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maitian.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11月, 2008

虾米网的数字音乐探索

思践他们的虾米网www.xiami.com),前段时间上线了测试版。作为一个创业项目,我比较了解他们团队一年多来的坚持;确实挺不容易的。其中尤其有趣的是,虾米网是音乐网站;但做虾米网的这个团队,基本都出自阿里巴巴。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本质上虾米网的业务逻辑更像电子商务,而不是音乐;或者这么说:虾米网是一个音乐的c2c

 

虾米网最大的创新就在于此。在它的模式下,每个用户以P2P模式分享音乐的同时,可以赚到或付出“虾米币”。每个音乐专辑,类似淘宝的一件商品。唯一的区别是,在虾米网模式下,商品的分发和消费都是数字模式的——音乐。

 

我非常认可虾米网的这个创新。当大约两年前,思践他们和我谈起这个思路时,我就眼睛一亮。在这个思路贯穿下,虾米网是C2C的交易模式,P2P的分发模式,两条线路可以天衣无缝的衔接起来!

 

 

终于虾米网上线了。但我隐隐有点失望。我认为主要问题在于这一版虾米网显得过于繁复,定位不够鲜明;尤其是,加入了“音乐分享社区”这个定位。我个人认为是多余的。为什么?因为网民对“音乐”的需求我认为只有一点:听到自己想听的歌曲。网络用户对“音乐社区”其实是没有需求的!而且尤其让我有点想不通的是,本来虾米网的P2P结合C2C,实际已经是一个比较高效的音乐分享模式了,为什么还要绕一下,去做“音乐社区”呢?

 

顺着这个看下去,那么,这一版的虾米网的重心到底在哪?如果希望用户在线分享高品质音乐,那没太多必要引入C2C的交易模式——高品质的音乐所吸引的用户,往往还真不会太在意赚一点小钱;往往会义务免费地分享音乐,为了自己的兴趣。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希望用户使用C2C的音乐交易模式,那么web端的“音乐社区”完全可以弱化,同时对音乐的品质要求可以降低

 

更进一步,从现在这一版虾米网可以看出,思践他们虾米的团队在“商务”和“社区”两者之间逡巡。而这种“犹豫”,基本上是试图在“社会化商务”方面进行尝试的网站,所必然遇到的两难处境。因为我也做这方面的业务,所以我能理解“商务”和“社区”的矛盾,以及试图对两者进行取长补短融合的艰难。而我的结论是:“商务”和“社区”,没有中间路线,只能“二选一”。这点经验,希望思践他们团队能参考。

 

 

最后借这篇文章,特别有个感触:在一个正常的行业处境中,往往大公司“应当”承担更多的责任,因为他们有更多资源,应为行业的创新做更多的努力;但是在中国互联网,情况完全相反:拿着几亿美元的大网站,去做小网站的山寨版,还感觉很开心;拿着几千万美元的大网站,去做QQ插件,还感觉为人民服务——而几乎没拿到钱的小团队,比如虾米网,蚂蚁网,却一直在试图进行真正的模式和业务创新;并且,正在为创新付出代价。

 

我们不妨拭目以待,看看中文互联网的历史,到底最终是属于“陈开心”、“庞彩虹”?还是由虾米、蚂蚁等等真正信仰互联网的人们,书写下一页小小的注脚。

星期四, 11月 27th, 2008 互联网 19条评论

彩虹QQ事件:格局和屁股

事件。大约半个月前,业界的一些论坛突然出现原腾讯公司员工“诉苦”帖。苦主们在文章中,把腾讯描绘成恶霸一样的企业,对离职员工居然予以“起诉”。但在这些惨情文字的背后,我注意到两点:第一,这15名员工一直没说自己目前在哪家公司;第二,这15名被起诉员工绝非目前失业在家的苦主,而肯定是在从腾讯跳槽之后拿着高薪。
 
“苦主”不是真的那么“苦”,那为什么业界论坛突然不约而同出现这些“诉苦”帖呢?只有一个解释:这是一次“有组织、有策划、有预谋”的网络公关,并且是这15名员工所在的神秘公司和腾讯之间,即将摊牌前的网络造势。而且可以断定,在这次神秘公司和腾讯的博弈中,神秘公司应处于不利位置,所以才希望借势网络舆论。顺带总结一条真理:凡是网络论坛突然“整齐”出现某事件帖,且事件非公共事件,则背后必然有利益方。说白了,类似遇到这样的事情,压根不用轻易同情某方或指责某方。最好的态度是:看戏。免费的网络攻防战,不看白不看
 
所以,当“诉苦”帖出现后,我一直饶有兴味地等待揭晓谜底——到底谁动了腾讯的奶酪?我原以为这个答案需要点时间,没想到事态肯定已经发展到图穷匕见的阶段。因为没多久,答案就自动揭晓:51.com
 
上面是整个事件的第一回合。点评一下,在这个回合中,51.com无论事先是其员工身份“诉苦”,还是事后以公司身份回应支持“跳槽”,种种做法并没有得分。为什么没得分?第一,这不是公共事件,只是两个公司商业之争——虽然51拼命试图把这个事件转换为“反垄断”之类的公共事件,但他确实不是;第二,苦主也不是真的就那么“苦”,所以同情分得得不多。
 
 
随后,双方第二回合开始了。这次发起方应是腾讯相关,并且也是利用业界论坛——同样,在业界论坛整齐地出现了一批帖子,这批帖子指出彩虹QQ的幕后是51.com。看到这里,我是看明白了。
 
先前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马化腾会真的在乎51.com挖了他的人。有人说了,你不知道吗?听说51.com现在是腾讯最大的竞争对手。这您是外行了。这您是没看51.com真实流量分布了。51.com空间流量别说和腾讯比,就是和腾讯空间,都不是一个数量级。而在我的印象中,说51.com是腾讯的竞争对手的,好像就只有庞升东;以及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不明真相”这个词用在这里很酷吧?哈哈)
 
那么,如果从业务上来说,马化腾不用特别在意51.com,为什么他又做出如此“强硬”的举动呢?这就要说到“QQ插件”了。马化腾对QQ插件的策略是“抓大放小”,小插件其实一直都有,而且活得也都不错。而若干年来,我见过n多小插件试图要做两个关键应用“显ip”和“显隐身”。
 
或者这么说吧,QQ插件唯一存在的必要性就是“显IP”或“显隐身”(去广告都是附属属性)。对于“显IP”几乎所有qq插件都做到了,技术上没难点啊;而对于“显隐身”,十年来,我几乎没见到一款qq插件稳定地做到——直到出现了“彩虹QQ”。
 
大约半年前,我第一次使用“彩虹QQ”,测试正常后我心说:彩虹QQ肯定会比珊瑚虫更火,更流行。然后我立刻想到:十年来,n多插件团队试图攻克的“显隐身”难关,为什么就“彩虹QQ”突破了呢;并且,很显然彩虹qq团队有绝活,使得没有别的插件团队能跟进!
 
现在答案都揭晓了。彩虹QQ背后是51.com,51.com当然有“绝活”啊——就是那些从腾讯跳槽到51.com的技术人才啊!难怪马化腾要对付51.com,因为51.com不是在“空间”这类侧翼阵地向其进攻,而是直接正面进攻腾讯的核心价值:IM
 
上面是整个事件的第二回合。点评一下,在这个回合中,腾讯公司先发制人,把“彩虹QQ”的内幕抛出,这让51.com相当的措手不及,因此产生其发言人黄绍麟头天否认,公司却第二天承认这样的滑稽闹剧。而尤其有趣的是,腾讯把整个事件总结为:“居然有合法注册的企业从事外挂制作,我们难以置信”。这句话非常到位。因为腾讯说到一个关键点:格局。
 
 
 
格局。商战亦是战争。战争是男人的游戏,需要有格局;而不是韦小宝那样撒一把白灰就跑。
 
前几年,我一直是51.com的有限度支持者。比如我可能是第一个在业界提出,51.com的一些产品做得有特色,大家可以多多学习;我也是非常早地呼吁大家重视51.com的发展。但我的支持一直是“有限度”的,因为51.com当时的一些做法也确实比较拿不出手,是我不认可的。
 
都不说用9991做弹窗,都不说试图收购“番茄花园”的传闻,都不说线下推广面向“特殊人群”的传闻,这些事情我都认为不算太过分。我觉得51.com比较过分的是他的“数据”,他的“数据”很难让人相信,而且比较搞笑。
 
比如老donews都记得,前几年有人贴出过51的在线人数生成器;我相信当时很多人都测试了,果然如此。51.com所显示的在线人数,楞是生成的,手工可调的;而且这点糗事居然还被曝光了,搞笑得很。
 
但是在当时,虽然51.com已拿到两轮投资了,不算一个小公司了,我还是没说什么,相当的理解和容忍创业网站的不易;同时支持他们,呼吁业界重视51.com的发展——这就是前段时间,我对51.com“有限度”支持的态度。
 
真正让我转变的是51.com的开放平台上线后,这个时候的51已经拿了几千万美元投资,估值已经是几亿美元的大型互联网网站。当时我又去测试,然后发现他们还在手工调整数据,数据特别不靠谱。我当时就怒了:小公司创业的时候,搞点“奇技淫巧”其实很正常,大家也可以理解和容忍;而现在你51.com都已经是那么大的公司了,怎么还搞这些不靠谱的事情——尤其是,“开放平台”说白了,是利用程序员的劳动力资源,如想运行正常,作为发起方的51.com尤须“诚信”。但是,如果那些最最最基础的数据都弄虚作假,并且习惯性作假,请问如何让大家相信你的“诚信”呢?
 
诚信,就是一个公司的“格局”。或者说,盗亦有道,真正的“格局”是应该做大事。如果老是搞一些小聪明的投机取巧,这么能cover住一个大企业,以及大资金?
 
而腾讯公司最新声明,其实就是点出了这点。比较而言,google拿着巨资考虑解决全球气候变暖,咱对51也没太大期望,但51拿着几千万美元却去做腾讯QQ插件——腾讯的员工肯定充满自豪。
 
格局太低了。上不了台面啊。
 
 
 
屁股。在这次彩虹QQ事件中,最傻的就是黄绍麟了。作为公司发言人,头天否认;第二天公司却承认,活生生被公司“出卖”。尤其是,作为《数字之墙》博主的黄绍麟,为了一份工作,他损失的是自己最宝贵的——公信力。
 
我一直是《数字之墙》的老读者,虽然我从没见过他。在黄加入51之前,他的博客很有价值,很多观点都是“干货”;而当他加入51之后,几次读他的博客,我都心说:哟,这不是庞升东吗?!
 
真是这样的,不怕黄先生笑话,自从他加入51之后,我认为“屁股决定脑袋”了。他的文章,他代表51的那些“发言人”谈话,基本我都是“反”着读了——他认为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会考虑其价值;他认为必须要做的地方,我会考虑是否有陷阱。真这样的。我也推荐大家这样“反读”一下试试。呵呵。仅供参考。
 
而对于黄绍麟的博客“变迁”,对于他的“屁股决定脑袋”,最好的对比其实就是我自己。我的博客“麦田的读书生活”,只要谈到蚂蚁相关业务,从不讳言就是PR,绝对主观。但是,我和黄绍麟有两点区别:
 
1,我是直言相告,只要谈及蚂蚁相告业务,都是pr,爱信不信;黄绍麟的《数字之墙》在其加入51之后,依旧貌似客观
 
2,我任何时候都不会否认事实。我可能回避,可能顾左右而言他,也可能说“今天天气哈哈哈”;但是,我,从来不否认事实。黄绍麟先生在这点上和我有本质区别,他胆大,他可以头天否认事实,第二天再让公司把他否认。
 
 
其实还有一点我没说。蚂蚁虽小,但我是蚂蚁的老板,我拿自己的公信力赌我自己的事业,输赢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心甘情愿;但你黄绍麟不同了,51.com又不是你黄绍麟的,何苦赌得那么大呢?
 
更何况又赌在一个格局很小的棋盘上。“傻”就一个字,我不说两次。
星期三, 11月 26th, 2008 互联网 3条评论