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12月, 2007

南方周末的《系统》是网络版的《1984》

上周《南方周末》有一篇关于史玉柱网游的深度报道:《系统》,周五的时候我在网上看到,赞叹不已,然后向很多人推荐。周一我又找关军要了记者曹筠武的msn,专门上去向他表示敬意。基本上,这是最近几年,我仅有的一次因为吃了“好蛋”,还想看看生蛋的“母鸡”。:)


 


我对《系统》的评价是,如果不是因为这篇报道是讨论“网游”这么一个略显专业性的小众话题,那么,它在《南方周末》的历史地位应该和当年那篇著名的“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齐名。这句话的意思是,《系统》其实不是专门针对史玉柱,甚至不是在讨论网游,《系统》有更深邃的表达指向,它只是借助了“网游”这个题材《系统》其实是网络版的《1984》——“系统”就是“老大哥”。


 


如果从《系统》中你看不到《1984》、《古拉格群岛》、《二十二条军规》等等的影子,那你基本没读懂这篇报道。这些话本来不想说,因为对《系统》的肯定,和菜头都说了很多,说的很好。比如这篇关键在于第二下。但今天看了《南方周末》误读史玉柱后,面对博主这样严重的误读,我想还是说说吧,也算用实际行动向《系统》支持和致敬。


 


 


其次,《系统》是难得一见真诚的文字。所谓“真诚的文字”,是那些对我们当下社会生活客观和冷静记录,不矫情、不浮躁、不煽动、不伪饰的文字;是那些读起来“有嚼头”的文字。总之,是那种能“直指人心”的文字。这样的文字,我没法描述它有哪些属性,但是我相信我们都曾经“感受”过这样的文字。所以不多说了。


 


 


第三,从写作技法的角度看,《系统》的技巧很不错,特别是在结构的处理上,很精妙地平衡了全局和细节,让人读起来既见树木,又见森林。这是关于具体的写作技巧,说来话长,而且我自身也不专业,所以也不说了。


 


 


对于我个人来说,《系统》让我有了重新阅读《南方周末》的兴趣,这其实是《系统》一文唯一留给我的价值。我想这已经足够。


 


最后需要一提的是,大家在赞叹《系统》和其80后的记者曹筠武时,不应遗漏这篇文章的编辑李海鹏。《系统》的成功,他功不可没。李海鹏的文笔极高,是我遇见过最有文字才华的人之一,他曾经写过几篇优秀的报道,有的我喜欢,有的我不喜欢;但他用这篇文章确凿无疑地证明了自己是一个优秀的编辑。


 


今天既然说到文化方面,就再推荐做社会化网络或社区的朋友,有空可以看看一本小说:《我叫刘跃进》,刘震云写的。对于SNS从业人员,刘震云的书都可以看,除了《故乡面和花朵》。而《我叫刘跃进》,谢文也推荐过——请相信我们俩的共同推荐不会让你失望。:)


 

星期三, 12月 26th, 2007 读书 43条评论

谢文关于社会化网络和web2.0的3个PPT(2005-2007)

作为互联网资深人士,谢文可能是国内对于web2.0和社会化网络最全面和最领先的思考者和实践者。在2005-2007年,谢文关于web2.0和社会化网络有3个整体性论述的PPT文件,体现了他对之的思考;同时,作为校内网创业顾问,他也将之部分理论付诸实践。


在最近,经过我多次请求,谢文同意将这3个PPT全部公开。


web2.0是一条漫漫征途,从谢文无私分享自己的思想,从keso长期坚持更新博客,以及包括我本人不断将实践和思路通过博客公开分享;我想说的是,我们各自虽然不同背景,但我们做这些分享的目的,源于我们对互联网心存真的热爱,真的感激。这份热爱和感激,让我们愿意分享,并希望大家互相帮助,使得国内互联网能够不断创新,不断发展。


说明如上。以下是谢文的3个PPT:


一、博客、社会网和虚拟社区(2005年
说明:这是05年夏天,谢文为和讯员工所做



点击此处,全图查看


二、web2.0与社区(2006年)
说明:这是谢文在2006年一次会议上所做,以myspaece为案例,全面讨论了web2.0架构。这个PPT后来曾经帖出,也是目前网上流传比较广的一份文件。



点击此处,全图查看


三、互联网产业的格局、动向和机会(2007年)
说明:这是谢文最新的PPT;也是他目前对web2.0和社会化网络比较全面的论述;尤其是提出的“六通一平”架构体现,值得思考。



点击此处,全图查看


PS:又拍网(yupoo.com)的相册做的很不错,特别是播放方式和客户端上传。赞一下。:)


 

星期四, 12月 20th, 2007 互联网 27条评论

谢文、keso、麦田2008新年对话:社会化网络和web2.0

谢文、keso、麦田2008新年对话:社会化网络和web2.0


时间:2007年12月17日
地点:北京罗马花园附近芝兰轩茶馆
参加人:谢文、洪波(Keso)、麦田
附件:谢文关于社会化网络和web2.0的3个PPT(2005-2007)



一、“中国的情况是计算机普及和网络普及基本同步”


麦田:正好年底了,去年也是年底我们谈过一次,谈的还很投机,今天继续这个年度的话题。:)


谢文:我老看你们俩写东西,比较认真,大家也能一起说上话;所以我们今天一起聊聊;拣自己喜欢的,大家关心的事情聊


Keso:对。


麦田:好的,那待会我们还是多聊聊社会化网络和web2.0。几年来,谢总在这块讲过3个PPT,我和keso看见的可能就2个,还有1个我是最近才看的,好像是谢总05年初做的


谢文:是的,和方兴东讨论的时候,当时他说“博客”是web2.0的核心或者终结,我不太同意。我就搞了那个ppt,给员工讲了讲,05年夏天的时候。


麦田:时间过的真快,现在回头看,这两年web2.0网站,很多站点还是没做起来。


谢文:其实承认失败有什么关系呢,承认失败之后继续战斗,第一证明你热爱互联网,第二证明你比较能学习。你要看李彦宏,他当年3次想卖,卖不出去,改了3次商业模式;你看马化腾,当初联众可以450万买他——大家都有低的时候,但人家挺住了,慢慢做就做起来了


麦田:嗯。是的。那我们开始吧。我看先从keso最近的博客开始聊?他谈到了07年中国和美国搜索关键问题的“十大”(参见文章:《三言二拍:年度10大的中外差异》


Keso:嗯,就是网民在搜索引擎上问的最多的10个问题;我就做了个对比,比较好玩的是,中文用户搜的大多数是和股票和基金有关


谢文:那是因为今年的股市火爆行情


Keso:是的。美国用户的“十大”,更关心的是情感和技术问题


谢文:那你的结论呢?


Keso:我没什么结论,这就是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


谢文:嗯。在一个稳定的社会里,他的搜索问题应该是常态分布,就是生活里经常会遇见的问题,在搜索引擎会如实反映;中国的社会是一浪接一浪,哪浪起来了,就有哪浪的热点


麦田:但我对这个差异感觉比较奇怪;因为中国网民低端用户很多,因此搜索基金和股票,不应该占的比例那么大,这里可能是和公布的问题统计方式有关


谢文:这个和中国网民的发展有关。中国网民有两拨,一拨是96年到99年的,主要是两类人,做IT或电信的,那时也就他们有条件上网;再就是当时的大学生,但大学生在cnet,和公网是不通的。因此早期这拨用户的特点是有钱人居多,当时我们在联众的时候,有些阔气的用户每个月上网费用就2000多;第二拨就是00年,01年,电脑普及以后,特别是adsl普及以后,上网用户的年龄就下来了。中国的情况是“计算机普及”和“网络普及”基本同步,而美国是80年代90年代计算机就普及完了。因此它美国那个常态人口就出来了


麦田:对,这个我同意。中国网民现在就不是常态人口,因此我觉得那个统计不准


谢文:正在常态化,你去看CNNIC的每年的调查,网民平均年龄,每年正在半岁、一岁地往上升;目前大学生可以说100%是上网了,中学上网也逐渐普及;现在反过来是补那些三十多、四十多的新网民,比如你看现在炒股;40%的股民是在网上下单了。这个数字很大啊。当年我做梦都在想这个数。那时有5%,10%都了不得。


Keso:是啊,当年联想收购赢时通,也就是看着这块。


麦田:嗯。不过这个统计,我还是认为他和问题有关,现在是给的是“如何”的十大;如果真是搜索引擎关键词,我觉得“士兵突击”肯定在网上要比炒股热。不过我们就顺着股票谈谈吧,你看今年很火的“东方财富网”,他就是上海的做了几年了


谢文:你这是外面看的,其实(其实:东方财富网创始人——麦田注)我和他比较熟。他是04年开始做的。其实就做对了2件事:一是其实这个人本来就是玩股票的,他在这个行当,做这个就知道怎么做;第二就是运作上,他强调了互动,强调了和卷商证交所的关系——但是你现在去看,行情过去后,现在掉的也很厉害。所以我当年对和讯改造,原因也在这里:如果股市火,你就火;股市熊,你也不好,这怎么搞?!


Keso:是的,而且我觉得这类股票网站的行情,和股市行情,贴的太紧;你看年初“板儿砖”贴出的一家基金网站的alexa,和股市的走势简直一样


谢文:这个我们以前做过一个统计,相关系数0.7或0.8,这就基本上是一回事。所以你说做生意就特别怕这个,现在牛市大家都火了,然后熊市,又都下去了;那你告诉我下一个牛市是什么时候?我没法预测你网站的能力,我只能预测市场——而市场又是不可预测的。这类网站过于依赖单一产品和单一市场。


麦田:不过今年确实是全民炒股


Keso:所以你看百度搜索关键词的十大,那里面也是很多股票基金相关


谢文:这就是keso你刚才说的,中国社会还处于发展阶段。



二、“对于真正“做互联网”的,今年这一年是——灾年”


麦田:我们说回互联网这块。keso觉得今年互联网这块的情况呢?


Keso:嗯,我觉得因为今年美国最大的亮点是facebook,那反映到中国的互联网上,肯定是一堆要做中国的facebook,就和当年要做中国的myspace。情况差不多啊。


谢文:你还别说啊,年初youtube也很火。


Keso:对。那是今年年初。不过facebook这个刺激太大了,youtube是十几亿美元,而facebook是150亿。Youtube那个刺激,当时看是挺大的;但现在和facebook的刺激比起来,还是差很大。


谢文:是啊,150亿美元,而且是google和微软两家巨头,争风吃醋地争抢


Keso:所以有的人就说,我们不要太大,只要facebook的十分之一就够了。是够了啊。(笑)但认真的说,我认为这就和当年都吵吵要做myspace的,但真正把它做起来,做出价值的还是不多嘛。这个情况在facebook可能是一样的。


谢文:你看07年呢,麦田


麦田:我觉得一个是视频网站,这其实还是延续youtube;视频网站在国内今年还是比较激烈的,那几家都拿到了第二轮;而且从流量上看,国内互联网也是他们最热;第二呢我觉得就是阿里了,阿里上市,号称市值是腾讯和百度的总和(笑)


Keso:阿里上市的效应,可能明年才显现出来


麦田:嗯。第三个就是facebook了。谢总呢?


谢文:我试着简化说说我对07年的总结:我是把互联网分成三类:“做互联网”,“用互联网”,“玩互联网”。什么是“做互联网”,就是他这个业务,离开互联网就不存在;他在互联网上做了一个新的产业,新的模式,新的收入来源:什么是“用互联网”,就是这个生意没有互联网也可以做,但互联网做得更精致了,比如利用互联网节约了成本,扩大了市场;第三种类“玩互联网”就很简单了,一则可能是看互联网热闹,觉得谁都能做,就进来糊弄了一把;还有一种可能是把互联网看成一个机会,无论是融资的机会还是圈钱的机会,进来圈一把就跑;短平快;他本身并不爱互联网。这第三种就不是我们讨论的范围了。其实现在要说说的是“做互联网”和“用互联网”的。这两者在99年,00年之前很难分,因为在那个时候,“用互联网”也是高科技;当时帮人做个网站,做个数据库都赚钱,注册域名都赚钱。所以那时候,“做互联网”和“用互联网”差不多。但是到了07年,差不多十年后,两个阵营的区分,思维方法不一样了。


在中国,07年比较典型是“用互联网”的“丰年”。比如阿里,十几年熬下来;像金山,像典型的史玉柱;转一圈回来就三年上市了。但是他的那些东西,都是常规的商业操作,你说对做互联网有什么借鉴?对于“玩互联网”的,今年是一个“平年”,无所谓,也没死,活着。而对于真正“做互联网”的,今年这一年是——灾年。我们看看参照物美国,这一年google、 yahoo、msn做互联网的,facebook做互联网的,你可以看到,07年美国是“做互联网”的丰收之年;而ebay第三季度亏损8亿美元,比较沉寂了,没什么创新,买了skype,不知道怎么整合,也没变成他原来设想的通用大平台;中国也卖掉了,收缩了。当然你也可以反驳,说百度,腾讯股价都创新高,但那是他们核心竞争力是前几年创新积累的。而我们“做互联网”的这一年没什么创新,拿不出一个像样的东西,别说150亿美元,哪怕15亿也没有;而不光没有,web2.0这块投钱很多,而我听说算上视频这块,国内web2.0这块累积投资已经15-20亿美元了。


因此,简单的说,“用互联网”的今年创了新高,丰收之年,我听说很多人现在又要去做游戏,做电子商务,这就是“用互联网”的;但是从产业形态上看,从价值链看,“做互联网”的应该是高端,他是搭场子的,前军如果不利,后军也就不会有太好的表现;所以现在要我说回顾07年的话,和06年,05年都差不多,交了白卷。现在我还是延续这个观点,中国互联网在规模化的创新,在严严肃肃“做互联网”的领域,没有质的变化。这是我的意见,你们两位考虑呢?


Keso:这样的区分,我没有考虑过。其实严格区分的话,ebay也是一种“做互联网”的,完全依托互联网,没有互联网就没有ebay


谢文:对,他原来是“做互联网”的主力,但后来就像我上面说的,分化了,ebay再也没有技术创新,新概念提出,其实他原来是最接近2.0概念的;他的用户70%不是在里面交易,而是聊天交际了;为什么他没有自然而然演化出一个facebook呢?


Keso:对,这话说的就是。我看了他们创业早期的故事,其实他们开始创业的那一帮人,也就想做一个社区;这个社区有交换的功能,但这就是一个社区


谢文:但他后来变了,成了一个很大的公司;ceo也是从传统行业过来的;她更强调了“商业”这一面,交易啊,去拉商家啊等等。。。最后ebya就从由“做互联网”蜕变成“用互联网”。你看他现在去和myspace谈,没谈好;估计facebook也不会和他谈;本来他是特领先的,但现在和亚马逊差不多了。。。所以你说到底是“做互联网”好,还是“用互联网”好,我觉得根据你的个人喜好,不分高低;但是从一个产业,或者我个人的角度,如果是“用互联网”的项目来找我,我就打不起精神;“做互联网”远远没有结束,才开始啊


麦田:对于谢总这点我非常认同。倒不说07年的情况啊,但互联网这块至少有两拨,一拨是把互联网本身当作一个产业来做的;另外还有一拨总说什么垂直行业啊,电子商务啊,其实这就和前几年的“e国”是一样的,只是比e国可能效率更高一点,对物流啊,仓储啊,控制的更好一些而已。但他的本质上,商业模式上,并没有把互联网的优势真正发挥出来。


谢文:都是本着携程的路子走了。携程我们去年说过,我比较看好他。携程是把“用互联网”玩出花了,把订房,机票,旅游都融合起来,把国内的整个产业链都提升了。所以“用互联网”,我绝对没有贬低他们的意思,我只是说我们在座的三位,可能“做互联网”的火苗还没熄,我们自身的追求可能在这里。


麦田:不过今年“用互联网”的确实是比较收获。无论从上市还是投资方面。你比如说几家电子商务网站拿到了千万级投资,你说他和传统商业模式有什么区别吗?没有。


谢文:这主要是中国实际经济的特点,基础差,不像美国。美国的传统产业都电子化了,连收垃圾都电子化了;但中国的传统产业还特别原始,所以中国的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结合,“用互联网”,做的再这么小,也有很多空间。这没问题。


但总的来说,这就是一个金字塔:最底下的是“玩互联网”的,他们也不怎么喜欢互联网,也不知道怎么搞,但他们就是在那里和和,这可能有70%;还有20%甚至25%是“用互联网”的,这里面有特别好的公司;但是顶尖的,还是“做互联网”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做互联网”的本身在创新方面迟钝。或者说是犹豫了,过于被业绩指标或者成功压的,觉得自己到顶峰了,谁也不可能超过我;但现在和美国对比一看,其实差别相当大,而且距离拉得越来越大



三、“VC的投资成了一些创业者的指挥棒”


Keso:其实这里面看,vc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用互联网”的能够很快起来一大批,这里面vc起了很大的作用,vc的投资成了一些创业者的指挥棒。这里面很多创业者是跟着vc走的。Vc往哪个方向投,有些创业者就往哪个方向做;比如“做互联网”这块,vc目前好像看不到前景,而且尤其是同期传统领域机会也非常多,所以vc就投传统了


谢文:vc在传统企业都能获得很丰厚的回报


Keso:是啊,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谢文:所以这就是中国现在特殊的国情。


Keso:嗯,因此vc更愿意把钱投给传统的,无论你是传统的餐饮啊,还是卖鞋的——比较典型的百丽鞋业,上市了;投到卖鞋的都有机会,如果你是全国连锁或什么;vc在传统行业这里有机会,所以就不愿意去投那些看起来风险可能比较大的。所以vc在这方面是有导向性的。


麦田:我比较认同,但这种情况是一时半会改变不了的。另外国外还有一个融资渠道,就是大的公司能够收购;但是我们这里不是这样,大网站一看你不错,得,我自己做一个。


谢文:收购,是资本运作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比融资还来的要频繁。你看微软,yahoo,google这样的公司,一年收购十几次甚至几十次。他们的视野摆在那里。我们现在学硅谷的资本运作,学了个期权,学了个c某o,但我们没有学到全部的精髓。其实这些包括融资收购啊,都是全套的管理;但中国呢,基本上没有,或者只学了一半,再加上一些所谓中国特色的东西也跟着出来了,这就成了阻碍、迟滞创新的力量。其实你问vc,vc也觉得很冤枉,他们不认为自己是“指挥棒”。你的原创在哪?真的原创,我也投;但就是没有。


Keso:是的,一方面是中国这些大企业,他们没有接受“收购”等等全面的资本运作观念;包括他们的管理能力;收购之后能否很好的消化。我自己做一个,成本这么低,反倒成功率高


谢文:不过腾讯也收购过foxmail


麦田: 我觉得他收也是挺奇怪的,他当时决定收可能也是因为客户端的原因,但实际上这种效果根本没出来。


Keso: 那次也说过,这就让他更不愿意收购了。



四、“Web2.0是互联网面临着一场全面的革命”


谢文: 但是反过来说啊。咱们也得说点好的。从整个互联网产业上面来讲,整个这样一个规模,无论是收入规模,投资规模,市场的影响力。你说市场规模,今年游戏,就说上市公司,你把游戏产值加一加,将近150亿。广告那是不一样的,大家都说广告,广告放一块100亿,当然你要去掉没上市公司的全价格那我估计不太清楚。然后再考虑到增值服务及其他,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游戏也是增值服务的一种,但是这块儿太大了。合起来差不多300亿人民币,直接的,咱们还不算无线多少钱,sp多少钱,接入多少钱,不算那个,现在互联网公司加起来,总收入300亿。什么概念,打个比方说电影业,出多少明星,出个大片儿大家得说死。一年30亿,30亿的票房,再加上点dvd什么的收入,反正也就30多亿,差不多就是腾讯一家的收入,其实是互联网产业的十分之一,互联网产业不小了。而且发展速度也不低,现在就算是有sp的衰退,整个产业还是有百分之几十的增长,利润率比较高。应该说在整个新兴的高科技产业中,互联网行业还算是比较高成长的。。。我听说现在风能太阳能也挺赚钱,但是这些东西呢,说实在的都是科技含量不高,都是制造业那块儿的。另外是大品牌,像阿里,巨人啊,金山啊,今年的新贵,百度,腾讯,新浪,搜狐,网易,全国知名品牌互联网就有十个左右。现在搞技术这帮人的工资,进门费都上去了,工资都上去了,消化了每年新培养出来的毕业生,计算机这个方向的毕业生根本不用发愁。不光是互联网业,整个国家各个行业对计算机的需求,互联网业起到了一个推动作用,促进作用。再说广义的社会进步,社会开放,咱们数的出来的,《士兵突击》。《士兵突击》是在网上给(火起来的),它在国家没被承认,央视都没放。我觉得要是到年底,南方周末,我看新周刊已经评了,年度人物许三多,现在南方周末评,据说票投的最多的也是许三多。这个逗了,一个虚拟的戏剧人物,如果被评成年度人物,如果是这样,那我觉得互联网的这种,叫做舆论导向也好,或者是舆论诉求的主渠道,是个标志。


麦田: 我就顺着谢总刚才的话。如果说比较积极的,我觉得还是社会化网络,facebook这块儿今年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明确的证明。其实国内的话,一个校内是比较突出的,另外还有一个51其实也是有这个意思。其实51的话我看他们最近的统计数据注册用户已经突破9100万了


谢文: 注册用户?


麦田: 嗯


谢文: 注册数字你可以说大概四分之一左右是活跃用户。


麦田: 我个人觉得还到不了那么高。


谢文: 不,活跃用户一般正规的是指一个月内的活跃用户


麦田: 但是我觉得51还有校内还是能证明社会化网络这一块儿的。谢总的PPT,我给keso也看了,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其中提出的“六通一平”这块儿。这个架构还是蛮大的。


谢文:我还是愿意讨论2.0.从概念上来说,2.0是一个最高的概念。Web2.0是互联网面临着一场全面的革命。这个革命历史上给贴了个名字叫做2.0.你不愿意叫它也行,反正这是一个大的中心。而社会化网络只是这个大中心中的一部分,目前比较当红是因为facebook把sns社会化网络突出了,就像去年myspace,前年flickr,然后是blog一样。它都是大革命的一种表现形式,广义的话我还是想说2.0.当然你要愿意深入的讨论一下sns我当然也可以讨论这一块。这个是我今天想说的第一个主题,就是说如果说我去年年初,差不多两年前了,写了个ppt,当时讲演麦田也在。我用的是myspace举的例子,题目是2.0社区嘛。现在大家不争议了。但是细聊起来,包括圈儿内人,都得说。虽然大家认为这是一个新的模式了或者怎样。但是95%的圈内人,圈外的人99%现在还只是把facebook为代表的web2.0,当作和网络媒体,网络游戏,电子商务一样并列地看。但2.0不只是这么狭隘,它将来是百行万业都容纳到这样一个新结构里面


Keso: 我得说一下。我大致同意谢总说的这个。我觉得web2.0是一种根本的观念上的更新,这种观念的更新它不代表某一种具体的技术。好多人把web2.0等同成一种具体的技术。我觉得web2.0不能说是某一项具体的技术。而是互联网之前的那种组织方式,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变化。这个是web2.0带来的最大的价值,再一个我倒不认为sns就代表了2.0的某一种成果或者某一种归宿。我认为web2.0还刚刚起步。其实这里面很多东西还在发展中


谢文: 其实要到一个大家公认的行业标准工业标准还有待时日。


Keso: 对。比方说维基百科,它不是社区,不是sns,但它是现在互联网上一个非常成功的很有价值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是web2.0带给它的。还有很多东西,我觉得至少是公司在这方面的投入还不够。就是说它可能会分散公司的影响力。比如说p2p技术,我觉得p2p技术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web2.0技术中的一个很有效的补充,将来很多人不见得就是非要直接进入某个平台。可以通过p2p技术在后台粘着住一个大的平台,一个虚的平台,不是一个实有的平台。这个现在还没看出来。还比较早吧可能。


谢文: 还比较早。你说这个实质的,深层的,根本的技术,那个苗头都还(没完全出来)要想有机的整合成一个大平台还有待时日、


Keso: web2.0它发展的潜力还很大。我们看到的还只是刚刚露出头的那一点。


谢文: 麦田呢?



五、“web2.0是一种架构,它不是垂直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