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11月, 2007

海内正式宣战校内,陈一舟尚能战否?

我写博客对业界进行观察,有时候难免会顺着思路对网站进行预测。事后看来,这些预测,一半准确,一半不靠谱。但有趣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对陈一舟千橡的预测,都极为准确。比如,在mop最鼎盛的时候,也就是将近1000多员工的时候,我就和一个朋友打赌千橡上不了市,赢了一顿饭。呵呵。


 


但,所有预测,所有关于陈一舟的预测,都不如我在陈一舟高调宣布PK王兴,谁胜谁负还不好说所预测的,“这次王兴离职不到一年,就出来了海内,却让我大跌眼镜,就好像萧何好不容易千辛万苦地月下追上韩信:“你丫快跑”,萧何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后牵过一匹良马,“这是主公送你的””——我的话音未落,这才几天啊,海内果然正式宣战校内。我这也太准了。哈哈。太搞笑了。


 


 


 


 


不是我事不关己幸灾乐祸,实在是海内和校内两家,玩的太有戏剧性:首先演了一出《长坂坡》,王兴在5Q的鸡腿大军围堵下,杀出一条血路;然后玩了一出《收魏延》,嘿,咱陈老师不打了,陈老师有钱,“我和你的枪和炮是一样的,但是我的子弹多,我可以取胜”,所以最后“胜”的还是陈老师——他把校内网买了;这边厢你我看戏的,以为天下大定,陈王联手上《将相和》了;但想都没想到,大幕拉开,原来是《捉放曹》;然后双方再次开打——合着,陈老师还是要给我们演出《七擒孟获》啊!“子弹多”的玩法就是不一样,懂了喔?玩七次都可以。:)


 


哈哈,不开玩笑了,说真的,认真说说“海内宣战校内”:


 


陈一舟在校内网试图进军白领市场,思路没错,但他的方法是错误的,甚至可以说是荒谬的。在进军白领市场之前,一定要了解校内网的特点——现在大学生最在乎什么?!就业!因为扩招,现在大学就业问题,就和当年我们“千军万马走独木桥”的高考一样。从另一个方面说,校内网用户最大的流失就是“毕业离校”;所以,如果我是陈一舟,我在进军白领市场之前我一定要盘点家底:我校内最大的问题是“毕业流失”;大学生最需要的是“就业问题”——这两点一结合,再和我自己站方的“白领”定位合起来,那么我如果提供一个和就业相关的服务,不就一举三得吗?


1,  现有校内网用户流失降低


2,  满足大学生需求


3,  校内网也切入了白领市场


 


一件一举三得的事情,陈一舟不去做,却偏偏要亦步亦趋照搬facebook的“公司邮件”注册模式;然后露出硕大的后门,让海内网“从校内到海内  为毕业做准备”,一句响亮、通俗的口号击破——说到这里,比较一下吧:海内网的口号和陈一舟提出的“立方体”概念,谁更懂互联网?!


 


我在前文中说过,海内和校内的PK,我看好海内,原因即在于此:“子弹多”,有钱绝对不是网站成功的充分条件,否则中国人民银行早就是google了;山西煤老板也可以facebook了——对互联网的理解,才是关键所在。陈一舟几年来,吃亏就吃亏在不懂互联网。


 


 


有意思的是,海内这次那么针锋相对校内,让我对王兴更看高一线。最近有篇关于王兴的介绍《制造流行——观察创业者王兴》,我认为还没说到点子上。王兴最大的特点是在温和低调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姿态下,做事够“狠”:抄袭facebook的时候,抄的彻底,css代码都抄;推广校内的时候,在校园帖海报帖的彻底;而现在这么反出曹营后,这么快这么直接就针锋相对老东家,斗的彻底。人才啊!


 


这样“彻底”的好处是容易快速上位;而坏处是,嗯,以后谁要是买海内,肯定要和王兴签一个长期合同——50年不变!


 


哈哈。


 

星期二, 11月 27th, 2007 互联网 32条评论

Facebook的广告:影响有关系的人

Facebook的精髓不在于社会化网络(SNS),甚至不在于open api——后者国内尤其没法学。国外Facebook一开放api,来了8000个独立应用,各自各精彩;我们这要是一开放api,好嘛,来了8000个站长。来8000个站长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提供的内还容全一样。8000个同样的美女,想想吧,就是天仙,也把你看吐了。


 


Facebook的精髓,在于我前篇文章《巴别塔的倒掉:FacebookGoogle之争的真相》试图含混过去的部分:facebook的广告系统。在前篇文章中,懒得写了;这篇文章索性把这个话题说透。


 


 


Facebookflyer pro(现在已经改名facebook  ads)包括三个部分:Social AdsFacebook PagesInsights。第一部分是主体,下面会详述;第二部分是厂家页面,意思不大;第三部分本质上是一个广告自维护系统,但是facebook让广告主获得更多用户信息,就有了数据分析的功能,所以国内有些报道把这部分认为是可以收集用户信息,不很准确。


 


需要说明的是,Facebook ads只是facebook  business的一部分,除了ads以外,facebookbeacon计划等商业应用,也很有意思。真正要研究facebookbusiness,需要把这些要素全盘综合考虑。以后有闲情,我会谈谈beacon,今天就说facebook ads,尤其是其中的social ads


 


目前国内业界对social ads的观察,我认为存在两个普遍的误区:一,把social ads看作更精准的“分众人群”广告;二,把social ads看作“口碑营销”。上述两点观察,不能说不对,但我认为还没抓住其真正的关键——“朋友之间的消费推荐”。要说清楚这点,需要倒过来看看“广告”的演化:“传统广告”和“google ads”。


 


“传统广告”是一种push模式,面向不确定受众的“广播”模式,也因此,传统广告往往会选择受众关注的人或物(事)作为代言,他们的思路是“影响有影响力的人”,从而让有影响力的人带动大众。传统广告的代表就是门户网站,比如新浪。


 


Google广告”是一种“半pull”的模式,虽然广告的投放也是页面广告,但由于受众先“主动”搜索了关键词,所以相当于受众有“一半”的“pull”行为。我们不是说google广告模式一定“取代”传统广告模式,但是google广告模式的思路是“影响有关联的人”,确实比传统广告模式更有效。正是如此,才支撑了google的庞大市值。本质上,google其实是个广告公司。


 


facebooksocial ads做出了一种全新的广告模式:“影响有关系的人”。这种模式能产生,在于google广告模式存在不完美之处:我们消费生活中,消费的完成很多时候存在非确定性、非主动性和含混性。举例;一个小姑娘逛商城,她本来想买一件衣服,但最后衣服没买,却买了鞋子。这样的情况很多。Google广告相当于告诉小姑娘去哪买衣服,而facebook广告却有可能最终建议的是让她买双鞋。我们假设有个全能的上帝在观察小姑娘的购物行为,那么最后他会发现:facebook的广告模式,至少在这种情境下,可能更有效。


 


现在的问题就转换为,facebook广告如何能“猜中”小姑娘想要的是鞋子呢?解决方案就是——影响有关系的人。Facebook假设小姑娘的某个朋友,正好有这双鞋;然后facebook躲在幕后,让小姑娘的朋友事实上去影响了她。


 


请注意,我不是在说facebooksocial ads一定领先于google ads;就好比google ads目前也不能全面取代门户传统广告。但如果你看看下一个表,就会发现很有意思:


 
























互联网趋势


门户时代


搜索引擎时代


社会化网络时代


代表公司


Sina


Google


Facebook


广告模式


传统页面广告


关键词广告


社会化广告


代表应用


Banner广告


Google ads


Facebook ads


 


我的观点是:广告,是互联网发展的重要“地标”。一个互联网时代,就会有一种典型的广告模式;反之,一种典型的新广告模式成立,寓意着一个新的互联网时代到来


 


社会化网络应用,成为下一个互联网时代,形态已经确立。


 


 


在国内,谁真正在做facebook模式呢?是陈一舟吗?陈一舟知道的是亦步亦趋。Facebook振臂一呼白领,公司邮件注册;陈一舟立马举起胳膊“白领,公司邮件注册”;facebook振臂一呼“商务”,陈一舟立马举起胳膊“电子商务”。当然,我也承认,校内网的界面倒确实的非常facebook


 


国内真正在做社会化网络应用的网站,其实屈指可数;而蚂蚁网是其中走在前面的探路者。据我所观察,蚂蚁网是唯一明确提出基于“好友推荐”的业务模式,而这和facebooksocial ads考虑的是同样问题。当然,我也承认,我们的界面还非常的不像facebook。我改。:)


 


上面最后一句话是戏言。其实借这篇博客,也想说说蚂蚁网:创业一年来,我遇见最多的问题是“你们蚂蚁网做什么的?”;当时我不想回答,也不好回答。因为我们的产品不成熟,也在摸索中,没完全部署上线。但现在facebooksocial ads出来了,我想大家应该很清楚蚂蚁网探索的方向——我们一年前就瞄着上面表格所列的互联网大趋势:社会化网络及其商务应用。走的太前面,所以知音少啊。


 


有些好心的朋友总劝我做个垂直网站什么的,谢谢你的好意,真的别劝了,大家想的都不是一码事。


 

星期日, 11月 25th, 2007 互联网 26条评论

周末推荐:谢文谈社会化网络

最近,谢文和方兴东有一个关于互联网下阶段格局的对话;从对话记录来看,主要是谢文谈的,并且主要内容是关于社会化网络。个人认为,谢文这篇对话中的很多观点非常不错,我很认同;强烈推荐。


文章中有些记录错误,应该是速记人员不太知道myspace,facebook等词语造成的;大家联系上下文即能理解。


文章中谢文提了一句蚂蚁网。非常感谢谢总对我和蚂蚁网的关注——但是,我不认同他对蚂蚁网的那句评论。哈哈。:)。不过,不管我的观点如何,谢文和方兴东的这个对话,非常值得推荐。


谢文文章链接:http://bbspage.bokee.com/2007zt/alifw/index.htm

星期五, 11月 23rd, 2007 互联网 1条评论

陈一舟高调宣布PK王兴,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王兴的“海内”刚刚低调上线不到十天,让我大跌眼镜的是,陈一舟今天高调宣布“校内网”正式进军白领市场——5Q和校内去年“鸡腿”之战刚刚偃旗息鼓;陈一舟和王兴又开始新一轮PK。打打停停,分分合合,互联网江湖的风云变幻,在陈一舟和王兴的案例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但这一次,陈一舟确实让我感到吃惊。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陈一舟对互联网的业务运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但我一直很佩服他对资本方面的能力,我认为陈一舟是一个非常精明的投资银行家;并且我真心认为,他收购校内网之举,就足以消弭去年一年的运营业绩。所以前段时间,我写博文建议陈一舟专心资本,然后把谢文和王兴重新请回来运营校内,这样有可能真正咸鱼翻身。但这一次,别说王兴回归校内了,王兴自己不光搞了海内,还提前进入校内今天高调宣布进军的白领领域。陈一舟一个玩资本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居然买了王兴的校内,却不签署竞业禁止,放任培养自己的潜在竞争对手?不应该啊,如此精明的陈一舟不应该这么憨厚啊。


 


所以我想,是不是陈一舟布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局:进军白领市场,开始PK海内,然后像“鸡腿大战”一样,己方卖个破绽,让王兴做大;再然后,最华丽的一幕出现了——陈一舟再把海内买回来!


 


这样一想,就通了。有时候什么事情想不通,就想想你生活在中国,也就通了。


 


 


那么就剩下一个问题:海内在白领市场,是否具有PK掉校内的潜力呢?从三个方面,我认为不光有,而且海内的胜算更大。


 


第一,域名。域名其实是品牌,这是很多做站的人所忽略的。很难想象,一个白领能以“校内”为家——我们大家都是从毕业生走过来的,大家回忆一下,当你刚毕业的时候,是不是经常被批评具有“学生气”。领导这样说多了,你就希望和“校园”划清界限。而这种情感,是一种文化的沉淀,不是一个公司就能扭转的。所以以“校内”的品牌来做白领市场,风险极大。真的非常大。相反,海内,多好的域名啊,“海内存知己”。校内,海内,两相对比,高下立判。因此我诚恳建议,陈一舟其实不如买个“校外(xiaowai)”的域名,这个域名虽不如海内,但也凑合顶缸了。“校外”的域名应该不贵,绝对不超过一万个鸡腿。


 


第二,用户注册模式。海内和校内在白领市场,都强调实名制注册。但海内是“虚招”,你要不实名制注册,海内也无法判断;陈一舟却真的去学facebook,玩的是“实”招,必须要用公司邮件为后缀。太憨厚了。哈哈。为什么facebook能这样玩,校内就不合适呢?原因多着去了,我只说一点:facebookopen api,这就是对上述“限制”的一种消解;这个功能,校内有吗?当没有这些“消解”因素的时候,照猫画虎学习facebook,注册限制条件太强,会使你的系统始终得不到足够用户群。与之对比,王兴在这里就很精明,海内的用户发展速度会远远快于校内——在发展用户方面,海内像一个人撒鸭子快跑,校内却像自缚双腿一蹦一跳。


 


第三,业务方向。我最喜欢的作家刘震云早期写过一篇小说,《单位》,做白领市场的朋友们其实都应该看看。东方人和西方人文化差异最大的地方,可能就是在职业方面了。东方人从来不认为职业的“我”是“本我”,那是自己的“社会角色”;而西方人总的来说,还是比较统一的。所以,诚恳的说,校内网以公司为封闭“网络”做白领市场,最大的风险就是挑战中国传统文化习俗。我不太相信会存在普遍的像facebook那样,用户在一个封闭的“单位”网络中,勇敢地暴露自己个性生活的方方面面;不,我不认为会这样;反而,我认为会出现n多“表忠心”的文章,暗含谄媚的文章,沽名卖直的文章等等等等,总之,如果是一个以公司来封闭的“网络”,那么中国其实没有白领SNS,只有单位SNS。我打赌,校内网会在这里付出沉重的代价。反而,海内没这样的限制,目前,它基本是同城交友的模式。多好啊,同一个城市,我的“实名”你也不知真假,非常符合白领交友的实质。


 


 


因为mop,我在天涯的时候,就开始关注和研究陈一舟。我曾经把他过去十年的履历,全部核实梳理了一遍,从中寻找他的行为模式和个性特点。我自认为是非常了解他的——尤其了解他做站的方式。基本上,客观的说,我认为陈一舟做互联网的感觉确实不好,基本上属于那种他不管,网站反而会比他管起来要好很多那种。做站,陈一舟比王兴要差很远;但陈一舟资本方面的能力,国内数一数二。陈一舟特别像刘邦,带兵打仗不行,但能带领韩信。不过,这次王兴离职不到一年,就出来了海内,却让我大跌眼镜,就好像萧何好不容易千辛万苦地月下追上韩信:


 


“你丫快跑”,萧何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后牵过一匹良马,“这是主公送你的”。


 

星期三, 11月 21st, 2007 互联网 27条评论

豆瓣改版引发热议的冷思考

周末本来想看看电影,到博客上扫了一眼,发现“梦游客”老师又在督促我写博了,哈哈,那就草就一篇,说说这两天最热的事情:豆瓣的改版以及引发部分网友的热议。


 


先说说我对豆瓣改版的观点。第一,我支持豆瓣改版的方向,强化社区;第二,改的还不够彻底,网站的基本逻辑架构没改,因此新版在社区化方面,还是有点保守;第三,因为改的不彻底,所以改版的效果打了折扣,比如导航条可能会让用户觉得繁琐,既不能很到位的社区化,又失去了原有的简约,有点两头不靠。总之,直接,通俗点说:比不改好,脑袋改了,屁股没改,还要再改——这是我对豆瓣改版的十六字总结。:)


 


目前,一些豆瓣fans对新版有争论,这很正常,人们总是对新事物本能抗拒,因此目前热议纷争,即使真有个别网友从此拒绝上豆瓣,(我认为这种情况几乎不会发生),那也是豆瓣改版的化蝶阵痛,是站方可以接受的成本。豆瓣站方团队要坚持。


 


这篇文章想通过豆瓣改版讨论2个问题:社区产品和社区运营。


 


 


社区产品。关于豆瓣改版的文章,我推荐大家看“鲁公子”的《社区工具化到工具社区化》。他说的很好了。我结合自己在蚂蚁网的工作,做一点补充:


 


鲁公子,以及前段时间方军的博客都提到:“人”和“物”。而且从方军的博客文章中,可以看出豆瓣的阿北也在考虑类似问题。与此对比,有意思的是,我在网上看到很多讨论社区或web2.0的文章,或长篇大论,或只言片语,但这些文章的作者都信心十足地谈论什么“引爆流行”,什么SNS。坦率的说,我认为这样的讨论和思考,比较肤浅,基本上是连问题都不知道在哪,就给出了“正确答案”。尤其是一些谈“商业模式”,谈“和线下结合”,谈“垂直行业”的文章,每次我看到,总想问问文字后面的那个人:你们知道什么是问题吗?


 


其实,web2.0和社区,有,并且只有一个问题,这就是鲁公子,方军,阿北,谢文,keso等等人思考的:“人”和“物”(信息)的关系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非常难。在蚂蚁网内部讨论的时候,我和团队的人打过一个比喻:就好像钟摆,“人”是一边,“物”是一边,而我们蚂蚁网网站,就好像是一个摆锤——真正的难点在于这个摆锤到底在哪个位置,才是最佳平衡点。蚂蚁网一年来,在产品方面多次调整,都是在测试、寻找这个摆点。所以我知道它的难。所以我知道很多人说了很多,其实他们连什么是“真问题”都不知道。


 


豆瓣,是我所见最快找到自己合适“摆点”的网站。那么豆瓣的“摆点”是什么呢?从表象上看,是“以书会友”这个诉求。但细细分析一下,为什么“以书会友”能做起来,而“以数码会友”就做不起来呢?答案在于书的数据特点——它是既“收敛”,又“繁复”的数据。书的收敛性,在于其是结构化数据;书的繁复性,在于其产品品种百万、千万计。如果你想学豆瓣,做“以物会友”:选择数码产品,“收敛性”是有了,但数码产品其实就那么多,远不如书籍繁复,所以系统不会展开;选择服装产品,“繁复性”是有了,但服装的数据根本没法结构化,所以系统无法聚合。这么说吧,“图书”几乎是最完美的“结构化”和“非结构化”自动达到精妙平衡的物品。


 


我见过无数讨论豆瓣的产品,提到豆瓣的书籍是人类精神产品,所以容易聚集人气;这些说法是有道理,也正确,但不是根本答案。本质上,我认为在于豆瓣选择的“摆点”是即“收敛”又“繁复”的“物”——图书;图书自身的完美平衡点,让豆瓣网站的“摆点”一下就自然处于最平衡的位置上。


 


更明确的说,当一个网站把“摆点”确定在“物”上之后,它能否成功的关键问题,其实在于它所选择“物”的自身“数据结构”,而不在于“物”是否和“人”有关(比如不用考虑书籍是否是人的精神消费品)。


 


豆瓣的改版,是“摆点”的转移,正准备从“物”的一边,慢慢转向“人”的一边;但这版豆瓣结构没有本质变化,所以我说是“脑袋改了,屁股没改”。


 


 


社区运营。豆瓣改版,引来一些豆瓣fans热议。但有趣的是,我认为正好是这些“热议”,这些网友的热心参与,以豆瓣为家,恰恰说明豆瓣已经社区化——不可逆,并且不由阿北等豆瓣团队所决定。这些网友fans的热议,正以自身行为来证明改版的必要性和正确性。


 


不过,从豆瓣fans的热议中,我看到异常熟悉的一幕:以前在新浪论坛,在博客网,在天涯社区,站方稍微改一个导航条或一个链接,我靠,都跟天要塌下来了一样。记得我有一次在天涯,我和大家说:“天涯有800万注册用户,现在反对改版的连80个人都不到——我们到底是为800万人服务,还是为80人服务?”。其实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真正沉默的大多数还是用脚投票的。


 


现在豆瓣fans的热议,让我感到熟悉,同时也感到豆瓣越来越天涯化——而这才是阿北团队需要真正警惕的。大家不要以为天涯就是现在这样的风格,想当年,天涯也是相当小资的,高雅的——2003年之前的天涯用户,和目前豆瓣用户具有高度类似性:大量文学男女青年和少数文学男女中年。当年天涯的三架马车“关天茶舍”、“舞文弄墨”和“闲闲书话”,上面混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弱于目前混在豆瓣的用户——其实还只有更高端。天涯的故事在于,2003年的“三驾马车”被现在的“天涯杂谈”、“娱乐八卦”和“天涯真我(自拍)”取代。


 


基本上,通过这次热议豆瓣改版,我认为,天涯的历史现在已经非常可能会在豆瓣重复。我的根据是:同样的用户群体,以及更为重要的——同样的用户行为模式。


 


这里我绕开多说一点:并不是太多人知道,在做互联网之前,我比较喜欢读书;前几年自己在这方面写的文章,加起来得有三、五百篇。如果豆瓣早出现几年,我绝对100%是豆瓣的“死忠”。而现在的豆瓣网,就我来说,除了去研究网站访问,几乎不真正使用豆瓣。那么,是我不爱读书了?不是,我改变的只是自己对这类网站的“行为模式”。


 


无论当年的天涯,还是现在的豆瓣,“图书”只是引子,大家的目的还是扎堆,闲聊,kill time——当然,每一个身在其中的用户是不会这么看的,他们会认为自己多高雅啊,多有情趣啊,多有意义啊。但是你跳出来,从整个网站的角度看,是的,他们是高雅,他们是有趣,他们是有意义地——扎堆、闲聊、kill time


 


但请大家注意,我不认为让用户扎堆、闲聊、kill time有问题,真正有问题的是站方能否通过一个产品和运营,从扎堆、闲聊和kill time中获取商业价值。关于这个产品设计,正方的例子是腾讯公司的系列产品;反方例子更多——那些有大流量,却守着金山没饭吃的例子,我就不点名了。


 


我可以明确的说,目前豆瓣大流量的一个产品“小组”,不是一个容易获得用户价值的产品;而“书评”产品能获得用户价值,但我认为价值有限,在豆瓣的比重也有限。(我相信很多基于书评的流量是通过搜索引擎来的,这些流量基本不具有粘着性,只是一次性的流量)。


 


当越来越多的重复访问流量集中在“小组”,就是豆瓣的问题越来越集中。我个人认为,这是阿北最重要和最急迫需要思考的问题。而这次热评豆瓣,就是上述现象的一个警钟;因为用户在豆瓣小组的行为模式,已经越来越像当年在天涯的那些用户。


 


 


架构先行?豆瓣的难点,在于其最初的架构;也就是开始的那个“摆点”。豆瓣的“摆点”位置,其实是介于web1.0web2.0之间,一个1.5的位置,和百度贴吧是一样的。呵呵。


 


这里引申出一个问题:在我们做一个站之前,是否需要考虑未来的架构。比如,Keso有一个观点,社区是做出来的,不是设计出来的。王建硕也曾经提出过类似的观点。我和业界的一些大腕牛人聊天时,他们也说过类似的观点。但只有一个例外,谢文,谢文对一个社区,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架构。


 


在这方面上,我和谢文类似,我不同意keso。我认为社区不光要做,而且一定要在做之前,要进行“架构设计”。我之所以如此考虑,是基于几个判断:一,社区应用,其实是社会学的网络应用(谢文就是学社会学的,呵呵),而这方面其实已经有很多他人宝贵的结论和经验,能够辅助我们进行新的架构设计,减少走弯路的可能性;二,社区应用的“自组织”,应该是在“先天”架构下的自组织,而不是纯自组织;三,没有人保证预先的设计会成功,但是预先设计,比预先不设计的成功概率会稍微大一点


 


最后总结一下:所谓社区架构设计,归根结底,就是确定你的“摆点”,以及它在“人”和“物”之间的那个位置。这篇博客拉拉杂杂写的有点长了,呵呵。


 

星期六, 11月 17th, 2007 互联网 28条评论

巴别塔的倒掉:Facebook和Google之争的真相

一、巴别塔


最近,微软入股facebook而使得facebook市值高达150亿美元,googleCEO施密特立刻放言facebook的价值被高估。作为和微软竞购facebook未遂的google,在时候CEO如此言论一点不奇怪。但让我吃惊的是,还没几天,google就公开宣布即将推出“open social”项目,直接针对facebook和其核心产品F8计划。


 


google公司无疑是当前互联网霸主。因此,在我的印象中,近几年来,google面对各种挑战都是从容应对,举重若轻,然后轻易化解,很有大家风范。更进一步,google不断的技术创新,像google earth等等项目,都充满想象力和探索性,并对整个行业产生深远影响。因此,通过资本和技术创新,google基本上确实做到了互联网的“带头大哥”地步。但,似乎就是这一次,面对facebook的挑战,google第一次表现出强烈的针锋相对的敌意,一种隐约的焦虑感。


 


那么“一哥”google为什么会这样呢?


 


 


《旧约》记载,大洪水之后,人类重新开始发展。人们决定联合起来兴建一座通天塔——巴别塔(Babel),希望能通往天堂。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巴别塔的失败,从来没有阻碍人类对于沟通的尝试。比如,亚历山大在埃及建设大图书馆;流行过一段时期的“世界语”运动等等。而最近的一次尝试就是互联网和google


 


google的终极目标和公司逻辑即建立在如下假设: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手段,以pagerank为核心工具,将全人类已有知识和头脑中知识“链接”组织起来,然后全人类交流和共享


 


Google公司之所以伟大,即因于此。它有一个非常伟大的目标(全人类共享知识),一个可操作的工具(Pagerank);不管google公司做什么,本质上它都是在用这个“工具”去完成它的目标。或者这么说,google就是在建立互联网时代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互联网时代的巴别塔。


 


在建造“通天塔”的路上,几年来google一路狂奔,几乎从无遇见挑战。资本、商业、用户口碑,三个方面都是一篇赞誉。套用一句网络词语,google这几年这可谓:“很好,很强大”


 


 


几年来,google也不断遇到挑战。国内外层出不穷的搜索概念,一个个公司走马灯一样此起彼伏。但是,无论什么概念,无论什么团队,从来没有一个“搜索”公司能真正挑战google。唯一对google形成局部竞争优势的是中国的百度和韩国的Naver——但即使如此,这两家公司主要也是依靠本土优势,并且只在本土获得领先。(什么时候百度如果说“百度更懂英文”,才能说真正在全球范围内挑战了google)。


 


其实我们看看历史就知道:当年,googleyahoo的“媒体(门户)”时代中脱颖而出,靠的不是自己也做“媒体(门户)”,而是换了游戏规则为“搜索”;同样,我认为在目前“搜索”如日中天的网络时代,下一个Big deal一定不会是“搜索”,一定是别的一个应用。但到底是什么应用呢?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不断在思考和探索。而今天,我用这篇博客即是希望揭示一个确凿趋势:


 


下一个互联网上的Big deal是“社会化网络”(Social Network);或者用中文意思来说——“关系”(Guanxi。:)。


 


 


二、巴别塔的倒掉


我们刚才说,google的立身之本在于其逻辑架构和工具pagerank。但是,google的成立,还在于有两个更基础的假设:第一,爬虫程序,从互联网上抓回页面;第二,google广告google行之有效的基本商业模式。可以形象地想,google公司如一个伟大的帝国屹立,而其最基础的砖瓦是每时每刻不知疲倦的爬虫程序;以及每时每刻锱铢必较的google广告——前者提供价值,后者讲价值转换为商业价值。


 


那么,如果网站都不让google“爬取”,网站不放google的广告,google帝国不就轰然倒塌吗?当然,这是痴人说梦。网站不光希望google爬虫来抓取,还希望抓得越多越好——所有做站的人,无不希望SEO,无不希望PR值高一点点。同样,中小网站基本都会放google或百度广告,这是中小网站的主要收入来源。


 


这些,基本上是我们这些做网站的人之常识和惯例。但现在,facebook为代表的一批网站,并且只有facebook模式(myspace现在都算不上),开始从上述两个方面同时、根本性地颠覆“google模式”,如同多米诺骨牌,google的巴别塔之梦,开始出现漏洞。


 


 


第一,Facebook开创了“拒绝搜索引擎”的成功模式。Facebook首页几乎是空白页,所有内容都需要登录访问,因此几乎不能被搜索引擎的爬虫抓取,不能依靠搜索引擎的流量。但facebook却做成了一个大站,这证明了即使没有google等搜索引擎,一个网站也能发展并壮大。而facebook开创的这个模式,其实也是myspace的模式,即“社会化网络”。也就是说,myspacefacebook等等社会化网络网站,已经用自己的成功,确凿无疑地证明了一种全新的互联网模式存在并能够成功:社会化网络(关系)应用。


 


接下来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为什么社会化网络可以不那么依赖搜索引擎?也许你的答案是“人际口碑和关系传播”。这个答案不错,但我认为只是一个表象。真正的原因在于“社会化网络”的逻辑,正好是“google亚历山大图书馆”逻辑的对立统一——Google逻辑建立于对“结构化”的“知识”的处理;而“社会化网络”的逻辑建立于“非结构化”的“知识”的处理Facebook正是“发现”了这种对“非结构化”的“知识”处理逻辑,才是真正用一根针,捅开了一片天,从根本上挑战了google


 


另一个问题,如何建立一个社会化网络应用?对这个问题我肯定不能公开回答,但是我确实有了自己的一些体会。以蚂蚁网来说,我们的“社会化商务”即是“社会化网络”的一个子集。我们在这方面的探索,应该说在国内还算是比较早的。而业界不太看好的51.com,我倒是认为他们在“社会化网络”方面做的最到位——即使51.com看起来是如何“低端”。


 


第二,FacebookF8计划配合flyer pro计划,可能颠覆google的广告模式。因为flyer pro计划刚刚部署,效果还有待观察。所以这点不详细说了。但是从架构上看,F8配合flyer pro是能够部分颠覆google广告逻辑的。


 


 


总结本段的两个主要观点,我认为,Facebook以“社会化网络”模式,使得google再也不可能“一统江湖”;而这就是google为什么面对那么多次挑战都不着急,但这次却对facebook“急”了。(myspace没有类似f8计划,所以google不太感到威胁;而是通过购买广告,使得自己能取得控制)


 


 


三、中国特色


Facebook目前的成功,足以会让中文网络出现一批“类facebook”网站,这点毋庸置疑。但是如同前段时间一批批中国的myspace一样,这些网站其实既不了解西方的“社会化网络”,也不了解中国的用户。


 


就我视线范围内,目前还没有一家网站,真正在“社会化网络”方面获得成功;但确实有一些网站在这方面进行探索。有人可能要说,凭什么你麦田认为国内现在没有一家成功的社会化网络网站?我的理由如下:


 


因为——目前国内互联网用户根本就没有成熟到,把“社会化网络”作为主要服务的阶段。请看下表:


 





























国外


ICQ


Blog


Facebook


成为主流应用时间


1997


2001


2007


国内


QQ


博客



成为主流应用时间


2002


2006


2012年?


国内落后于国外时间


5


5


5年?


 


上面的数据可能有一些绝对推导,但我希望大家关注的不是“5年”,而是我们当前中文用户的情况。强扭的瓜不甜,目前中文用户还是“blog”阶段,完全没有到“社会化网络”阶段,那些号称自己现在有千万用户,号称自己是facebook中国的网站,其实应该想想:真有这么多用户吗?现在就有这么多用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最后我想说,我上述判断的真正理由,在于调查。我最近连续随机性地深入访问几百个博客。我的调查,完全支持我的判断:


 


社会化网络应用,在中国还是刚刚萌芽!


 


但社会化网络应用,已经被facebook确凿地证明:这是下一个google,下一个big deal


 

星期日, 11月 4th, 2007 互联网 48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