁社区(www.maayee.com)目前急需两类技术人才:


 


1.基于.net开发高手


2.搜索和算法高手


 


条件都好说啦。你快发简历邮件来吧:libing(at gmail.com,谢谢谢谢谢天谢地谢谢你。哈哈。


 


 

星期四, 03月 1st, 2007 互联网 2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